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579章 水面,鏡面
    小竹的腦子完全懵了,手腕上傳來熟悉的冰冷感覺。

    她感覺水面漫過了她的嘴巴和鼻子,肺里也被灌滿了水,根本無法呼吸。

    手腳拼命揮動,她想要發出聲音,但是卻沒有任何人回應,只能看到鏡中的女人慢慢抬起自己的頭,露出那張很難形容出來的臉。

    若是正常情況下,鏡中的女人應該也算是一個美女,可惜的是女人的五官全部被泡腫。

    更詭異的是,女人的臉不斷發生變化,黑發散開,過了一會,竟然讓小竹慢慢覺得熟悉起來,她很恐懼的發現,鏡中女人的五官竟然開始變得和自己一樣了。

    她揮舞雙手,但是卻控制不住身體,水流聲在耳邊響起,小竹覺得自己仿佛被關入了鏡中,身體和女鬼已經調換!

    “救救我!救救我!救……”大口喘氣,但是卻沒有肺里卻沒有進入任何氧氣,小竹在窒息之前,面目猙獰,出自生物的本能,她猛地撞向面前的玻璃鏡子!

    “啪!”

    聲響傳來,血液模糊了眼睛,但是那種窒息的感覺卻消失不見了。

    “小竹!”耳邊傳來阿城的呼喊,女人意識終于清醒起來,她身體搖晃,向后倒去。

    “你怎么了?”男人從后面抱住小竹,血液從額頭滲出,染紅了眼眸。

    “鏡子,鏡子里有人!”小竹抱住阿城的胳膊,指著鏡子大叫。

    洗漱間的鏡子被她撞出裂痕,一塊塊沾染著血的鏡子碎片從墻面上脫落下來。

    阿城抱著小竹,將女人頭發里的玻璃渣打掉,他也被女人剛才的舉動給嚇壞了。

    “不要怕,我在這里,還有我在這里。”阿城扶著女人往后,他意識到這洗漱間有問題。

    水池排水口的黑發好像海草一樣在飄動,水面不斷上漲,慢慢從洗漱池中溢出。

    一滴滴水落在地上,房間里氣氛變得更加恐怕了,靜靜流淌的水流好像是自殺者手持刀具劃破了自己的手腕,滴落在地的不是水,而是血液。

    “我們先離開這里。”阿城抱著小竹,將她強行拖出房間。

    “水管還沒關……”小竹的聲音聽著有些虛弱。

    “顧不上了,等會再找些人一起進來,我先送你去醫院。”本來阿城也沒覺得有多恐怖,但是女人剛才突然發瘋,讓阿城的心一下提了起來。

    他好像是驚弓之鳥,回頭朝衛生間里看的時候,忽然看見,碎裂上鏡子碎片上血跡在蠕動,就像是那種河水里的小蟲子一樣,慢慢匯聚成了幾個字。

    我在鏡子里!她在你懷里!

    猛地看到這幾個字,阿城差點松開抱緊女人的手,他已經意識到這不是一個惡作劇,康復學校里很可能真的發生了什么詭異的事情。

    額頭還在往外滲血,小竹和以前可愛的樣子完全不同,傷口沒有得到任何處理的她看著有些嚇人。

    走廊的燈閃動頻率變快,院方為了能加快孩子康復,墻皮上貼有很多卡通圖片和動物畫片。

    此時在燈光的映照下,光暗變化,導致那些卡通人形變得怪異起來,那一張張笑臉顯得格外驚悚。

    洗漱間里越來越多的水從洗漱池內溢出,里面的水就像是有生命一樣,流出衛生間,跟在阿城腳后。

    阿城沒有察覺,正常人也根本不會想到,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墻壁上的卡通人像上。

    “我第一次發現這東西晚上看這么恐怖,以后要給校長說說,把它們全部給替換掉。”

    剛才在鏡子里出現的幾個字不斷浮現在阿城腦中,他攙扶著低垂著頭的小竹,能感覺到對方身體的柔軟,但是卻感覺不到對方身體的溫度。

    “小竹?”

    他試著喊了一聲,懷中的小竹揚起自己的頭,傷口向兩邊張開,額頭的血順著鼻尖滑過整張臉,看起來非常的猙獰:“阿城,我感覺好累,頭好暈。”

    拉長的語調,還有濃濃的鼻音,就好像女人鼻腔里被灌滿了水一樣。

    曾經深愛的女朋友,現在看著卻有些陌生,這種感覺很難形容的出來。

    “再堅持一下,我這就帶你去看醫生。”阿城輕咬舌尖,女朋友現在這么痛苦,自己竟然會產生想要拋棄她的想法,太不是東西了。

    他加快了腳步,可是走著走著卻發現,康復學校的走廊似乎變長了。

    “我已經走了好一會了……”他心中不詳的感覺愈發濃烈,緊咬牙關,抱著小竹就朝前面狂奔。

    可他剛邁出一步,腳下就好像踩到了什么東西,滑倒在地。

    他和小竹全部摔在地上,回頭看去時,他才發現走廊上不知何時已經被水打濕,一道水流就像是一條帶有劇毒的蛇跟在他身后。

    目光看向更遠的地方,洗漱間旁邊那個單間的門慢慢打開。

    一個低矮的身影在門后出現,她斜倚在門板上,明明燈光沒有那么暗,但是卻看不清楚她的臉,只知道她穿著一件濕透的外衣。

    “雯雯?”

    小女孩出現的單間,正好就是中午女人關雯雯的小屋子。

    阿城正要有進一步的動作,手機突然被人打通,他幾乎是下意識的接通了電話。

    “孩子回學校了嗎?我和校長問了外面很多商戶,他們都說沒看見雯雯,那孩子很可能還在學校里,只不過躲在了某一個地方。”

    打來電話的是王老師,聽到她的聲音,阿城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雯雯就在學校!你們快來!小竹受傷了!”

    “受傷了?好!我馬上到!”電話被急匆匆的掛斷,阿城本來還想再多說兩句。

    他收起手機,可是剛把屏幕移開,他就看到小竹仰著一張臉,用一種很別扭的姿勢看著他:“你在跟誰打電話?”

    “王老師,一會她就帶人過來了。”阿城這個人很謹慎,他發現小竹語氣不對后,沒有再過多詢問對方,剛才看到疑似雯雯的黑影后,也沒有冒然靠近。

    在他看來,先離開這個地方比較好。

    “那個單間我之前已經搜查過了,小女孩明明不在那里,難道那孩子是在跟我們玩捉迷藏?”

    一個智力存在缺陷,腦子不太正常的小女孩,究竟怎么做才能把大人耍的團團轉?

    阿城越想越可怕,他腦海里閃過很早以前看過的一部恐怖片,女主角就是一個外表單純如同孩子,實則活了很長時間的怪人,她每一次被領養,都會打破那個家庭的平靜,甚至讓那個家庭染上一絲血色。

    “這孩子會不會也得有同樣的病?”

    不敢再繼續想下去,阿城拖著小竹沖出長廊,可走到門口的時候才發現,通往外面的門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上了鎖。

    “鑰匙呢?”阿城翻遍口袋都沒有找到鑰匙,他雙手用力晃動房門,直到頭頂的燈光熄滅。

    躲在單間里的低矮身影走了出來,雙手前伸,好像在阻止什么。

    “你別過來!”

    看著那身影在長廊里越跑越快,阿城松開了手,他準備把小竹丟下,然后獨自跳窗離開。

    可奇怪的是,他松開了手,但是小竹的身體仍舊和他貼在一樣。

    那女人的臉緊緊靠在阿城胸口,她揚起了頭:“阿城,你不要我了嗎?”

    血跡在女人臉上蔓延,水滴聲在耳邊響起,阿城也不知道為什么,他感覺女人臉漸漸變得陌生了,那好像是另外一個女人。

    用力將女人的頭撥到一邊,阿城呼吸變得急促,心臟跳的飛快:“你在這等著,我出去叫人!”

    他耳邊的水滴聲并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大,走廊里的低矮身影已經靠近,地上的女人也朝他爬動,頭發粘在手臂上,最終死死抓住了阿城的腿。

    “別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里!”

    ……

    “誰把門給鎖上了?他們兩個找到雯雯了?”一個看起來比較文靜的女人停在教室門口:“打電話也不接,該不會是人沒找到,偷偷跑了吧?”

    從話語中能聽出女人對學校其他老師的不滿。

    取出鑰匙,打開房門,地面上滿是水漬。

    “發生了什么?”女人在門口停了一段時間,打開手機自帶的燈光:“小城那個電話里說李雪竹受傷了,他們兩個在學校里找孩子,怎么會把自己給弄傷?這里還有第三個人?”

    她伸手按向廊燈開關,但廊燈卻好像壞掉了一樣,根本打不開。

    躡手躡腳的往前走了幾步,女人舉起手機,亮光穿過長廊,她看見洗漱間的門是開著的,有一個個子不高的小女孩正站在鏡子前面。

    這孩子踮起雙腳,把手伸進水池里,好像在撈什么東西。

    過了一會,更讓女人驚訝的事情出現了。

    女孩把自己的頭也伸向洗漱池,將整張臉埋了進去。

    “雯雯?”

    女人看那孩子的背影覺得眼熟,她偷偷朝洗漱間靠近。

    “這孩子想干什么?”

    地上有積水,再小心還是會發出聲音,等女人走到洗漱間門口時她才看到。

    碎裂的鏡子里此時正站著身體浮腫的怪物,她穿著一件血跡斑斑的外衣,一雙手按住了女孩的后腦勺。

    “她想淹死這女孩?!”

    關鍵時刻,理智戰勝了恐懼,女人沖進洗漱間準備將那個女孩給救下來。

    見女人沖進來,鏡中怪人覺得很意外。

    就在女人剛才站立的地方,黑發像水草一樣蔓延,如果那女的之前轉身逃跑,就會一頭撞進黑發編織的大網當中。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