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我要上頭條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求神》
    這場戲,蘇昱特意拍了兩個版本。

    當然,他只會用一個版本,那就是唐伯虎被武僧踢飛出去的版本。

    唐伯虎和秋香對唱《求神》,蘇昱是不會剪輯到正片里,這和故事設定是不符合的。

    畢竟,《求神》這首歌,算是一首打情罵俏的歌曲。

    《花田喜事》的高柏飛和白雪仙,可以在寺廟里一起唱《求神》,那是因為他們郎有情妾有意,當然是通過歌曲來打情罵俏。

    但唐伯虎和秋香可不一樣,在這個時期里,秋香可是把唐伯虎當作紈绔子弟,對他可是沒有好感,怎么可能和他一起唱歌,哪怕這是一部無厘頭風格,但也是要講一點邏輯的。

    如果秋香現在就對唐伯虎有好感的話,那唐伯虎后面也不需要到華府做書童了,后面的故事也就沒有辦法繼續演下去了。

    所以,如果蘇昱改變了這段劇情的話,就表示整部電影的故事都要重新設定,相當于劇本要重新寫了,這就不是《唐伯虎點秋香》,只是一部名字相同的電影而已。

    他非常喜歡《唐伯虎點秋香》這部電影的,當然是不會隨意修改劇本,更不會讓這部電影變得面目全非,還是會保留所有劇情。

    而蘇昱明明知道這一點,還要拍兩個版本,倒也不是浪費時間。

    在正片中,他會采用第一個版本,也就是唐伯虎剛剛唱出《求神》,就被一腳踢飛,而另外一個版本,唐伯虎和秋香一起唱《求神》,他則是會剪輯成彩蛋,在電影結尾后播放,算是給影迷的一個驚喜。

    開機后,蘇昱出演的唐伯虎,走進寺廟里,看到秋香在拜神后,便喔了幾聲后,讓自己開聲,然后才走到秋香旁邊,跪在她的身邊。

    精彩之處,都還沒有開始,其他人都快要忍不住笑。

    不知道為什么,此時的蘇昱就好像自帶笑點一樣,都還沒有說臺詞,就已經讓人忍俊不住,仿佛一舉一動,都會點中每個人的笑穴。

    當然,作為一個喜劇演員,他是非常成功,每個細胞都帶著笑點。

    “咦,小姐拜神啊?好的,拜得神多自有神庇佑呀。我來!”

    然后,唐伯虎撿起掉在地上的簽條,拿著簽條,搖頭晃腦起來,還帶著讓人忍俊不住的笑容,一種可愛又有一點賤賤的笑容,實在是讓很多人都忍不住。

    沒有任何配音,單單是動作表演,就已經到了讓人忍俊不住的程度。

    “求神……”

    蘇昱演的唐伯虎,剛剛唱出這兩個字,臉色就是一變。

    鏡頭一轉,一個武僧飛奔過來,隨后一個回旋踢,把唐伯虎踢飛出去,直接踢出寺廟。

    這場戲,主要都在唐伯虎的身上,只要他演的沒有問題,其他就不會有問題了。

    因此,這場戲很快就拍好了,接下來就要拍另外一個版本。

    為了防止憋不住爆笑,而影響到演員的發揮,現場只要沒有出現在鏡頭的成員都戴了口罩,這樣笑的時候也不會太夸張。

    要不然,演員在演戲,工作人員卻是先忍不住笑場的話,那豈不是成為了笑話,也會影響到演員,餓戴著口罩的話,至少笑的時候,不會那么容易發現,也就不會影響到演員。

    沒有辦法,蘇昱拍喜劇電影,特別是他自己演的話,好像就自帶笑點,一個小小的動作,一句普通的臺詞,就已經讓人忍不住笑出來。

    渾身都是笑點,光是看到他就想笑,這是所有人對他的印象。

    如果是一個喜劇演員的話,做到這一點,當然是非常成功,也代表著這個喜劇演員的喜劇印象,讓觀眾記憶深刻,才會一見到他就想笑。

    但蘇昱做到的不僅僅是這一點,他在演喜劇的時候,可以做到讓人一見到他,就忍俊不住。

    而在拍非喜劇內容的時候,卻是可以正經到讓人沒有半點笑容,而是完全被劇中故事所感染,觀眾的情緒隨角色的情緒而波動。

    這一點,更是演員的最大成果,蘇昱可以做好喜劇演員,同時還可以演其他戲,而不會讓人覺得違和。

    演喜劇,可以讓觀眾開懷大笑,而演非喜劇的話,也可以讓觀眾印象深刻。

    這就是蘇昱的成功之處,也是每一個演員所追求的境界,可以做到這一點的演員并不多,大多數演員都會被一類角色所束縛,形象早就被定位,很少有演員可以適合不同類型的電影和角色。

    而他則是什么角色都可以演,并且都可以演,還不會讓觀眾覺得違和,只會覺得他天生就是適合這個角色,這個角色非他莫屬。

    求神求神求親友求求媒人求觀音兼職愛神

    同小姐你成為情人芳心即刻過敏

    ……

    蘇昱拿著簽條,開始唱了起來。

    這一次,當然是不會有武僧出現,而是李詩玥飾演的秋香,開始唱了起來。

    書生真系過份出口得罪我神

    講笑搵第二個笨你話成親系要搵鬼襯

    ……

    李詩玥只是一個演員,并不是一個專業的歌手,她唱歌的水平,只是普通人的水準,當然不能算是多好。

    但勝在她的聲音好聽,她唱歌的聲音,會讓人酥到骨頭里。

    這么好聽的聲音,唱功不唱功,就已經不重要了。

    更何況,這本來就是彩蛋的內容,也不需要追求什么唱功,可以讓觀眾喜歡看就行了,蘇昱也就沒有特別高的要求。

    小姐你罵人夠道行書生咁巧不是人

    畜生突然覺頭暈等你充電至有癮

    書生真系無幸專登出來拜神

    撞鬼撞著你快投胎去冤鬼鎮

    小姐為何笑吟吟當然碰到心上人

    天仙下凡教壞人睇得我心動腳震震

    蠢得好過分你盞得個恨

    話明愿嫁因乜解究變咗心

    話明系靚女講笑至誓愿因乜你都信

    明明扮天真你又實在唔笨

    我系夠天真睥你偷訛拐騙亦系緣份

    ……

    當這一段表演完后,現場的所有人都鼓起掌來。

    在演完后,李詩玥也是松了一口氣,她之前也有一點緊張,她演戲很在行,可唱歌就不一定了,生怕會唱得不好。

    看完回放后,李詩玥就問道:“后期需要再錄音嗎?還是再找歌手來唱?”

    蘇昱卻是覺得很滿意,直接說道:“不需要,后面加上配樂就行了。”

    平心而論,他覺得李詩玥的表現已經很好了,一邊演戲一邊唱歌,這已經足夠好了,加上這本來就是一個彩蛋而已,保證可以給觀眾帶來驚喜就可以了,再苛刻也沒有什么意義。

    可以這樣說,李詩玥的表現,已經讓蘇昱感到驚喜。

    之前,他也很擔心李詩玥會和王佳欣一樣,演戲厲害,唱歌卻是不行,如果她也是五音不全,唱歌跑調的話,那還真需要找一個歌手來錄這首歌。

    但李詩玥的唱功和技巧,雖然比不上專業的歌手,但聲線不錯,也沒有跑調,這就已經足以了。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