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我的次元聊天室 > 第199章 已經沒有什么好怕的呢
    第199章已經沒有什么好怕的呢

    「千葉の墮天圣黑貓:@青空你可要對我負責啊。」

    黑貓劈頭蓋臉的一頓話讓葉悠難以理解,甚至差點將思緒引導至美妙的遐想,當然只是吐槽的角度。

    「neet姬:哦豁~負責呢。難道是……有呢?」

    輝夜天下不亂,充分發揮著吃瓜群眾的職責。

    「千葉の墮天圣黑貓:什么有呢?」

    黑貓顯然沒有反應過來,她緊接著說道,

    「千葉の墮天圣黑貓:高坂他們似乎找上門來了。」

    「neet姬:原來是苦主找上門了啊。」

    「帕秋莉:苦主,咦?」

    「【】(空):咳咳。」

    「青空:你們的節操呢?」

    帕秋莉,想不到你個濃眉大眼啊,居然這么熟練。

    「千葉の墮天圣黑貓:喵喵喵?你們在說?」

    「千葉の墮天圣黑貓:不是,不是,現在我該這么辦呀?!」

    「千葉の墮天圣黑貓:在線等,很急。」

    「neet姬:嗯,說不定他們會把你的事情傳揚出去,黑貓你就變成了‘能夠知曉未來的妖怪’,最后說不定還會被黑衣人組織抓住,進行切片研究。」

    「千葉の墮天圣黑貓:真,真的嗎?」

    黑貓手都在顫抖。

    「十七歲:也是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過呢。人類總是充滿著強烈的好奇心,對于一些有趣的事情樂此不疲。」

    看到兩位大佬的話,黑貓渾身僵硬,冷汗涔涔。

    越想越覺得他們的話有道理。

    「青空:有道理的個poi啊,你們別嚇她了。」

    葉悠擲地有聲。

    一切都是當初年輕惹出來的事,如果不是覺得好玩想捉弄黑貓,葉悠也不會上傳《俺妹》給她。

    但也是無傷大雅的小事。

    「青空:她們又不是人類,怎么可能了解人類的想法。」

    葉悠說道,

    「青空:仔細想想,黑貓,要怎么才能向旁邊證明你書中寫的故事,就是高坂他們曾經發生的事情之前?」

    書中后半段完全魔改,前半段又已經發生。

    這樣一來,在別人看來,頂多就是‘輕小說家的惡趣味’。

    「青空:在仔細想想,如果你自己處在高坂他們的立場,你會怎么做?」

    「千葉の墮天圣黑貓:如果我在小說中看到了自己啊.......」

    「千葉の墮天圣黑貓:我肯定想找到原作者。」

    「青空:然后呢?」

    「千葉の墮天圣黑貓:問個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青空:這不就對了。」

    葉悠安慰,

    「青空:他們的行動基準不是‘以傷害你’為目的,只是想弄清楚而已。」

    「青空:而且高坂兄妹從本質上來講,都是好人,根本沒什么好害怕的吧。」

    「千葉の墮天圣黑貓:咦,似乎有那么點道理。」

    ——叮當

    安靜的房間里響起門鈴聲,黑貓一個激靈。

    她今天一個人在家,父母帶著妹妹們去公園,雖然也叫了自己,但卻以要寫作業為由拒絕了。

    “只知道就和他們一起去呀。”

    黑貓抓著腦袋,悔不當初啊。

    「千葉の墮天圣黑貓:門鈴.......響了......」

    「neet姬:放心大膽的去吧,說不定是快遞呢?」

    「千葉の墮天圣黑貓:emmm......我最近沒有網購。」

    「青空:別慌,沒有什么好怕的。」

    黑貓深吸一口氣,長長吐出。

    該來的總會來的。

    她默默起身,打開房門。

    迎面就看到一張姣好的臉蛋,原本猜疑不定的神色在看到黑貓后不禁瞪大了眼睛:“是你!”

    高坂兄妹在上次聚會見過黑貓,最終還不歡而散。

    “不是我!”

    黑貓終究還是緊張了,脫口而出。立馬就要關門,卻被桐乃伸進來的一只腳卡住,然后一雙黑貓視野里看起來慘白的手從門縫里伸進來,用力往外拉,有些年代的防盜門發出不堪重負的吱吱聲。

    最后站在門更外側的高坂京介,則是有些為難的看著妹妹,制止她的暴力行為也不是,不制止似乎又會弄出什么更大的動靜來。

    桐乃吃力的咬著牙齒探進腦袋,與黑貓對線視線:“我們......能好好談談嗎?”

    “你這是私闖民宅,我要報警啦!”

    黑貓雙腿蹬直,死命朝房里的方向拉著把手。

    “你就是‘黑貓’吧,《俺妹》的作者。”

    桐乃直接開門見山。

    “哈?你在說什么......我根本聽不懂。”黑貓當然不會承認。

    但桐乃哪里會讓她如愿,她冷笑到:“我都看到了,你編輯的電腦上寫著你的詳細信息。”

    黑貓瞬間注意到她話中的關鍵信息。

    看到?

    編輯電腦上?

    顯然,這些東西是不能給外人看的。

    “你居然偷潛進出版社?!”黑貓手上的力越發的大了,怒斥道:“你這個——無禮之徒!”

    “既然明白的話,就應該打開門,我有許多東西想問你!”

    “才不要——啊啊啊啊!”

    咔的一聲,門把手斷了,黑貓猛的像后倒去,屁股重重的摔在地板上。

    視野還沒恢復過來,她就感覺被一團陰影覆蓋,黑貓揉著臀部,用向上的視線看去,那位粗暴的野蠻女就這么橫沖直撞的闖進家中,抱著臂膀站在自己腳跟前的位置。

    那讓自己摔跤的罪魁禍首,嘴唇微微蠕動似乎想說什么,但最終還是被壓制,從她背后跑過來一個身影,他有著三角頭的發型,高坂京介。他慌忙道歉:“對不起,抱歉,我們也沒打算做到這種程度的,門的修理費我們會出的,只是,我們這邊也有無論如何也想知道的事情。”

    說著他朝前伸出一只手,想拉黑貓起來。

    黑貓撇了他一眼,氣鼓鼓的打開,然后自己撐著地板站起身。

    到了這一步,想拒絕他們也是不可能的了。

    “進來吧。”

    黑貓本想給他們留個背影率先朝房里走去,但稍微一動,就感覺右半邊屁股火辣辣的脹痛,如果讓他們跟在自己身后,不是看笑話嗎?就想著讓他們先進。

    “你不會跑掉吧?”桐乃剛邁出一步,頭來警惕的視線。

    黑貓笑著嘲諷到:“你腦子進水了嗎?這是我家,我能跑到哪里去?”

    事已至此,已經沒有什么好怕的呢。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