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血夜國度 > 第一百九十七章:唯有一戰
    強弱與否,唯有一戰才能見分曉。
      此刻,最前沖鋒的畢卡帝和蔣言,兩人氣勢全開,第一次交手便用上全力。
      蔣言眼力極佳,他心知畢卡帝不是他的對手,但他必須全力以赴才能夠將其擊敗,畢卡帝的戰力與他相差的并不高。
      另一邊,蘇辰和蔣可可稍慢一拍,兩人見面便是對拳,全力揮出的一擊,很快相撞在一起。
      蔣可可身體嬌小,骨骼并不寬,然而嬌嫩的皮膚卻如磨刀石般粗糙,與蘇辰肌膚相撞,劃破了蘇辰的表皮,狠狠的撞擊著蘇辰的骨骼。
      兩人見面就用上了全力,因為蔣可可的稱號太少,加成并不高,在基礎作戰方面,哪可能是蘇辰的對手。
      這一拳雖然磨損了蘇辰的肌膚,卻也讓蔣可可體驗到了蘇辰狂暴的力量。
      蔣可可的雙拳經過千錘百煉,卻依舊無法抵擋蘇辰這一擊重拳。
      在狂暴的力量壓制下,蔣可可被迫后退三步,勉強穩住身子。
      蘇辰的力量過于強大,并且速度和敏捷方面也要比她快一拍,要比拼肉身搏斗,她可要吃不小的虧。
      兩人見面雖然動用上了全力,但更多的是相互試探對方的綜合指標,來估摸著心中的對另一方的數值以及考慮接下來該如何殺死或者周旋對手。
      這一拳之威雙方都能夠感受到對方沒有留有任何余力,心中姑且有了定論。
      蔣可可已經能夠百分百確定她真不是蘇辰的對手,蘇辰僅憑基礎戰力便要比她強上一線,在綜合利用技能的情況下,她的劣勢恐怕會更大。
      至于蘇辰,他對蔣可可的實力有了新的評估,她體現出來的戰力,遠比百寶眼提供的數值高上一線,雖然她仍然不是他的對手,但百寶眼提供的數值真的有大問題。
      這一點蘇辰不是沒有去考慮,沒有去查過看,但每次都徒勞而返。
      眼下是決定性的一戰,蘇辰沒有多加考慮,他扭了扭脖子,試探出蔣可可的大致實力后,接下來他將全力以赴。
      此刻的蔣可可略有些緊張,除了蔣言和林心,她已經很久沒有碰到比她強的進化者,她知曉這一戰不會輕松,甚至極有可能在此隕落。
      蔣可可深吸兩口氣,盡可能讓自己平緩下來,她知曉蘇辰接下來的攻勢將會一次比一次猛,她必須接下,在蔣言殺死畢卡帝之前,她必須擋下蘇辰的雷霆攻勢。
      這種生死戰斗沒人會手下留情,更不會拖延時間,蘇辰占據主動權,以他一貫的風格,更不可能給蔣可可喘息的機會。
      蘇辰扭完脖子,確定自身狀態達到最佳后,右腳踏地,朝她如箭般射去。
      心知不是蘇辰對手的蔣可可沒有殺死他的想法,她將更多的自身能量用于防御,想要盡可能拖延時間。
      在奪手和冰靈盾的加持下,蔣可可的防御極強,別說蘇辰,就算蔣言對上,也不可能短時間內拿下。
      蔣可可雖然實力不如蘇辰,但體內蘊含的能量并不少,用于奪手和冰靈盾的雙重加持,讓防御得到了翻倍效果。
      蘇辰沒有留情,他剛動身便用六感支配將其的感知和視覺屏蔽,然后在使用龍息提升自身戰力。
      龍息一旦使用,蘇辰的真實戰力便會暴露出來。
      一般情況下,在沒有遭遇到實力比他強的對手,他不會在戰斗前就將龍息使用出來,蔣可可顯然沒有這個資格讓他提前準備。
      蘇辰一動身,蔣可可頓時感覺自己的視覺和感知無法使用,她有過蘇辰的資料,心中大概知曉蘇辰的手段,只是她沒有想到,蘇辰竟然能夠同時屏蔽她的感知和視覺。
      這和資料顯示的完全不一樣。
      資料是她在一個月前獲得的,那時候的蘇辰,還未將六感支配加強,她得到的資料并沒有錯,只是蘇辰的實力和手段和一個月前比起來,真的是天壤之別。
      視覺和感知同時被屏蔽的蔣可可并沒有慌張,她曾訓練過在沒有視覺,聽覺和感知的情況下戰斗,雖然結果并不理想,但她有過基礎,不會因此慌亂。
      只要她不慌張,有著奪手和冰靈盾加持,她不會輕易敗下陣。
      蔣可可的鎮定讓蘇辰頗為意外,在他以往的作戰經驗中,哪怕是畢卡帝,都會稍有些震驚,動作也會因此慢上一拍。
      然而蔣可可不為所動,動作仍然保持原樣,仿佛她此刻還有視覺和感知一般。
      視覺和感知雖然被屏蔽了,但聽覺還可以使用。
      對于蘇辰和蔣可可這等層次的戰士來說,聽覺一旦運用的好,作用并不比視覺和感知要差。
      對于有過這方面訓練的蔣可可來說,在沒有視覺和感知的情況下,她的聽覺運用的要比尋常更佳。
      這一回,她僅用耳朵,便分析出蘇辰的走向,以及細微動作。
      蔣可可伸拳抵在蘇辰身前半米,此刻她的全身被一層薄薄的雪色如冰花覆蓋,蘇辰知曉這是她使用冰靈盾發揮到她目前能夠展現的極致效果。
      就當蔣可可認為蘇辰即將與她拳頭對撞時,她的聽覺中,前方不再有破風之勢,蘇辰仿佛隔空消失,在她的聽覺中徹底消失。
      這是現象非常奇怪,尤其是在無法動用感知和視覺的情況下。
      哪怕有過專業訓練的蔣可可,內心在那一瞬間也莫名也有慌張,這是對未知,對即將可能死亡而感到慌張。
      在蔣可可慌神的那一瞬間,蘇辰利用小影,已經來到了她的身后。
      現如今,影子傀儡這項技能不再是用來與龍城之間相互轉換,而是用于進攻,在面對強大的對手,影子傀儡配合六感支配將會起到極佳的效果,不能再被運用到保護龍城上。
      蘇辰和小影互換,在位置交換的一瞬間,是不會有任何聲音,同時因為小影的特殊性,在交換的一瞬間,只要蘇辰不動身,就連感知再強的進化者,都不可能感知到蘇辰。
      畢竟蘇辰在轉換的一瞬間,蘊含了小影的效果,在那一瞬間,蘇辰是無法被感知存在的“透明人”。
      影子傀儡的運用早不像當初需要蘇辰耗費一小段時間,從自身影子依附到體內,再從體內吸收能量排斥出來。
      在蘇辰晉級為五級進化者后,影子傀儡就可以憑借蘇辰的感知,在蘇辰的感知范圍內,隨時隨地可以創造出來。
      不過影子傀儡和擁有強大感知的進化者是會有排斥的,所以小影被蘇辰創造出來的那一刻,距離越強大的感知進化者,就越遠。
      若非如此,小影可以直接出現在進化者身后半米內,蘇辰一個轉換便可直接偷襲。
      現在暫時沒有這般能力,但日后影子傀儡說不準會將這個缺點完善,或者蘇辰感知加強,可以做到這一點。
      蔣可可的感知能力算不上很強,但比起當初的五級畢卡帝,要強不少,小影第一次創造出來,只能夠在她身后五米,若是在接近一些,就會被蔣可可的感知排斥。
      到時候非但無法接近蔣可可,反而會因為排斥而扭曲,導致創造失敗或者被彈到更遠處。
      小影是免疫任何物理傷害的超凡存在,以往能夠發揮的效果絕對是恐怖的。
      但現在不同,各種蘊含能量的技能,都能夠對小影起到傷害效果,小影已經不再像當初那般“無敵”。
      當然,小影是永遠不會死的,他是蘇辰的影子,只要蘇辰不死,蘇辰便可以將它一直創造出來。
      在蔣可可愣神的一瞬間,蘇辰動了,他緊握著破金利刃,想要一刀刺破她的后心。
      這一戰,蘇辰不想與她消耗時間,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她,否則以畢卡帝的實力,很快就會堅持不住。
      然而蘇辰太低估經過專業訓練的蔣可可,蔣可可僅愣神了一瞬間,很快便回過狀態。
      人不可能憑空消失,尤其是在這等生死之戰上。
      若是蘇辰真的消失,那她的感知和視覺也該恢復,而不是繼續處于無法使用的狀態,由此推論,蘇辰必然就在她身旁不遠處。
      既然不在她前方,那必然會選擇后面偷襲。
      蔣可可的聽覺還未傳來破金利刃的破音聲,她便轉過身。
      在轉身的動作中,蔣可可發覺了蘇辰的動作,她沒有猶豫,伸出右手,徒手抓牢蘇辰刺來的破金利刃。
      在奪手的運用下,破金利刃攜帶的能量很快被她的能量抵消掉。
      沒有蘊含蘇辰能量的破金利刃,將會一直尋常到不能在尋常的利刃。
      然而就是這把利刃,劃破了蔣可可的右手心,無數鮮血從血痕中瘋狂流淌出來。
      蔣可可握得很緊,沒給蘇辰轉動刀柄的機會,她的左手迅速凝拳,右手掌猛地發力,竟然忍著劇烈將蘇辰拉到她身邊。
      蘇辰沒想到蔣可可的爆發力竟然這般強大,能夠忍著劇痛強行將他拉到身邊。
      在得知蘇辰能夠在兩邊轉移位置后,蔣可可不再一味的防守,而是選擇主動出擊。
      面對蔣可可揮來的重拳,蘇辰兩眼微瞇,看清了她的動作。
      蘇辰沒有選擇棄刀后退,更沒有任由這拳轟在他身上,他隨著蔣可可的拉力,幾乎將臉湊到了鼻尖上。
      蘇辰本想去管這一拳,但他為了快速結束戰斗,只好讓看似柔弱的拳頭轟在他的心口中,而他趁著這個機會,伸出左拳,幾乎在同一時間,也轟在了蔣可可的左心口。
      蘇辰有龍息護心,又有心療和經驗藥水,在傷勢對換的情況下,蘇辰一直都是占便宜的主。
      不過和蔣可可交戰,并沒有與蘇辰互換傷勢的資格,若不是蘇辰為了快點結束戰斗,他并不愿意這樣。
      蔣可可看似柔和的拳頭,實則蘊含了無法言說的力量,這股力量配合著蔣可可堅硬的骨骼,足以擊碎普通的巖石。
      蘇辰哪怕有戰甲和軟甲護身,又有各種手段可以消除效果。
      饒是如此,這一擊重拳也讓蘇辰險些懷疑人生。
      這一拳擊中的畢竟是蘇辰的心口而不是其余部位,一拳之威,當如迅雷閃電,震的蘇辰兩眼泛白,險些站不穩身。
      另一邊,哪怕有冰靈盾護身的蔣可可,在面對蘇辰的重拳轟擊下,她同樣不好過。
      只見蔣可可胸口猛地起伏,她的嘴角在第一時間溢出鮮血,同時,她的身體忍不住朝后退出,原本緊握刀身的右手掌也只能無力的松開手。
      蘇辰尋到機會,在即將后退之際,右手臂猛地一翻,刀身迅速旋轉,將蔣可可右手心的血肉全部刮出來。
      蔣可可畢竟是血肉之軀,面對破金利刃這等優質刀具,她的皮肉壓根扛不住。
      (未修改)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