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風雷神帝傳 > 第六百章 一計不成
“哦,你二弟突然離開到底是什么事情?”六翼妖王邊蟬話鋒一轉向里實問道。
“不知道,不過二弟說,好像是谷天元的寶貝孫子谷落花那邊出了問題。”里實搖頭道。
“谷落花?我聽說那小子在百多年前在積魔海受傷不淺,最終是你二弟救回來的?”六翼妖王邊蟬繼續問道。
“是也不是,我二弟本體雖然也是我龍龜一族,但是卻生來和我們幾個完全不同,通體雪白,而且幾近透明,據說應該是我龍龜一族的變異妖獸,大雪龍龜,但是我們兄弟卻無法查到,因為有關大雪龍龜的記載在如今的修真界少之又少,只是模糊的知道,二弟的妖獸等級應該在九級的巔峰,比我們高上不少,百年前谷天元不知道從哪里知道的二弟的事情,以《妖體換龍訣》這本功法換了二弟一杯精血,因此我們才和重華宗有了些香火情,而那杯精血應該就是用在了谷天元的寶貝孫子谷落花身上,好像是要讓谷落花練成祭靈體,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里實如實的回答道。
“祭靈體?呵呵,谷天元真是看重他這個孫子啊,不過祭靈體可不是用大雪龍龜的精血練就的,而是要用九臂血參的精血,呵呵我說谷老頭怎么會這么簡單就同意我的計劃,原來癥結在這里,哈哈,如此我就放心了。”六翼妖王邊蟬笑道。
“小人聽說,祭靈體是一種擴充體內經脈的神奇功法,一旦將身體練成祭靈體,可以配合強大的修士,施展十分高深的道法,不知道是不是這樣?”里實問道。
“這個當然不是,祭靈體只是將身體練成載體,短時間承載強大的靈力,擁有祭靈體的人,就如同凡間那些唬人的請神上身,神打,一樣,不同的是,神打只是凡人的伎倆,而祭靈體則可以通過特定的溝通,直接請來已經知道的強大存在,如果谷落花的孫子練成祭靈體,那么只要谷天元還在這一界,那么谷落花就能用自己的身體請來谷天元的神識入體,一定時間內谷落花就是谷天元,無論修為還是神識都和谷天元一樣,這樣的保命手法,巨額歲可以讓谷落花在修真界橫沖直撞了。”六翼妖王邊蟬搖頭道。
“這么強大~!”里實咂舌道。
“有得必有失,祭靈體其實那么簡單就能練就?一般寶物催成的祭靈體一個不好,祭靈體本身就會被請來的強大神識擠碎肉身,而那請來的神識也會受傷不淺。只有九臂血參的參血才能真正鑄就祭靈體,你二弟的大雪龍龜精血還不夠,我想你二弟匆匆離去,一定是谷天元那邊祭靈體除了問題,所以才需要你二弟去拯救,不過都不是治本之策,還是早日抓到沈天壽,抽取他身上的參血來做才好。”六翼妖王邊蟬輕笑道。
“大人說的極是,九臂血參的參血確實是天地至寶,我兄弟也正是因為傳說九臂血參的參血可以幫助我們龍龜一族進化,所以才一直對其謀求不斷的。”里實恭敬說道。
“呵呵,有了共同的目標的合作才是最穩妥的。”六翼妖王邊蟬同意道。
直到此刻,秦放終于搞清楚了,為何風馬牛不相及的幾個人或者說幾方勢力,為什么會相約共同對付沈天壽了,都是因為利益的結合,八王府和谷天元都是要參血,六翼妖王邊蟬要的是沉寂之林,只有一個不知道深淺的納海是個渾水摸魚的蠢貨,其他勢力都是個頂個的精明。
如果不是秦放突然的出現,六翼妖王邊蟬和谷天元的陰謀很可能會成功,抓住石冰,誘出沈獠,抓住沈獠,誘出沈天壽,一環接一環,心思縝密,手段毒辣,絕對需要極為小心。
“大人,接下來怎么辦?我們手中沒有沉寂之林的人了,是否還是按照之前的計劃進行?”里實問道。
“只能如此了,沉寂之林沈天壽麾下的女妖中,只有四個比較重要,其中有兩個早就不知蹤影,另外兩個一個被沈天壽自己帶走,另外一個就是你們抓住的這女妖了,現在四個都沒希望了,也只能按照之前的布置進行了,只是不知道你七弟有沒有多嘴,那妖女是否知道了什么,如果知道了,恐怕一番算計就會落空。”六翼妖王邊蟬輕嘆道。
“其實,小人還有一個計劃,就算老七說錯了什么,我們也可以一試,相信比之前的計劃更穩妥。”里實說道。
“哦?我都想不到,你還有辦法?”六翼妖王邊蟬一愣道。
“大人,您日理萬機,自然不會關注一些小問題,小人聽聞,兩百年前沈天壽收了兩個天資不錯的人族修士,這兩人深受沈天壽器重。”里實試探著說道。
此話一出,讓躲在暗處的秦放精神一愣,這不是在說他和南流月嗎?難道這里實惡賊要用他們兩人做手段?想到這,秦放不禁豎起耳朵,聽的更加仔細了。
“這個本座知道,他們最后出現在積魔海,不過這兩人已經消失了百年了,說不定已經死了。”六翼妖王邊蟬皺眉道。
“死活不論,如果這兩人突然出現那?哪怕只有一個出現,一定會引起沈天壽或者說沈獠的注意吧,就算那妖女知道了屠妖大會是陷阱,并且告訴了沈獠,但是沒人告訴那兩個人族修士吧?如果這兩個人族修士出現在了屠妖大會上,并因為出手救人被擒,那么,哈哈,是不是可以將那小參精引來?”里罡奸笑道。
“呵呵,想不帶你還有這個腦子,不錯不錯,這倒是個好計劃,不過需要好好謀劃謀劃,好在還有時間,放心你這出主意的人定然當做首功,少不了你八王府一份參血精華。”六翼妖王邊蟬暢快的笑道。
“多謝大人贊賞,小人定檔竭盡全力。”里實奉承道
“呵呵,好好做,將來也好在仙界面對你的父親。”六翼妖王邊蟬笑道。
“是,謹遵大人教誨,不過大人,人族修士方面還是要請谷天元那老家伙幫忙的好,否則如果我們妖族派人扮演這兩個人族修士,恐怕會露出破綻。”里實委婉的說道。
“秦放、南流月。”六翼妖王邊蟬淡淡的說道。
“嗯?大人?”里實疑惑道。
“沈天壽收的那兩個人族修士的名字。”六翼妖王邊蟬淡然道。
“大人果然神通廣大,連著兩個螻蟻的消息都甚為了解。”里實馬屁道。
“雖然是螻蟻,但是是好用的螻蟻就足夠了,好了,里實,本座在這里耽誤的時間已經夠久了,而且既然妖女不見,本座還是要去重華宗走一趟,所以這里你自己善后吧。”六翼妖王邊蟬話鋒一轉的說道。
“知道了,大人放心,這龜甲洞,定然不曾存在過這世上。”里實獰笑道。
“呵呵,所以雖然里虛才是你八王府的首腦,但是我卻更喜歡你,哈哈哈好好做事,將來本座飛升了,少不了你的好處。”六翼妖王邊蟬笑道。
“多謝大人提攜~!”里實恭敬道。
下一刻,一陣波動,六翼妖王邊蟬已經消失在了龜甲洞中,而里實這是向著空氣恭敬道:“恭送大人~!”
說完,里實才露出他真正的面孔,剎那間便變的猙獰無比,繼而一聲爆裂般的炸響,瞬間,整個歸家東中充滿了濃濃的血腥氣,即使深在地下的秦放都能感覺到血氣的上涌。
“殺不殺這賊子?”秦放在地下猶豫著。
殺掉里實,對于秦放來說并不費多少氣力,但是殺掉此人卻有利有弊,殺了里實,自然將八王府八個首腦殺掉其二,對于完成沈天壽的任務來說,非常有利,但是殺了此人,很有可能會引起敵人再次改變計劃,如果敵人再次改變計劃,那么又不知道要花費多少工夫才能真正了解六翼妖王邊蟬和谷天元的計劃了,短時間內對秦放或者說對沉寂之林一方極為不利。
想到了,既然殺不能殺,放不能放,那就抓起來,將其肉身擊碎,抓住元嬰,只要里實不死,就算其他八王府的龍龜有此人的共生符,也不會察覺此處有變,最多會認為里實失蹤了,對就這么辦吧。
就在秦放思考后下定決心的時候,龜甲洞中破空聲再次響起,而隨之而來的是六翼妖王邊蟬氣急敗壞的聲音
“里實~!跟我走~!快點~!還有,讓八王府的你的兄弟全部都來,我們要盡快趕到重華宗的知客島~!”
“啊?大人,到底什么事情,需要我八王府實力全出?!”里實驚問道。
“時間緊迫,路上說~!快跟我走~!”六翼妖王邊蟬急道。
“哦~!好的~!小人遵命~!”里實沒有半點遲疑的道,此刻的直覺里實覺得還是立刻點頭同意的好。
“走~!”一聲輕斥。
下一刻,六翼妖王邊蟬不由分說的直接拖起里罡急速射出,速度之快,就算秦放和南流月的老弟人,超級強者藍鳳弈也有所不及。
這次兩人來去匆匆,讓最終下定決心的秦放也措手不及,不過不論什么情況,重華宗一方一定是出了什么問題,以致于連一直不溫不火的六翼妖王邊蟬都說話急促。
不過秦放隱隱覺得能讓六翼妖王邊蟬能叫上里實,還有八王府其他首領,一同前去知客島的,很可能就是因為谷天元的孫子,重華宗未來的宗主,谷落花。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