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上門女婿 > 第九百三十三章 談妥
    韓東一時沒接兩人話題,思索著接下來該如何表達。

    一個滑雪場,看聊天的氛圍,涂青山出錢應當問題不大。那剩下的問題就是經營管理及股份方面。

    前者好辦,涂青山投資風格素來不喜歡抓公司管理方面的權利。主要看涂青山的意思,最多給他跟關新月留個百分之十的股份……

    似乎不出錢能拿這么多不少,一個滑雪場的合同也比較容易簽。

    是關系到以后。

    自己若現在就被牽著鼻子走,等后續再談其它項目的投資,還有何資本來談!滑雪場項目他淪為打工者,雪山公園,游樂場,冰晶城……他是不是一樣要打工。

    那這樣的話,他還不如回東陽做好振威的董事長。

    沉著中,涂青山道:“小韓,普陽事務所是你媳婦的對么?”

    韓東稍驚訝,普陽就是律所的注冊名字。

    “談不上。”

    “謙虛了啊,舟行都說律所的事你媳婦做主。”

    韓東腦子轉的很快,已猜到點涂青山突然提這個的目的。估計是看出律所潛力,想找古舟行參股,被對方打太極轉移到了自個媳婦身上。

    也不算打太極,新的投資合同簽署后,妻子確實坐穩了總裁位置,是有權利引資……

    “你幫我打聲招呼啊,我一定要投一些。”

    韓東笑笑:“行,我等下就打電話給她,或者找機會,帶她來拜訪您。”

    “那記著這個事兒,我隨時有時間。”

    涂青山樂呵呵的,不免感慨:“舟行這次投資厲害了,不但做出來一家未來不可估量的律所,連帶著把東泰也給收歸麾下。這兩家企業要是流量共享,打通,短時間在國內絕對舉足輕重,變成真正的獨角獸。”

    “可惜,他之前還找我商量過讓共同出資,走眼了!”

    “涂叔叔,不談這個吧,太敏感。”

    涂青山略有深意:“敏感不怕,關鍵看背后有誰……”

    韓東點頭繞開這些:“涂叔叔,海城投資的事我仔細想了想,還是覺得讓您出太多不合適。”

    “沒什么不合適的。你經手,再多一倍我也會投。”

    關新月玩笑:“涂總,您要是實在錢多,新通源項目咱們還能再商量商量,我讓一些。”

    “小關,這我跟你男人的事,你得靠邊,給小韓留點臉面。不然,我不知道你們倆誰當家了!”

    關新月臉騰的發熱,低聲:“涂總,別亂開玩笑……”

    韓東倒對這些免疫:“涂叔叔,我找人算過,項目從起步到廣告營銷,大概是四十多億。我跟新月投進去了部分,再撤出來沒有必要。您看這樣好吧,剩下的資金您補,我們倆也留一些股份。”

    “該管理,該協調的關系,我來辦。具體的合同,按照出資比例來……”

    涂青山笑:“那你有點劃不來。”

    韓東搖頭直言:“項目是我想做,應當費心。只要能把項目做好,能吸引游客,就不愁有人愿意投,主動投后面的。到那時,一家滑雪場的占股比例,反沒那么重要了。”

    “當然了,所有事都是兩面性的。假若虧損,失敗。涂叔叔您也少點損失,大家一塊承擔。”

    涂青山頷首贊同,看著年輕人那雙毫不遮掩野心的眼睛,欣賞:“你意思是,只要把滑雪場做好,后續投資選擇性就多了,你談判的砝碼也更大。屆時我投不投,不再有影響。”

    “小韓,跟我說說。你哪來的信心,一定能做好!”

    韓東不直接答:“涂叔叔覺得我可以做好,我當然有信心。您肯投,難道不是認為我可以做好么。”

    涂青山錯愕,接連笑個不停,極爽朗道:“行,聽你的,按你說的來。”

    韓東舒了口氣:“那我明天就讓人把相關資料跟合同送您公司了!”

    “可以。”

    涂青山應著,抬手看了眼腕表:“真快,都五點了。你們倆今天誰也不準走,我做東,請你們吃飯。”

    韓東自無不可:“那您破費了。”

    涂青山起身:“我找幾個朋友一塊。龍淵閣,六點過去不遲,先走一步。”

    應酬著,將涂青山送走。

    關新月明顯也松懈許多,談判順利在預料中,畢竟涂青山之前就有投資意向,忌憚的無非是當地環境。預料外的是他會請自己跟韓東吃飯,顯然,他口中的朋友,必然沒一個是普通人物。

    讓自己跟韓東參加,是真正的認同。

    “東子,涂總挺欣賞你的,怎么不趁機再要一筆錢?”

    韓東知道她指振威,敲了敲頭部:“沒有精力,我現在全部心思都是海城,頭疼。”

    “有錢了還頭疼,哪疼啊?”

    關新月玩笑般芊芊五指落在了韓東太陽穴上,軟軟的指肚,溫潤溫和。

    天海溫度高,這里溫度更高。

    韓東鼻端縈繞著香味,手肘不經意間碰到了她胸口,讓人沉迷的觸感又如同電流般遍及全身。他條件反射的退步:“不早啦,咱們這就去龍淵閣。”

    “你外套穿上,外面溫度低……”

    關新月輕笑,掃了一眼。回房先穿外套,把韓東的順手也拿來遞了過去。

    見他抬步就走,眼睛又彎了彎:“走慢一些,哪有你這么沒風度的,我穿著高跟鞋呢。還有等下吃飯,你盡量少喝酒,我來……”

    “為什么?”

    “有人喜歡灌酒,又必須得喝一些,更喜歡灌女人。我醉了沒關系,你不能醉。”

    一句話,讓韓東放緩了腳步:“一定把你安全送回酒店,不至于讓你在路上睡著。”

    關新月按下電梯門,轉頭:“那我就可以放心喝了。”

    韓東多看了她一眼:“你以前跟人應酬也是提前找好救兵?”

    “應酬多了,總免不了會碰到一些無聊的。不提前找個比較信任的人跟著,說不定醒來都不知道自己睡在哪了!做女人,什么都麻煩……”

    “說做美女麻煩更準確點。”

    “我美嘛?”

    “美,全國最美的女老總。”

    韓東避開她目光,佯低頭翻著手機。他喜歡跟關新月相處,一塊工作,無話不談。

    可有時終究會生忌諱,內疚等負面情緒。

    不明不白的相處,他還是比較難適應。矛盾,想親近而又想保持距離。

    偏,慢慢的,越陷越深,難以抽身。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