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邪王御神錄 > 第二卷《山河帶礪》第一百九十三章 商討
林淼想了想對龍御兵說道:“這樣吧,小師叔,咱倆先把木頭送回去,讓小魚和郎兄去找羅姨。”龍御兵立刻不假思索地說道:“好。”說完龍御兵好像想起什么,又有些不放心地說道:“這樣……妥當嗎?讓小魚和郎公子……”

    林淼看了看蘇小魚,朝她使了個眼色,蘇小魚點點頭很自然地站到郎怯身邊:“沒事的,畢竟郎公子這么厲害。”龍御兵看了一眼不聲不響的郎怯,小聲對蘇小魚解釋說:“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怕……畢竟這深更半夜的……有點不好吧?”

    林淼扶住木無雙的后背笑了笑:“小師叔,郎兄可是正人君子,你不用擔心。”郎怯此時也回過神來,喜不露色地拱手說道:“龍姑娘請放心,在下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龍御兵猶豫了一下,才慢慢點點頭,目送著蘇小魚和郎怯并肩朝瘦馬峽一側走去。

    龍御兵還是有些不放心地絮叨起來:“我雖然沒見過他殺人,但是聽我姑媽說,他好像有點嗜血呀。”林淼沉默一下才嘿嘿一笑:“小師叔,別想太多,他再嗜血也不會把小魚姐怎么樣。而且郎怯這家伙雖然心狠手辣,對咱們還是挺仗義的,否則也不會三番五次幫咱們。”

    龍御兵咬了咬嘴唇說道:“我就怕他有別的想法……”林淼干笑幾聲點點頭:“妖怪也跟人一樣,都是無利不起早,具體他的目的嘛……”龍御兵有些緊張地問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小魚嗎?咱們要不跟上去看看?萬一他對小魚動手動腳怎么辦?”林淼撇了撇嘴說道:“小師叔,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啊!”龍御兵白了林淼一眼,和林淼一起扶著木無雙慢慢朝青陶川走去。

    回到魏府,龍御兵小心翼翼地把木無雙放到床上,然后不知所措地看著雙眼緊閉的木無雙。林淼默不作聲地端了一盆溫水,然后笑嘻嘻地問道:“小師叔,你要接著看嗎?”龍御兵點點頭,臉上也浮起一絲紅暈。林淼把水盆放到一邊,然后像烙餅一樣翻過木無雙的身子。

    龍御兵見狀自然輕聲叱道:“死流氓你輕點!他有傷在身呢!”林淼干笑兩聲,然后看了看木無雙后背上的血絲。龍御兵緊張地問道:“死流氓,無雙怎么樣了?”林淼舒了口氣擺擺手:“放心吧。我就說他是野豬,小師叔別著急,明天這孫子就能下床跑了。”

    龍御兵拍了林淼后腦一巴掌喝道:“我叫你嘴貧!”林淼訕訕地摸了摸腦袋正色說道:“小師叔,你不會準備在這過夜吧……”龍御兵白了林淼一眼,慢慢走出房門站在院子里,長嘆了一口氣。林淼見龍御兵若有所思地望著月亮發呆,默默站在龍御兵身旁守著她。

    過了片刻龍御兵才慢慢說道:“死流氓,你喜歡刀小姐,對吧?”林淼嘖了一聲說道:“這個,嗯,這個……有點吧。”龍御兵轉過身子望了林淼一眼接著說道:“否則你也不會拼死救她……”林淼苦笑一聲,有些難為情地打斷龍御兵:“小師叔,就算換做別人我也那樣,你知道的。”

    龍御兵哦了一聲,隨即淡淡說道:“我知道了——回頭我找十四娘把這門親事推掉!”林淼臉色一變,結結巴巴地說道:“小師叔,我哪里得罪你了?”龍御兵白了林淼一眼,又慢慢把眉頭皺起來。林淼見她又變得心事重重,只能安慰龍御兵說:“小師叔,有什么事明天再想吧,這兩天的情況有點亂。”

    龍御兵想了想點點頭:“好,不想了。不過我得等小魚他們回來。”林淼輕輕跳到屋檐上躺下說道:“我陪你一起等。”這時張修文和張庭幕也來到院子里,張修文搓了搓手指說道:“我在屋子里聽見你倆說話,就和庭幕過來看看。”

    林淼和龍御兵朝張修文行禮后,張修文看了看龍御兵的臉說道:“看來你們有驚無險的回來了,遇到什么了,跟我說一下吧。”龍御兵微微一笑嘆了口氣:“張師兄總是這么先知先覺,先武(張修文表字)師兄,我們惹了天上的神使了。”

    張修文聽完龍御兵的講述,面無表情地點點頭,然后想了想說道:“耿教主就寢前,我跟她見了一面。她的手下還在追查溯風閣的探子,不過聽說量樞教的人也來了。”林淼撓撓頭說道:“眼下這個青陶川真是亂成一鍋粥了!”張庭幕忍不住插嘴說道:“真正的大人物,這兩天也該來了。”

    龍御兵思索一下問道:“庭幕,你說的是白曉川?”張修文和張庭幕都點點頭,然后張修文捻了捻手指慢慢說道:“所以,小師妹,咱們要是想走,恐怕只有明天一天時間了。”龍御兵咬了咬嘴唇看著張修文,幾人又沉默起來。

    最后還是張庭幕眉頭微蹙打破沉默:“沒見木頭,他受傷了?”張修文隨口說道:“這個混球不用擔心,我了解他,明天騎馬肯定是沒問題的。”龍御兵略顯不滿地瞇起眼睛:“張師兄,還有李彧呢。”張修文呵呵一笑搓了搓手指:“馬車我早就準備好了——反正白宮主馬上就要到了,咱們在這也只是礙眼。”

    林淼半蹲在屋檐上,壓低嗓音問道:“張正閣,咱們一群老弱病殘,跑得過神教主那幫人么?”張修文眉毛一挑點點頭:“想讓耿沁扭頭還不容易?就看那個混球舍不舍得割愛了。”說完張修文沉默了一下接著說道:“哈勒圖猛那邊已經蠢蠢欲動了,北謨家卻依然按兵不動,明天可能會很兇險……”

    林淼看了一眼龍御兵的側臉說道:“小師叔你先回房休息吧,我等小魚他們回來。”張庭幕也附和的說道:“是啊,明天白誥命他們肯定會找你的,小師叔就別熬夜了。”龍御兵猶豫了一下搖搖頭頭,然后直勾勾的朝林淼看去。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