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天命貴女:壞壞夫君壞壞愛 > 第1030章 打劫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女子狡猾著呢,也不同于那些卑微的女子,在看到靠山山倒的時候,仗著肚子里還有最后的一點制衡,居然跑到了山外,好像如此潛逃便萬無一失。

    尤其是自己真正留著的后手,還是那一大批的金銀珠寶,根本不是大額的銀票就能夠全部兌換,他所以大大方方的給對方也是要看看面目,結果印證了一句話,人心測不得。

    而焦頭爛額的還有蘇妤,宮女看見她都覺得頭疼,一個個看著當朝的兩個重臣,因為一個死去的女子差點大打出手。

    這根導火線根本不知道是誰點燃,反正他們真的掐出了仇,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交給了三司會審,本來國主也不是管這件事情的,所以鬧騰了半天也沒鬧出個結果。

    其實以往的時候他們有事就上殿找蘇妤,說實話這都是給她找不自在的,說明白一點,判得好了那是你國主的睿智,如果整件事情偏離了軌道,那么國主的威名又去了哪里?

    其實以前的他們都是暗藏禍心,不過這次蘇妤仗著身子有孕,一句不舒服就給推了。

    所以私底下你們愛打打愛掐掐,站在大月宮的最頂層,俯瞰這一切。

    “國主,天氣太涼,不適合你在這里。”

    雖然已經是五月,可是夜晚伴隨著習習的涼風,這對于生產不足月的女人,可是真的不適合。

    蘇妤看著他,“有沒有找到?”

    蕭無搖頭,“方圓幾里找了三遍,珠寶瓦礫的都有撿到,腐爛的骷髏也有不少,甚至還有不少的兵器,可見水潭下邊也是暗藏著往事,可是就找不到國主要尋找的東西。”

    蘇妤道:“他們之間都鬧得不可開交,可是你從中做了什么?”

    “也是國主見縫插針了,不然齊王妃該死不死的活著,才會讓他們自亂陣腳。”

    “那這段時間本國主應該考慮考慮,是否朝堂上能夠啟用外族人員?”

    蕭無不得不說驚訝了,“國主,這個可能有些難。雖然蕭侯爺已經失憶了,但是我相信他們依舊不會同意,包括鳳閣老和朱修大人。”

    “還會有你對嗎?”蘇妤淡淡的一笑,慢慢往下走的時候說道:“他是我的皇夫,在背后出謀劃策就夠了,而我真正要啟用的人,是富貴必從勤苦得,男兒須讀五車書的人。”

    蕭無也不是那消息不靈通的人,“國主指的是代國主么?”

    “就是他,最近一段時間政績斐然,雖然有些人刻意的掩蓋,但是捷報頻傳在各個方面,百姓的牛得了病,他能夠很快的治理好農耕,在兩樣稻種下田的時候,更是根據各地的播種季節不同,踏遍了鸞國的土地。而且沒到一個地方,能夠敏銳的發現問題的所在,雖然有些書信被扣留,但是孤這手里到底還是有的。”

    蕭無聽著他的大家贊賞,也說,“就這樣的一個人,為相也不過。”

    蘇妤笑了笑,“以前想換個綱領統治,現在想想也沒那個必要,不如換血一次,如果他為相你則能為正,所以該告老還鄉就走,不走的朝堂之上不再留。”

    蕭無明白,這是左右相的位置留給了他和代新國。如果說代新國現在政績非常,那么最近他的表現也不俗。

    鹽場終于達成了供給,海船帶來的收益不可估計,這些都是他的政績所在。

    而朝堂上默默不見風雨的事情,也是他一手促成的。

    現在不敢枕著功勞說,因為蘇妤知道什么時候給他相應的。

    “做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蕭無,可是你當初的想法?”

    蕭無一笑,“國主,我即使做了宰相也是兩人之下,蕭侯爺我永遠不敢僭越。”

    也許每個人的心底都有一個地方,那是留給自己最信賴的人。

    蘇妤一句一人之下,他懂得即使如此也不能越過蕭景。

    “蘇楊已經到了。”蕭無和他下來的時候說道:“聽說你當了國主有些意興闌珊啊!”

    蘇妤想著曾經對自己情有獨鐘的人,道:“大鸞怎么可以教學寡漏,東館來的幾乎都是貴族子弟,要么就是榜上之人,回頭再立一個書院,給他在這里安營扎寨。”

    蕭無聽著差點笑歪了嘴。

    “國主,這就是看著你無法自拔的下場,你就不能給人一個休息的時間嗎?好歹也是教學了這么長時間,長途跋涉而來呀!”

    “我關心,但是我不心疼。”蘇妤道:“對了,來了對外宣稱他是我云國的哥哥,然后安排貴女為他接風。”

    蕭無連連的點頭,“國主啊,你拒絕馬蜂的理由真多。”

    “多么?那么為什么你還嗡嗡的在?”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響起,在他們一起走下了樓閣,帶刀的侍衛懷里握著長劍,靠在了殿門的一角。

    “真的是帶刀的侍衛,不過深夜里握著劍在此,好像是攔路打劫的。”

    蕭景把身后的披風接下來給蘇妤披上,然后嘴里不饒人的說道:“打劫也不會是你。”

    蕭無看著他手里的動作,那是他一輩子都不能僭越的事情。

    蘇妤顯然是不想他不高興,于是月華之下揚著自己白嫩的笑臉,緊緊瓊鼻說,“怎么這么大的酸味?”

    蕭無配合著點了點頭,“我這做兄弟的也聞到了,是不是某些人有些亂撒呀,難道你家是開醋房的?”

    蕭景眼風如刀的撇了他一眼,“你該回去了。”

    看著不管失憶不失憶,都壓自己一頭的人,蕭無沖著他揮了揮手,“回頭等侯爺記起來的時候,我們好好較量一番。”

    “那如同你回頭看年輕的時候,如今你還這樣。”蕭景諷刺的很是別致。

    蕭無還要說,結果蘇妤說,“欺負我們是不是?”

    “那是,哪兒疼打哪兒。”

    蕭景無所謂的一笑,“我失憶了都沒失去最愛的人,還有哪兒會疼?到時你回府好好想一想,貴女的迎接宴上,別忘了你自己推銷一下。”

    蕭無有些牙根癢,“你的侄女都很大了。”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