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婚內謀情:總裁太心機 > 第1112章 逛夜市
寧千羽裹著一層毛毯跟著顧澤之出來逛夜市來了。

    毛毯蓋在她頭上,圓溜溜的腦袋,頭包臉,精致的五官仿佛是仙女,像是異域風情里走出來的女郎。

    顧澤之不肖仔細都能看出來周圍人對她的覬覦。

    “你向來喜歡穿得這么張揚。”顧澤之總結了一句,每次都這么好看,不惹人注意才怪了。

    可寧千羽卻不服,她不過是穿著上多花了一點心思。

    試問誰不愛美呢?

    不過,她自身難保,連美都快失去了,再花多少心思都是枉然。

    顧澤之這會兒說她打扮張揚,未免太過武斷。

    罷了,他不會承認是他錯了的。

    其實作為心理醫生,他犯了一個重大的錯誤,自大。

    “他們對你興趣遠遠高過對這個夜市。”顧澤之隨意瞄到幾個男人的眼神,對寧千羽審視的目光藏著齷齪的心思。

    寧千羽沒管他。

    只顧自個兒看自個兒的,她走過賣小花朵的小姑娘,手工編織的阿婆,叫賣烤紅薯的大叔,手牽手的情侶們用期待明天的目光看待遇到的人們。

    小吃攤炊煙裊裊,香氣飄散到很遠的地方,油煙味自然也要站到衣服上,人間煙火氣。

    寧千羽走著,一點點感受,不能說世間萬物她都愛,她只愛這人間。

    “你在想什么?”顧澤之看了一圈沒什么好東西,吃的玩的都不是他的菜。

    路邊攤油膩,細菌超標,增高拉肚子的風險。

    手工的東西韌性不好而且容易受潮,不如機械冰冷的儀器匯報給他數字時使他受用。

    “我在看。”

    寧千羽說的是實話,她習慣了不說話認真觀察,在這兒人聲嘈雜,行人來來往往,她更加不愛思考了,就光是看著就好。

    顧澤之以為她也興致不高,便提議打道回府,“我們還是先回去,改天尋找到了一個好的地方,再帶你出來也不遲。”

    寧千羽背對著他,仰頭望天,星光璀璨,黑幕中一閃一閃,它們仿佛也是另外一個世界有感知的生靈。

    她此次回去,連有沒有命都不知道,還有下一次來的時候嗎?

    “走吧。”顧澤之去拉她,沒拉著,就拉著一只袖子,不是袖子,是毛毯,一滑落就像是包雞蛋一般,把寧千羽姣好的面容和肌膚暴露在人前了。

    正是因為只穿了一條細吊帶蕾絲裹身裙,她才裹毛毯來的。

    顧澤之立馬就后悔了,忙把毛毯給蓋回去,像是懷中的稀世寶貝被掀開了廬山真面目,要被哄搶一樣危險。

    顧澤之氣得半死,推著她走,“我們離開這里。”

    助理跺著腳在抗衡,與惡劣的天氣作斗爭,她故意在今夜穿了一條緊身火辣的抹胸裙,為了不讓人看出來做得太刻意,多穿了一件風衣外套。

    倒是有了幾分都市白領的時尚感覺了。

    只不過比起那個裹著毛毯就能吸引人眾的寧千羽還是差了一大截,她不是只有臉蛋長得好,她連身材也是好。

    “開車!”顧澤之把寧千羽塞進車里,生悶氣。

    她就不知道提醒他一聲嗎?他拿的不是衣服,是毛毯,這會兒倒好了,被這么多人看到她穿吊帶的樣子。

    他真是恨不得這會兒變成暴虐的昏君,看過她的人一人五十大板!

    可惜了,現在是人人講道理的社會。

    明星的穿搭露出的部分被稱道吹捧,某一部位的好看特征,比本人的作品都還要受人關注。

    顧澤之最看不得這些了。

    所以他來當醫生也是情有可原的。

    “你一點都不生氣嗎?他們都看到了。”顧澤之說的好像她整個人都被人看光了一樣。

    寧千羽瞪他一眼,她自身穿的什么還不知道嗎?用得著在這兒指桑罵槐。

    “女孩子家,你以后不要穿這種衣服上街。”顧澤之這會兒又變成了一個擔心女兒早熟碎碎念父親。

    寧千羽背過身去不愿意搭理他,他才是有病,而且還病的不輕!

    “你在想什么呢?”顧澤之非要刨根問底,他不信根據他的專業素養,還能不知道她想的什么。

    寧千羽有意鬧脾氣,不顧是不是我為魚肉,人為刀俎。

    非不跟他正面對視。

    “你放開!”她要掙脫開這只掰開她抱臂的手。

    顧澤之不管,“你要先說才行!”

    “說什么!”寧千羽也惱了,大聲地喊出這一句。

    顧澤之愣住了。

    “你說,我要跟你說什么!”

    顧澤之又一次被自個兒的行為給震懾住,他為什么要在意寧千羽發脾氣?

    她說不說話,生不生氣,跟他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的。

    神經病!顧澤之得出的結論便是這個,他急于證明自個兒不是有病,率先在到實驗室下了車。

    熟悉寧千羽恩怨的人都以為她要趁機逃跑。

    這會兒可是絕佳的機會,離守衛有五十米左右的距離,跳車到周邊草叢里去躲著,他們的時搜救變得松懈時,她再跑出去。

    寧千羽腦子里都是這么想的,她的逃跑計劃甚至給她帶來了生的希望。

    “顧教授請你。”

    助理來叫寧千羽。

    寧千羽聽清楚了,說的便是她,幻想的計劃幾乎是在腦子里粉碎成了渣滓。

    “我不去。”

    寧千羽拒絕了便主動回到‘房間’里。

    出事后,安全保衛系統又來加固了一道,寧千羽如何不是以一敵百,基本上沒有機會走到門口。

    躺在床上,腦子里不斷浮現,當時要是逃走了是什么情形,不斷夢寐,直到死一般沉寂地睡去。

    “她還沒醒來。”

    “是的,回到房間就沒有再動過。”觀察員道。

    屏幕全方位無死角錄制,讓顧澤之身臨其境感受她睡在面前。

    可是,她不是他的妻子。

    顧澤之想過唯一的辦法讓他死了,他要他的妻子不就名正言順地嫁給他。

    顧澤之一想到便是一陣頭疼,隨即吩咐觀察員。

    “從現在開始,藥量給她增加一半。”顧澤之想要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挺過這一關。

    觀察員卻不想,“可是,藥量本就大了,要是這么吃,怕是會出事。”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