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蓋世 > 第兩百零八章 你們看起來很好吃!
    金藩望著瘴氣繚繞的半空,臉色鐵青。
    毒瘴氣中,數千蠅蟲“嗡嗡”地嘶嘯著,似拼命地掙扎著,要從那團團瘴氣逃離。
    彩色的瘴氣,猶如成了黏糊的膠液,將每一只蠅蟲都給黏著。
    只聽到蠅蟲“嗡嗡”尖嘯,就是不見任何一只,能從毒瘴氣飛走。
    那些蠅蟲,最強大的幾只,乃金藩以精血飼養而成。作為領頭者,最強的蠅蟲,又在碧峰山脈,在乾玄大陸很多地方,招募了一群群同類。
    數千蠅蟲,被金藩視作自己的殺手锏,是用來震懾天藥宗的。
    可此刻,通過氣血的牽連,通過那幾只強大蠅蟲的微弱魂念,金藩得到了一個令他都驚憾的消息。
    ——蠅蟲在大量死亡!
    更確切地說法,是眾多的蠅蟲,被毒瘴氣中的一個異物噬咬吞沒!
    “嗤嗤!”
    金藩咬破指尖,一滴殷紅鮮血,如紅鉆般剔透晶瑩。
    那滴鮮血,被他重重地按在眉心。
    蓬然血光,在他眉心驀地綻放。
    血光透了出來,絲絲血線交匯,編織繪刻著,凝為一個繁復詭異的符文。
    如一張猩紅怪笑的鬼臉。
    忽然間,在金藩的靈魂識海,閃耀出,一個個淡綠、深紅、碧藍色的光點。
    一共八個奇異光點。
    每一個光點,都對應著以他精血飼養的,比普通蠅蟲強大數十倍的異蟲。
    “只有八個!”
    金藩神色驟變,太陽穴都暴突著,似在輕輕抖動。
    原本,他施展鬼符宗秘法后,是能夠看到十二個對應的光點,在靈魂識海浮現的。
    如今只剩下八個了,說明……
    “師傅!”
    還沒有等他細看,金藩突然聽到一聲恐懼的尖叫,被迫中止秘法,猛地看向沼澤中,自己的一位親傳弟子。
    那位親傳弟子,有著破玄境的修為,氣血豐沛,中丹田玄門處,還懸著一枚他賜予的玉佩。
    玉佩像是一顆暗紅虎頭,仔細去看,虎頭內有紅燦燦的血云,不斷的飛逸出絲絲煙霧,注入其中丹田。
    虎頭玉佩,就是一件溫養氣血,助中丹田玄門補益的器物。
    此刻,那塊虎頭玉佩綻放出燦燦的紅光。
    光芒詭異的玉佩,內部的血云,凝做一頭鮮血淋漓的威猛赤虎。
    赤虎有著寬闊羽翼,鋸齒般展開,如要撲騰出來。
    “呼!”
    下一霎,那虎頭玉佩中,真的沖出了兩翼赤虎的氣血精魂!
    更加驚人的是,隨著那兩翼赤虎氣血精魂的飛離,他那位親傳弟子的中丹田,如開閘的江水,一身的濃郁氣血,一泄如注。
    親傳弟子似在頃刻間,被抽盡了生命之力,如一具沒了血肉骨骼的皮囊,軟綿綿落地。
    突然就氣絕而亡。
    “小勵!”
    金藩痛苦地高呼,眼睜睜地看著那兩翼赤虎的精魂,帶著親傳弟子的一身生命精華,注入頭頂的毒瘴氣云簇。
    千萬蠅蟲,興奮地嗡鳴,似在小口小口地,吞咽著從下方飛來的鮮血精華。
    然而,金藩卻恐懼地感知出,又有兩個最強大的異蟲,就在這短短時間內,又莫名消失。
    “啊!”
    剩下的兩位親傳弟子,一男一女,仰著頭,捂著脖子,滿臉通紅。
    “喀嚓!”
    兩人的天靈蓋,像是被撬開來。
    下一霎,便有兩道紅光耀目的血色光柱,從他們的頭頂天靈蓋沖出,瞬間涌入那毒瘴氣。
    三位親傳弟子,就這么一會兒,皆死的透透的。
    毒瘴云簇內,有新的蠅蟲,仿佛在蛻變重生,還有新的蠅蟲,因濃郁的氣血精華,被迅速地孕育出來。
    另有蠅蟲,相互廝殺蠶食著,被同類吞沒。
    和金藩有著微弱靈魂聯系的,以他的精血飼養的蠅蟲,逐個死亡。
    一股,令金藩都心驚膽顫的氣息,從那毒瘴云簇內,悄然滋生。
    身為鬼符宗的修行者,對天地間各類毒蟲、異物,天生嗅覺靈敏的金藩,本能的意識到,在那毒瘴云簇深處,必然有強大的異類潛藏著。
    在三個親傳弟子,相繼死亡之后,金藩沒有選擇沖入其中報仇。
    他猶豫了一下,咬了咬牙,忽散逸出魂念。
    魂念如水,向八方蔓延滲透。
    他眼睛驟然一亮。
    他的嘴角,勾起一個冰冷殘忍的弧度,忽輕飄飄地騰飛而起。
    他徑直朝著虞淵、白莘莘,還有那些各國煉藥師的方位,飄逝而來。
    他一動,那一簇簇漂浮在沼澤上,色彩鮮艷,卻有千萬蠅蟲蘊藏其內的毒瘴云團,竟仿佛有著智慧意識,也尾隨他而來。
    他不時回頭,待到發現那毒瘴氣,果真跟隨時,嘴角的冰冷笑容,愈發無情。
    ……
    “嗡!嗡嗡!嗡嗡嗡!”
    和白莘莘講話,看著很多乾玄大陸,各大帝國年輕煉藥師的虞淵,腦海內,仿佛有數不盡的蠅蟲在怪嘯。
    “靈晶!你出自何處?你竟然擁有靈晶!”
    “小子,你也是參加煉藥師試煉地?看你的衣袍,并非煉藥師常規的煉藥袍啊?你胸口,也沒有任何的標志!你是第一次?”
    “兄弟,你的靈晶,是從哪里得來的?”
    “長的還挺俊秀的,看著年齡也小,嘻嘻,姐姐可以照顧你呢。”
    一群圍過來的年輕男女,分屬乾玄大陸各大帝國,每一個所在的家族,背后的勢力,都和蘇家相當。
    甚至更高。
    他們聚涌而來,見虞淵和白莘莘并肩而立,精神恍惚,不由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
    唯有被白莘莘點名的,那位名叫柳載河的,神威帝國的青年,孤傲地站在遠方,以審視的眼神,遠遠看來。
    “糟了。”
    虞淵一個激靈,似從某個噩夢中,忽然被驚醒了。
    他突然看向白莘莘,喝道:“帶他們所有人,立即返回天藥宗!”
    白莘莘愕然,“什么?”
    “鬼符宗的一個人,將災禍迎來了。”虞淵急切道。
    時隔三百多年,他埋下的后手,早就錯過了時間。
    他預算的時間,是在服用轉生丹之后,十年之后便能再生,至多三十年,就能摸過來,將那后手找出來。
    他并沒有想到,被師兄坑害之后,轉世的時間,整整延緩了近三百年。
    三百年,那東西,恐怕已經成長到極為可怕的地步。
    他現在都沒有把握,在三百年之后,如今的他,能否成功馴服,將那東西的野心壓制,逼其認主。
    “你在說什么?”白莘莘茫然。
    “諸位,未來浩漭天地的煉藥師,我叫金藩,出自鬼符宗。”
    一個滿懷惡意的鬼笑聲,忽然從遠方傳來,不等大家反映過了,金藩便飄然而來,落在白莘莘和虞淵前方。
    他向眾人輕輕躬身彎腰,然后視線落在白莘莘身上,“你是天藥宗的?”
    白莘莘冷著臉,道:“前輩,我留意你們師徒很久了。”
    “嘿,我知道你。”金藩點了點頭,并不在意,笑著看向那些年輕的男女,如看著一道道可口的美食,“你們看起來,似乎都很好吃。那東西,應該會喜歡。”
    此話一出,包括白莘莘在內,所有人都神情困惑。
    不知道他話里什么意思。
    只有虞淵精神緊繃,內心也在忐忑,一點底都沒。
    “太久了。”
    ……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