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從人類消失開始 > 四十六章 我投降!
    一葉之舟速度極快。

    李鳳棲很快明白到了何處:省會城市。

    想來也是。

    食鐵獸嘛,除了自然保護區,當然是大熊貓養殖基地最多了,而保護區里的食鐵獸因為不怎么接近人類文明,成妖的幾率小。

    養殖基地的大熊貓多聰明,靈氣復蘇后成妖真是分分鐘的事情。

    一葉之舟落下。

    妖氣流溢,重新化作一片小樹葉。

    收了神通的妲己笑瞇瞇的,“加油,作為妖族,我雖然希望看見食鐵獸贏,但你也不要太不經打,好歹拿出點真本事。”

    說完凌空而起,來到云天端坐。

    身旁,一女子慵懶的斜臥白云里,依然是近乎全裸,只有幾根飄舞綢帶遮住隱秘處,媚態如水。

    只不過她就算不穿,也無人能看穿。

    況且到了這個境界的人,早已視紅顏為枯骨。

    兀蟲笑瞇瞇的道:“小狐貍啊,不是我說你,怎么感覺你對李鳳棲有點過于在意吶,是他身份大有來頭呢,還是你壓不住狐妖本性了?”

    妲己回笑道:“您說笑了。”

    兀蟲笑而不語。

    許久,忽然又道:“白裳去追殺那個叫徐嬌的丫頭去了,你說我是不是應該讓他多忙活一陣?”

    妲己苦笑。

    這真是神仙打架,她的境界和地位都不足以摻和。

    實力另說。

    道:“您說了算。”

    兀蟲呵呵一樂,“我還真做了點小事,白裳那牛鼻子想找到徐嬌啊,怕是要翻爛這副山河社稷圖,老實說,這么做不全是因為看不慣那牛鼻子。”

    妲己點頭,“小妖其實也挺喜歡那個叫徐嬌的女子。”

    兀蟲哈哈大笑。

    “可惜啊。”

    可惜那個叫徐嬌的女子不是妖族,否則就算和牛鼻子白裳撕破臉皮,也想保下她,將之帶回九州妖族好好培養。

    她有這個底氣。

    就算是牛鼻子老道白裳要和她生死相見,哪怕搬出師門,兀蟲也敢應戰。

    九州妖族,真龍之下,她是最有資格成仙之妖!

    天選臺上,李鳳棲暗暗腹誹。

    天穹之上,一個蛇妖一個狐妖,對面還有個大熊貓妖。

    又沒有裁判。

    總感覺今天會被三只妖怪聯手起來給霍霍了。

    思緒未落,便見食鐵獸出現。

    愕然。

    我擦,竟然還真成妖了。

    有個“人”從遠處走來,步履堅毅,一步一殺機,極其的兇狠。

    他穿著短袖短褲,腳蹬涼鞋。

    背負雙劍。

    殺氣很濃。

    然而李鳳棲想笑。

    因為這個“人”雖然穿著衣衫直立行走,但依然無法掩飾他渾身毛絨絨肉嘟嘟的可愛樣子,更何況,還頂著一顆熊貓頭。

    那黑白分明的熊貓眼,那鼻子,那嘴巴……

    萌得不能再萌。

    不行了不行了,李鳳棲腦海里已經出現了功夫熊貓阿寶的形象。

    他完全沒有戰意。

    對面那頭食鐵獸看著李鳳棲憋笑的神情,竟然口吐人言,“笑,笑你媽個屁啊?”

    李鳳棲:“……”

    尼瑪,這是什么大熊貓,臟話說得這么溜。

    食鐵獸很不爽李鳳棲這種淡然態度,怒道:“瓜皮,顫抖吧,選了老子當你的對手,分分鐘把你龜兒子打成瓜娃子,從今天開始,老子將站在云端俯視你們這群哈包。”

    這四川話硬是標準。

    終于忍不住。

    于是整個高臺上,響起了李鳳棲的哈哈大笑聲。

    好多年沒如此開懷了。

    云天之上。

    兀蟲和妲己兩人面面相覷,都覺得說不出來的尷尬。

    甭說李鳳棲,就是她倆見慣了大世面,可每一次看見這食鐵獸,還是忍不住內心有點酥,總覺得這貨會撓人心。

    食鐵獸簡直就是世間最不該成妖的生靈。

    丟臉。

    天選臺上的食鐵獸卻毫無覺悟,對笑得就差沒在地上打滾的李鳳棲怒目咆哮,怒道:“瓜批,你笑個錘子啊。”

    李鳳棲聞言更樂,艱難的收住笑聲,“我笑不得了?”

    食鐵獸一臉得意,很有些驕傲其身為食鐵獸的身份,“你個瓜批有錘子資格笑老子哦,且不說老子的先人是蚩尤戰騎,就說近一點的,老子們食鐵獸一族是為國賣萌的,是國寶,是外交利器!而你個瓜娃子呢,又是做撒子的!”

    李鳳棲愣住。

    我擦,這貨成妖這段日子看了不少書啊,連蚩尤坐騎是食鐵獸都知道?

    想了想,發現自己還真不如這貨,“我就是一個普通人。”

    食鐵獸哼哼表示不屑。

    饒是如此,也透著蠢萌。

    李鳳棲樂道:“你叫什么名字。”

    食鐵獸想都不想,“陽——”

    曳然而止。

    顯然它也知道,陽陽這個舊名已經不符合它如今高大上的妖族身份,雙手越過肩膀,按住背負的雙劍劍柄,道:“從成為天選之子后,老子名為……”

    這貨忽然發現,他還沒有名字。

    天穹之上,慵懶躺在白云里的蛇妖兀蟲隨口道:“為師賜汝名為東魁。”

    聲音如天雷。

    滾滾而落。

    一旁的妲己小聲問道:“有什么深意嗎?”

    兀蟲呵呵一聲,“順口。”

    毫無深意。

    妲己一笑置之,妖族本來就這么隨意,像兀蟲的名字,就簡單得不能再簡單,只不過合起來就不簡單了。

    而自己的名字是個例外,因為是人類取的。

    隨著兀蟲賜名,食鐵獸嗷嗷叫著,渾身黑白毛發閃耀著毫光,光彩熠熠。

    李鳳棲看得口瞪目呆。

    東魁……

    東方魁寶?

    這名字還能不能再隨意點,不過無所謂,在食鐵獸不能將真身變成人之前,無論它叫什么名字,都改變不了它這股獨一無二曠世絕俗的出塵氣質。

    鏘鏘!

    兩聲激越劍鳴,如今名為東魁的食鐵獸拔出背負的雙劍,肉眼可見的妖氣風一般圍繞著它四周旋轉,形成氣流漩渦,極有氣勢。

    怒視李鳳棲,“瓜批,拔出你的劍。”

    李鳳棲有點不解。

    不是說劍修是條斷頭路么,為何妖族也練劍。

    “你是劍修?”

    “不是。”

    “那為何練劍。”

    “用劍殺人快!”

    李鳳棲:“……”

    盯著殺氣騰騰,卻始終讓人覺得萌透了的食鐵獸東魁,李鳳棲真的覺得一點也提不起戰意,雙手一攤,“我認輸。”

    妖力澎湃,欲大展身手的食鐵獸東魁聞言懵逼。

    出劍不是,不出劍也不是。

    只好望天。

    云天之上,身為一片疆域的妖王,在九州妖族呼風喚雨的兀蟲一臉無奈,嘻嘻笑了起來,“這么蠢?感覺白走一遭,怎么辦啊小狐貍,我有點不想將它帶回九州了,要不將它送你吧。”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