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要做閻羅 > 第648章:冥河與裁縫(二)
        沙……漆黑的手指輕輕從懸掛的牛皮上掃過。一位身材微胖,穿著紅色長袍,叼著煙斗的男子,仔細清理著懸掛空中的無數牛皮。
        這是一件石屋。屋子不小,大約有四五百平。高度也非常古怪,竟然有十米之高。里面掛滿了牛皮。這些牛皮已經被處理地幾近透明,粗略看去,宛若一間人皮縫紉店。
        男子手里捏著小刀,熟稔地修剪著一件件尸衣。偶爾從煙斗中吐出一片煙霧,讓這里充滿了詭異的氣氛。而就在他仔細修理牛皮的時候,忽然,傳出了“卡”的一聲脆響。
        他捏著小刀的食指,因為過度用力,已經折成了一個可怕的角度。
        “畢竟是死了三十年的身體了啊……”男子輕嘆一聲,將食指掰正:“也是時候換一具骨骸了。也不知道在冥府之門工作,什么時候能湊夠換骨的錢……”
        就在此刻,石屋中忽然響起了一片連綿不絕的叮當之聲。就在屋頂上,竟然掛滿了骨頭薄片,拴在一根根紅繩之上,相互撞擊間,如同風鈴一般清脆悅耳。
        “又到時間了么……”他輕輕嘆了口氣,放下手中小刀,撥開一張張牛皮,朝門外走去。
        隨著他越來越靠近門口,身上的陰氣越來越重,從鬼差,到拘魂,到無常!眼眶中,兩點蒼白的鬼火也跳動起來。
        而行走過程中,周圍不斷有漂浮的陰靈遞上長矛,骨環,純金打造的頭飾。粗重的金色頸環以及各類飾品,到門口之時,簡單的紅袍已經因為這些極富名俗風情的首飾而變得威嚴厚重。
        和華國的精雕細琢不同,他的穿著帶著一股粗獷的野性風味,卻并不會讓人感到不夠威嚴,缺乏美感。
        十米高的大門口,早已經有兩位陰靈等在門口,隨著他的到來,提前一步打開了大門。
        卡拉拉……一片光華沒入屋內。那不是太陽的光芒,而是火炬的顏色。男子仿佛早已習慣了一般,離地一寸,憑空懸浮飄了出去。
        大門之外,是一幅光怪陸離到讓人咋舌的畫面。
        這里,是一座島。
        海中孤島。
        島恐怕有數萬坪大小,最中心的地方,是一棟華麗的石窟廟。帶著濃郁的埃及風味和宗教色彩。廟宇頂端,雕刻著一條眼鏡蛇,栩栩如生、
        在石窟廟左邊的巨大區域,地面平整,分為數百個石臺。石臺周圍雕刻著各種動物圖案,每一張石臺前,都坐著一位穿著非洲女式連衣裙的女子,色彩艷麗,衣著沒有不同之處,但相同之處是……她們頭發都很長。
        一直落到了地面。而她們手中拿著一根粗大的骨針,正在石臺上縫紉著什么。
        石臺之上……赫然躺著無數尸體!
        包裹在牛皮中的尸體!
        而這些婦女,則用自己的頭發穿過骨針,將這些牛皮嚴嚴實實地縫起來。這詭異的一幕,再加上四面八方點燃的人高蠟燭,讓這個場景看起來陰氣四溢,足底生寒。
        更可怕的是……在這個島外圍的水面上,漂浮著密密麻麻的尸體!
        雙手交叉在胸前,躺在一張張牛皮之中,面容安詳。在這里,所有尸體都閉上了眼睛。
        上百位批著獸皮,穿著獸皮裙,手持長矛的健碩黑人男子,在岸邊不斷巡視。更有諸多井井有條的撈尸人,將這些尸體打撈上來,整齊地擺放在岸邊。
        冥河渡口!
        “今天送過來了多少尸體?”衣著華麗的男子走到岸邊,沉聲問道。
        “三百四十七具,莫普提大人。”一位早就恭候在旁邊的男子,身披五彩羽毛,恭敬回答道。
        頓了頓,他小心說道:“不過……在凌晨五點的時候,祖靈避難所仿佛檢測到了一道極為強大的陰氣,大概在副酋長級別。”
        “不可能。”莫普提轉身離開,頭也不回地說道:“沒有高階祖靈過境的通知。馬達加斯加連人間的組織都沒有。目前最強大的祖靈庇佑者也不過衛士級別。”
        “那需要記錄嗎?”
        “不需要,檢測出錯。別用這種事去打攪圣靈和祖巫。”
        石窟廟的大門再次打開,莫普提快步走了進去。
        “這該死的工作……”他長嘆一聲,習慣性地揉了揉眉心。
        死了幾十年,仍然在冥府入口工作,如果沒有意外,想回歸祖靈圣地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這里的工作很清閑,只需要清點陽間的死亡人數即可,再把這些人的靈魂引渡去圣靈的國度。如果有什么重大事情發生,也根本不可能經過這里。日復一日下來,毫無變化可言,枯燥且乏味。
        在這種無聊的情況下,他開始培養自己的愛好,比如皮革的鞣制——當然,僅限于牛皮和少量羊皮。
        搖了搖頭,輕嘆一聲,他感覺自己就像機械的啄木鳥玩具,時間到了,出門問一句。然后再縮回來,唯一可以讓自己感覺自己有用的,大概就是換屆的士兵對自己的尊敬了。
        習慣性地取下首飾,抬起手臂,等待更低級的公務人員替他拿走裝飾。然而,就在他開始解頸環的時候,忽然頓了頓。
        沒有人。
        整個石窟廟,之前為他送上裝飾的公務人員仿佛都消失了。只有墻壁四周燃燒的蠟燭,倒映出一張張牛皮的影子。一種孤獨的壓抑驟然升起,緊接而來的,還有一種……極度恐懼的感覺。
        仿佛……他進入了老虎的洞穴,有什么東西……正隔著層層尸衣,在看著他。
        安靜地可怕,仿佛能聽到心跳的聲音。他狠狠動了動喉結,警惕無比地看著四周,手已經放到了門上,沙啞道:“安圖魯?”
        沒有回答。
        “巴古?”
        仍然沒有回應,只有蠟燭火花跳了跳,發出嗶剝的一聲。
        他眼眶中的鬼火已經縮小到了針尖大,消失了……整個石窟廟的陰靈全部消失了……那些幾分鐘前還給自己遞上裝飾的陰靈,現在一個不剩。
        空空蕩蕩,只有尸衣飄蕩,未知的恐懼巨手一般捏緊了他的靈魂。他的脊背都開始顫抖起來。
        這里有東西……一定有!
        而且對方正在看著他!
        他悄無聲息地轉過身,手猛然摁住門把手,用力一拉!
        紋絲不動。
        叮鈴鈴!就在此刻,整個屋子里的骸骨碎片瘋狂亂響起來,發瘋般撞擊!而那些厚重的尸衣,竟然開始緩緩飄動!不……是有節奏地飄動,仿佛在為中央什么東西讓路!
        而同時,所有蠟燭刷的一聲,燃起數米之高!化為慘碧的顏色!
        “來人……來人!!!”莫普提拼命轉過身,錘擊著木質大門:“外敵入侵!!有厲鬼入侵黑曼巴冥府!!立刻通知酋長大人!!”
        “你手藝不錯。”話音未落,另一個年輕的聲音平淡地響起:“這些皮質,如果能賣到陽間,恐怕有人搶著要,比如那些老牌奢侈品。”
        呵……脊背通電的感覺,從莫普提尾椎蔓延上來,一只到達頭頂。
        多久了?
        自從自己死后,多久沒體會到這種感覺了?
        那種絕對的壓制,完全的恐怖……簡直就像自己第一次面對陰差那樣。
        之前檢測到的陰氣沒有出錯!竟然真的有厲鬼侵入這里!自己太大意了!
        他顫抖地轉過身來,牙關都在發顫:“不管你是誰……入侵黑曼巴冥府,酋長大人……”
        消音了。
        他眼睛眨了眨,難以置信地看著前方的身影,對方正好整以暇地看著尸衣。根本沒給他一個多余的顏色。
        這種裝扮……
        這種陰氣……
        他……想起了一個傳聞。
        偶然聽戰士們說起過的傳聞。
        在他沒死之前,冥府世界,有四大最強地府,號稱四常。每一個都是區域主宰,而其中數一數二的華國地府,從數十年前就閉關鎖國。全世界都在關注著它。
        “拜見華國陰差!!!”想都沒想,他立刻匍匐于地:“東方天使降臨,我沒有接到通知,還請……”
        “好了。”秦夜擺了擺手:“本官是私密出行。你不知道很正常,安靜待在那兒別動。阿布拉。”
        “是……”
        一道身影戰戰兢兢地從秦夜身后爬了出來,是的,爬,自從來到這里,阿布拉已經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巴布魯……”他喘息著開口,仿佛用盡了所有力氣:“聯系我的祖靈……名叫巴布魯!他說過,如果我要找他,進入避難所,裹在尸衣之中,來到不死者的湖心島,說出他的名字!他馬上就會感應到!”
        “巴布魯……”莫普提愣了愣,隨后,渾身猛地一抖。
        轟!!他話音未落,這個房間里所有的燭火剎那間化為黑紅色!燭火燃起無數火焰蝴蝶,隨風狂舞。
        一道道陰氣,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在整個石窟廟的頂端,形成一個方圓十米的云洞!而其中,一股令人戰栗的陰氣,瞬間爆發,籠罩整個島嶼!
        呼啦啦!一圈黑色的沖擊波,從石窟廟中瘋狂沖出,四面八方的陰兵,織女還沒來得及開口,瞬間被沖得無影無蹤。不過眨眼,這里只剩下趴在地上瑟瑟發抖的莫普提。
        他……想起來了……
        巴布魯……黑曼巴部落副酋長的名字……也是……跟隨圣靈大人的第一位陰靈!號稱圣靈之尾的巴布魯!
        做了幾十年的底層官員,他終于盼到了自己想要的變化。可惜,這份變化……超過他想象的太多太多。
        “到底發生了什么?!”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