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一路征程一路血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還有一個
對于像這種穿著普通、相貌一般,而且沒有任何人介紹來的老百姓,他還很少在警察局中看見這么自然、隨意的呢。用一種沒有平仄上下之分的語調問道:“這位同志,來警察局有什么事情么?”

    見這個警察詢問自己,王恒就把一匯公司如何強行簽訂合同,蠻橫索要五千萬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這個警察學了一遍。

    隨著事件的進展,警察的臉色隨之也嚴肅起來,畢竟這是涉及金額五千萬的大案子。但當王恒學到對方當事人是一匯公司的時候,警察的臉色轉變成一種無奈的表情。

    等這小子把整個事件學了一遍后,這位警察表情已然變得很淡然了。警察嘴里輕輕的道:“這位同志,看樣子你家里也是做買賣的。這樣,你是想聽真話呢?還是聽假話呢?”

    一聽警察這么說,王恒的心里也涌起了一些興致,從這句問話上判斷,這位警察的本質還是不錯的,竟然提出此等問題。在這小子原有的想法中,松原縣的警察應該只有兩類,一類是與灰衣會有牽連的,直接淪落為灰衣會的鷹犬;第二類是事不關已、高高掛起,這到不是說此類事情不歸警察局管,而是根本管不了。

    但這個警察竟然說出王恒意想不到的一句話,這小子稍顯關心的探了探身子問道:“那警察同志,你能不能給我詳細的說明一下,什么叫真話,什么叫假話?”

    警察深深看了看王恒,感覺出問話是帶有誠意的。他并沒有先回答,而是起身走到門旁,順手把門給關上了,這表示他以下要和王恒說的話,是不想被走廊上的人聽見。

    警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先是取出一只煙,順便的問王恒要不要?

    王恒輕輕的搖了搖頭,表示不吸煙。

    警察見狀也沒再讓,自己熟練的取出火機把煙點上。狠狠的吸了一口,帶有一種吐出悶氣般的把白色煙霧從口中一下子噴了出來。王恒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這個警察在吐出這口煙后,其原本有些壓抑的心情稍微的好了一點。

    警察面色沉靜的說道:“這位同志,你報的案,如果說假話的話,我會清楚的把你所說的事件經過統統記錄在冊,并且會告訴你,讓你回去等調查結果。但在你轉身出去后,我會把這登記訴言的記錄冊,隨手撇到一個無人問津的角落,再也不會問,再也不管他,這就是假話。”

    王恒點了點頭,警察說的這番話,并沒有出乎他的意料。在灰衣會這么強勢的松原縣,哪有警察敢于認真去調查?能做到認真記錄都算不錯的了。

    臉上顯露出一絲真摯的笑容,王恒接著問道:“那警察同志,真話又是什么呢?”對于這個警察的真話,這小子不由自主的有些期待了,此時的真話代表的是這個警察行業的一個良心,或是一個職業操守。

    見王恒提出真話是什么?絲絲苦笑宛如水面上的波紋,在警察消瘦面龐上展現而出。他郁悶的又吸了一口煙道:“真話,有兩種,一種是你能跑多遠就跑多遠,如果你能在修煉界找到強于灰衣會的幫派為你做主,那么恭喜你,你基本可以高枕無憂了。另一種,就是你老老實實的該交錢交錢、該認輸認輸,千萬不要想著什么反抗什么的,一旦你選擇了反抗,那等待你的就是雷霆般的攻擊,最終你不但財物保不住,即使你的生命都有可能失去。這就是我說的真話。”

    聽著警察這苦悶的話語,王恒的心里也不由得沉了沉,這就是修煉界凌駕到世俗以上的時候,世俗界的無奈反應。

    在一個國家、或是在一個地區,如果碰到的像天龍堂、長白派這樣的派規嚴厲、行事剛正的門派,那即是世俗界的幸事。在其勢力范圍內,會受到門派的絕對保護,使其免受其它勢力的侵襲。由于這種名門大派,幾乎毫不干涉世俗界的生活,所以世俗界的人們都過的有滋有味的。

    然而一旦碰到黑水門,以及灰衣會這樣的強橫幫派,那世俗界的所有規矩都會被打破。這些修煉界的門派會對世俗界的所有行為指手畫腳,最終導致世俗界的所有規矩變得極不穩定,平民的普通生活也會受到極大的干擾,甚至是極大的不幸。

    王恒悶悶的問了一句,“警察同志,像你這么說的,那你們警察又起到什么作用呢?”

    從這小子的角度上看,這句話問的已經是客氣異常了,這是看到這位警察還有一定職業操守的,所以沒有問出,那要你么警察又有什么用?

    警察憋氣帶苦澀的一笑,這哪是笑啊,簡直是一種無可奈何的哭泣,“是啊,我們警察又起到什么作用?告訴你,小同志,現在松原縣城的警察只有兩種,一種變成某些勢力的鷹犬,為其搖旗吶喊;要不是我這樣的,無所事事,整天的在辦公室里呆著。你可能會笑我,即使拿那些大勢力沒有辦法,但街上的一些小混混總可以收拾收拾吧。但實際上,現在松原縣的所有小混混都被一匯公司收納了。小混混搖身一變成為一匯公司的保安,而他們所干的活,正是我們警察的活,名義上叫維持治安。你說,警察變成了悶頭蟲,而原有的小混混卻變成了警察,你說,現在要我們還有什么用?”

    從警察的郁悶話語,聯想到王老太的死、醬骨頭館老板的害怕,在看看警察局里發生的一切,王永恒的對灰衣會橫加干涉治安,動起了絲絲怒意。他原本想擊退灰衣會的駐扎力量就可以了,但從這一下午的見聞上看來,這個灰衣會實在不是什么好路數,真想趁此機會將其連根拔起。

    但想歸想,此時要滅殺灰衣會全幫的時機還不成熟。戰豪府還沒有發展到可以媲美黑水門的規模,只有實力達到一定的程度后,才可真正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一些事情。

    而目前,只有先行擊潰松原縣城的這股灰衣會的駐扎力量,以還松原縣城一片明凈的天空。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