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商女為妃:世子大腿缺掛件嗎 > 第979章 重逢后
“商裕。”程嬌娥快步向前,女子自然就是子溟,她本是因為程嬌娥的命令前去請商裕,因程嬌娥現今的身份,所以程嬌娥只囑咐子溟不要太過熱情,只需安靜傳話便好,因此子溟一路之上也并未仔細觀察商裕的狀況,只想著趕緊把商裕帶來,沒想到進門卻讓商裕摔倒,此時的子溟才發覺商裕的眼睛上遮著一尺見方的紗布,隱約還透著幾分血色。

    程嬌娥和子溟一左一右扶起商裕,程嬌娥知道葉棠兒的任務便是接近商裕,所以程嬌娥也并不擔心自己私下見商裕會被月傾華知道。

    “你的眼睛?”程嬌娥下意識的住口,想到白日里葉棠兒是同自己說過這件事的,但當時的程嬌娥也非是不在意,而是根本不知其中緣由,此時得見才發現商裕的情況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

    “子溟,去把門關上。”程嬌娥扶著商裕坐在一邊的椅子上,子溟立刻點頭,眼中還帶著些歉意和惶恐,不過程嬌娥的脾氣一向很好,子溟只是自己覺得愧疚罷了。

    見商裕和程嬌娥見面,子溟也不愿打擾兩人,轉身離開守在門前,此時的程嬌娥才方是認真的打量眼前的人。

    商裕并未張揚,身上是一件月金色的袍子,多半是因為商裕身體消瘦的緣故,所以顯得有些空蕩,倒像是從別人身上扯下的,強行穿在自己身上,但因為商裕身量高所以也不至于太過突兀,不過程嬌娥對商裕十分熟悉,怎么會看不出這其中的改變。

    “商裕,你,你到底怎么了,你的身體?”程嬌娥握住商裕的手,卻是下意識的給商裕把脈,察覺到商裕體內的問題,程嬌娥的臉色便更加難看,商裕中毒了,而且身上應還有嚴重的外傷導致的一系列問題,程嬌娥已經熟悉了自己會醫術這件事,雖然記憶仍舊未曾完全恢復,但已經能夠自如的掌握這門本領了。

    “怎么會這樣?”說著程嬌娥便抬手要去扯商裕的衣服,竟然連想要做的事情都忘記了,很快程嬌娥的手被握住了,正是商裕的手。

    “你是嬌娥。”商裕頓了頓,“白天的是誰?”

    程嬌娥皺了皺眉,“白天的也是我。”

    葉棠兒并未告知自己白日她到底和商裕說了什么,但見商裕的神色,程嬌娥確定葉棠兒沒有說什么好話。

    “白天當著眾人的面沒辦法詢問你,你的身體到底怎么了,為何會如此嚴重,難道是太上皇為難與你?”

    程嬌娥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從京中的傳聞并非如此,商裕的境遇應該是逐漸走上上坡路才是,為何會是如今的模樣,到底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沒有。”商裕搖頭,心中疑惑不曾消除,白天的程嬌娥,分明和現在的是兩個模樣,他亦是不知程嬌娥到底為何會是這幅模樣,其中究竟是有什么緣故,商裕暫時壓下心中的疑問,收回了手,商裕本就不想讓程嬌娥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所以此時也不愿讓程嬌娥過多的糾結自己的病情。

    “我沒事,只是舟車勞頓,路上的時候遇到了一點意外,但現在已經沒什么問題了。”

    程嬌娥不知道商裕是怎么輕描淡寫的說出雙眼失明不是什么大問題的,程嬌娥不愿讓商裕避過這個話題,反正她還有七天的時間,距離婚日不過一日,可程嬌娥知道月傾華和葉棠兒的交易,倒也不算太過擔憂。

    “你中的毒應是有一段時間了,絕非是這幾日造成的,而且這種毒十分嚴重,便是我也從未聽聞,而且毒性極強,但不至于危害雙眼,除非是這毒藥直接撒在雙眼之上,你一路來此路上有諸多護衛,若當真出了事,怎么會半點消息也傳不出,雖然你我許久不見,但是你就想這么搪塞與我么?”

    “嬌娥,你今日找我來此不該只是為了此事。”商裕依舊不愿多言畢竟這件事和程胥有牽扯,程嬌娥何等聰明,若是被程嬌娥知曉,只怕會自責,商裕不想程嬌娥在自己和程胥之間做出選擇,對于程嬌娥來說,這無疑是一個痛苦的選擇。

    見商裕堅持,程嬌娥終于沒有繼續追問,而是想著詢問商裕身邊的人,而且此時的確也不適合多言,程嬌娥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自然也是為了能夠成功的帶商裕離開,之后的事情便方便解決了。

    “阿裕,你不愿意說也沒關系,反正從此之后你我之間也沒有更深的關系了,今日我便是與你正式告別的,你我之前便一筆勾銷,你宣布我的死訊,從此以后我和你便再無關系。”

    程嬌娥強忍著冷靜說出這些話,亦是一直在觀察商裕的表情,因為商裕眼盲,她反倒是更加的肆無忌憚,看著眼前的商裕,程嬌娥只覺得心中疼痛,但無論如何至少在婚事之前不能出錯,她要做到對商裕無情。

    “若是為了天奕,我不需要你來為我付出。”商裕面色平靜,心中卻是驚濤駭浪,縱然白日已經讓他心痛,甚至是燕回的話也讓他更加清醒,可商裕還是不愿相信程嬌娥真的準備離開自己。

    “我是為了什么你無須多想,我也沒有你想的那么偉大,也并非是為了天奕,而且我今日讓你前來也是為了一件別的事。”

    商裕道,“什么事。”

    “你可知五方玉?”

    程嬌娥一開口,屋子里面便陷入了沉默,程嬌娥料定商裕是知道五方玉的,這東西是個禍害,亦是月傾華至今為止的目的,若此物極為重要,只怕月傾城前去天奕也是為了此物,但此時月傾城仍舊在天奕,程嬌娥便有些擔憂月傾城會趁此動作。

    “你從何得知此物的?”

    見商裕臉色,程嬌娥便察覺到此物的重要性,按照月傾華的說法,只怕他自己擁有兩塊,而商裕擁有兩塊,至于另外一塊的下落程嬌娥也難以判斷。

    “看來你的確是知道這個東西的。”

    “是西江王讓你來問我的?”商裕臉色很難看。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