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風雷神帝傳 > 第五百八十二章 背后的眼睛
“前輩稍等,我這就讓人去請我仙器苑的修補師傅。”呂梁說道,
說完呂梁徑直走了出去。
“哈哈,這次這如意仙顏有救了,不用擔心把自己賠給我了吧?!”秦放故意向石冰調笑道。
“你~!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來~!”石冰怒道。
聽到這話,秦放一愣,驀然想起了囡囡,這句話囡囡也曾說過,想起了囡囡,秦放瞬間便失去了繼續和石冰斗嘴的心情。
“你怎么了?不是聽伶牙俐齒的嗎?難道囡囡把你教育好了?”看到秦放的樣子,石冰冷哼道。
只是石冰不知道自己無心的一句話,直接戳到了秦放的痛點。
“你~!哼~!囡囡當然比你賢惠的多?怎么會像你一樣整天找事?”秦放不陰不陽的說道。
“秦放~!”石冰也被秦放氣到了。
只是兩人說話間,想起了腳步聲,這一會的功夫,呂梁帶著另一個面色枯老的修士又回來了。
弄的石冰只好暫時壓制住自己的火氣。
“道友,這位是我仙器苑的修補師傅,王石道友,王石道友,這兩位就是替我滅掉瀟湘子的恩人,如果道友能修復如意仙顏,請只管出手,無論任何代價,我仙器苑都出了~!”呂梁向面色枯老的修士說道。
“苑主客氣了,老夫既然效力于仙器苑,自然當盡全力~!”枯瘦老者說道。
“王道友,還請道友費心了。”秦放向枯瘦老者恭敬道,說罷將如意仙顏的兩片碎片交給了枯瘦老者。
枯瘦老者拿著如意仙顏,認真查看了起來,期間,其將手往空中一指,一枚鴿卵大小的圓珠飛出,直接落在如意仙顏一尺高的高度之上。
圓珠發出極為耀眼的光芒,將整個如意仙顏照耀的一絲不差,而枯瘦的老者則在這強光之下,一絲不茍的查看著如意鬼面的每一處地方。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后,王石抬起頭來,將圓珠收回,并向呂梁稟告道:“苑主,這件如意仙顏老朽倒是可以修補一二,只是這法器原本變化神奇,至少有五種以上的變化,而在下修補之技粗淺,就算修補完畢,最多只能修復一點,如果全面恢復的話,老朽做不到。”
“修復一二是什么意思呢?”不等呂梁回答,秦放先一步問道。
“嗯,以我的能力,即使修補玩好,最多也只能身下一到兩張面孔可以變化了,這對于這件如意仙顏來說,差距太多了。”王石老師的說道。
“呵呵,我當是什么,不要是兩張,就是只有一張,已經足夠使用了,王石道友請盡管放手去做~!”秦放驚喜道。
“這樣可算是毀了這件寶物?道友甘心?”王石再次確認道。
“呵呵,甘心甘心,本就已經毀了,還能救回一二,已經足以,只是不是王道友需要多少時間?”秦放笑道。
“準備充足的話,三日足夠~!”王石斬釘截鐵的說道。
“既然如此,王石道友去做吧,我就恭候佳音了~!”秦放點頭道,三日的時間對他來說,并不算長,完全可以等候。
“好~!那老朽就去修復了,不過材料需要麻煩苑主準備,老朽要月精粉五兩、鐵甲蟲粉五兩、軟玉一塊。。。。。最后還要如意鬼面一張。”王石向呂梁說道。
只是前面的材料還好,就算珍貴,仙器苑也有不少儲存,但是隨后,如意鬼面一張說出后,呂梁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如果能收集的如意鬼面,哪里還用的著修復這如意仙顏?!
“王道友,你,哎~!如果有如意鬼面,這位道友根本就不需要修復這如意仙顏了啊~!可否有什么材料可以替換如意鬼面?”呂梁無奈道。
“這個恐怕不行,其他東西好說,但是這如意鬼面卻不能少,這東西和如意仙顏一樣都是用鬼面蟲的皮甲煉制,需要兩者相互修補,才能保證這如意仙顏的修補。”王石搖頭道。
王石說的極為誠懇,但是卻讓呂梁止不住的嘆氣,本以為可以還了秦放的人情,但是想不到,已然無法完成。
“呵呵,如果以柜面的額話,我倒是有一張,不知道合不合用?”看著為難的兩人,秦放笑道。
“嗯?道友有如意鬼面?”呂梁一愣道。
“嗯,有,不過這張如意鬼面的前主人有些不少齷齪的事情,不能輕易使用,所以我猜想在弄一張。”秦放笑道。
“不錯,那張面具的前主人確實齷齪不少~!”石冰終于等到了報復的機會。
王石和呂梁自然不知道石冰的意思,兩人向秦放點頭表示明白。
如此一個本來合理的動作,讓石冰不禁笑出聲來,看到額王石和呂梁一愣。
“還不快把混蛋的東西給王道友?”石冰向秦放說道。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好~!”秦放心中咬牙,但是表面上去裝作毫不在乎的,將惡毒猖的那張如意鬼面交給了王石
呂梁和王石顯然不知道石冰和秦放的想法,一番溝通后,呂梁帶著秦放給的如意鬼面去后面修復如意仙顏去了,而石冰和秦放這被呂梁安排在了仙器苑的貴賓房內休息。
三天的時間并不長,秦放回到房間后,認真將自己最近的事情梳理了一遍,仔細想想是否有什么紕漏的事情,雖然銀月的事情是一場誤會,但是敏感的秦放始終認為在這里面有陰謀。
這也是秦放這許多年養成的習慣,一定要將自己目標想的十分透徹。
首先是除妖大會是否是真的?重華宗將聲勢搞的這么浩大,此事是假的可能性很低,但是如果是真的,屠妖大會屠的妖究竟是誰呢?
一般妖修肯定不會弄出這么大的和場面,此妖必定是非常出名的大妖,但是如果是出名大妖,重華宗又怎么敢輕易去招惹?那可是動輒驚動整個妖族的大事?黑龍王、遮天王、六翼妖王、草木參王以及九火妖王,單單是妖族明面上的五大妖王,就已經足夠讓重華宗思量再三了。
但是一般小妖又怎么會讓重華宗興師動眾?這是整個事情最詭異的地方,太過于矛盾了,如果是銀月,倒是可能,修真界對于銀月和谷存之的事情知道的不少,而且以谷天元以及整個重華宗的水平,也敢于卻招惹沈天壽。畢竟沈天壽再強,也未必能對抗整個重華宗。
而重華宗也很有理由因為銀月舉行屠妖大會,為谷存之正名。
這也是為什么秦放在無法聯系到銀月后,會認為重華宗屠妖大會是為了殺掉銀月而舉行的。
想不通,秦放有些頭痛的想到。
不過既然想不通,秦放也只能放下,準備去找石冰問一下,是否有沈獠的線索,畢竟他們此來的正事還是將沈獠待會沉寂之林。
“石冰?在嗎?休息了沒有?”秦放叩響了石冰的房門道。
“嗯?秦放?你居然沒有休息?來找我做什么?嗯,進來吧。”石冰的聲音想起道。
彼此都很熟悉,秦放也不在客套,得到允許后,秦放邁步進入了石冰的房間,并向石冰說明了來意。
“嗯,小燎來此線索是有,但是不多,銀月給我說明的時候,好像有什么急事,所以說的也很簡單,沈獠最后的痕跡,應該是出現在了武雙重的勢力范圍之內,武雙重和我們沉寂之林并不像神龍洞和八王府那樣,所以我并未太放在心上。”石冰說道。
“武雙重的地盤?那確實不算遠,至少還算是和修仙者者勢力很近,不過武雙重和納海關系很近,也必須注意。”秦放想了向后說道。
“武雙重和納海關系一般吧?反倒是武雙重好像和重華宗能扯上什么關系,納海的神龍洞和八王府關系更好,據銀月說,當年打小燎注意,一同出手的也是納海和八王府的里虛,武雙重則根本沒有趟那趟渾水”石冰說道。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當年沈老頭要我和月少殺納海和里虛,而沒有武雙重什么事。”秦放恍然道
“所以你根本不用擔心,我們慢慢去找沈獠就是。”石冰說道。
“想不到武雙重和修仙者關系。。等等。。武雙重和重華宗有關系?!”秦放突然驚道。
“武雙重的地盤和修仙者比較近,和重華宗關系好怎么了?”石冰一愣道。
但是秦放卻突然感覺到一陣陣發寒,剛才沒想明白的事情好像突然串起來了,這個關鍵點就是沈獠。
重華宗算不到秦放到來,如果有陰謀也不會針對秦放,但是沈獠多年前就是破荒海妖修垂涎的對象,沈獠來破荒海,朱耀有心人就不難發現。
而銀月來找沈獠,沈獠是一定知道的,所以如果銀月出事,沈獠一定會前去營救的。
如果重華宗如果因為和武雙重關系不錯,從武雙重哪里知道了沈獠前來,那么用殺銀月調出沈獠能說的通了,這也能解釋通為何重華宗會這個什么莫名其妙的除妖大會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抓住沈獠。
至于為什么去抓沈獠,銀月肯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秦放仿佛看到了谷落花那種清澈的眼眸,只是這雙眼睛此刻充滿了陰謀。
想到這,秦放把對于沈獠和除妖大會的猜測說了出來。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