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逆成長巨星 > 339:法國魔術師(求保底月票!)
    系列賽被林克扳成了1比1平,馬刺痛失主場。

    本以為在蓋伊賽季報銷,蘭多夫又狀態下滑的情況下,馬刺本賽季如果再碰上灰熊應該能輕松拿下比賽。

    殊不知,林克的快速崛起讓波波維奇的愿想落空。一個能把萊昂納德都搞得心態爆炸的家伙,波波維奇實在不知道還有誰能鉗住他。

    系列賽又一次來到了孟菲斯,這里的球迷們翹首以盼這場比賽已經很久了。

    上一輪系列賽,這座城市第一次獲得主場優勢。而現如今,季后賽再次降臨此地。球迷們的熱情十分高漲,根據當地新聞臺的報道,孟菲斯最近的犯罪率都直線下降。

    大家都戲稱,“好幾個幫派因為晚上要看季后賽而宣布停戰。”

    總之,孟菲斯這座曾經劣跡斑斑的城市,現在就已經和“籃球圣地”拉扯上了關系。

    林克讓孟菲斯這座城市獲得了極大的關注,以往人們都認為像這樣的小城是永遠不可能舉辦大賽的。但現在,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于此。

    因此,當波波維奇和他的球員們抵擋孟菲斯后,他們驚訝地發現林克在這座城市的人氣之高,簡直不亞于曾經詹姆斯之于克利夫蘭。

    小城市球隊很難出球星,因為大多數時候,球星剛培養出來就會被大城市球隊挖走。比如說,前“熊王”保羅.加索爾。

    所以只要出一個像樣的球星,小城市球隊的球迷便會對他無比地崇拜。去年,這座城市還在蘭多夫的“統治”之下。但現在,林克是孟菲斯城的真正主人了。

    “第十張林克的巨幅海報,我的上帝啊,在孟菲斯你哪怕走錯路,都能看到林克的海報。這家伙在這兒的人氣高得嚇人,他就好像是這座城市的統治者。”波波維奇看著窗外,和身旁的“法國魔術師”伯瑞斯.迪奧聊了起來。

    “他已經成為了這座城市的名片,現在一提起孟菲斯,人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林克。”迪奧輕輕點頭,不僅僅是海報,他還看見滿街都是穿著灰熊隊0號球衣的球員。

    “我們這是勇闖虎穴啊,在孟菲斯,林克會打得更興奮的。對了迪奧,今天下午的訓練,你打得認真些,我想看看新策略的效果。”

    迪奧再次點頭,然后戴上眼罩繼續睡覺。

    雖然法國人看上去總是一副懶懶散散的模樣,身上還總是有一股咖啡味。但波波維奇知道,在球場上的伯瑞斯.迪奧,很少讓人失望!

    波波維奇下一場比賽給予了迪奧很高的戰術地位,既然三號位死磕林克的做法行不通,那波波維奇便決定另辟蹊徑。

    能贏球的方法有很多,馬刺隊能發揮作用的球員,也同樣不少。

    ※※※

    迪奧端著一杯咖啡,在聯邦速遞球館內的球員通道里晃悠。

    咖啡是迪奧的最愛,由于嫌棄馬刺隊提供的咖啡不好喝,迪奧干脆自己弄了臺咖啡機到更衣室。以至于,馬刺隊無論到哪兒打球,他們的更衣室里都會彌漫著一股咖啡的香味。

    所以馬刺球員們經常開玩笑說,“迪奧在馬刺的影響力,你用鼻子都聞得出來。”

    端著咖啡,穿著拖鞋的迪奧晃晃悠悠地走進了一個訓練館。但一推開門,卻發現馬刺球員們全部消失了。

    迪奧撓了撓腦袋,別看馬刺是一支平均年齡比較大,而且球風也相當“沉悶”的球隊。但在籃球場下,這群老家伙可一點也不沉悶,他們什么玩笑都開得出來。

    比如說,在迪奧出去時候所有人假裝消失,看看他會有什么反應。

    “別鬧了,都出來吧,不然Pop又該生氣了。”迪奧依然閑庭信步地端著咖啡,走到了訓練館中央。

    然后,一個光著膀子的亞裔球員驚訝地盯著迪奧,迪奧這才發現,訓練館有人,而且還不是馬刺隊球員。

    他走錯訓練館了。

    “林,很高興見到你,我不是故意想打擾你訓練的。天吶,我對這兒不太熟悉,你知道,我之前幾年幾乎都在東部球隊打來,很少來這兒......”迪奧搖了搖頭,這下丟臉丟大了!

    由于灰熊隊今天的訓練還未開始,所以訓練館外一個人都沒有。要不然,肯定會有工作人員阻止馬刺球員進入灰熊的訓練館。

    不過話說回來,訓練還未開始,林克就已經練得一身汗了,這著實讓迪奧有些驚訝。

    “沒關系伯瑞斯,蒂姆.鄧肯在這兒打球的時候,甚至分不清哪個是馬刺隊的半場呢。我早就說過,這座球館太文藝、太復雜了。”林克沖迪奧聳了聳肩,看上去并不生氣。

    “噗!”迪奧差點沒笑出聲,林克剛剛吐槽的是鄧肯今年常規賽去灰熊隊半場熱身,然后慘遭冷落的那件事。

    他一直以為林克是一個嚴肅的人,沒想到,還挺會說冷笑話,和馬刺那群人一樣。

    “來點意式濃縮咖啡嗎?我自己磨的。對了,孟菲斯有哪些出名的咖啡館值得推薦的嗎?我想抽時間去一次。”迪奧見林克不排斥自己,便又在訓練館內晃悠了起來,當然,不忘“推銷”他的咖啡。

    “對不起伯瑞斯,我對咖啡沒什么研究。對了,聽說以前你在太陽隊的時候,穿著拖鞋在摸高上贏了斯塔德邁爾?”林克看著小肚子都有些隆起的迪奧,不禁想到一個出名的都市傳說。

    據說當年迪奧在太陽的時候,迪奧有一天穿著人字拖,端著一杯卡布奇諾在訓練館內晃悠。然后他看到一個摸高的機器,就問訓練師這東西怎么玩。

    得知使用方法后,迪奧又問太陽隊跳得最高的是誰。訓練師回答是斯塔德邁爾,那個時候,斯塔德邁爾還是聯盟身體素質最勁爆的前鋒之一。

    然后,迪奧不慌不忙地脫去拖鞋,放下卡布奇諾,縱身一躍,在摸高機器上摸到了和斯塔德邁爾一樣的高度。嘴里嘟囔著丟下一句,“也不難嘛。”

    迪奧便重新穿上人字拖,端起卡布奇諾,繼續像個飯后散步的老人那樣晃悠,深藏功與名......

    林克知道這個段子很久了,但一直不知真假。今天,難得和迪奧私下相遇,林克便好奇地詢問了起來。

    “嗯......”迪奧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五花肉,“當年我確實跳得比他高,現在嘛......橫向發展太快了。”

    迪奧沒告訴林克,他和馬刺的合同中,甚至有一項減肥條款......規定體重不能超過多少多少。每天,波波維奇都在逼著他減肥......

    “真想和你多聊聊,但恐怕我得趕快回去了。不然的話,Pop又該發火了。嘿,林克,你覺得自己能在場上顧忌多少事情?”

    “什么?”林克被問得一頭霧水,這話題轉移得也太快了吧。

    “沒什么,隨口一說罷了。再見林克,明天晚上戰場上見。”迪奧和善地擺擺手,端著咖啡踩著拖鞋,晃晃悠悠地消失在了訓練館門口。

    林克沒有多想,繼續自己的加練。

    現在的林克打死也想不到,這個胖得像個球,端著杯咖啡好像路都走不動的家伙。

    明天,將會給灰熊帶來最最致命的打擊。

    馬刺球員,臥虎藏龍。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