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上門女婿 > 第四百二十五章 質詢
    吃過飯,回去臥室。

    韓東擺弄著自己手機,趁著她洗澡的當口,不斷在思考,等會怎么跟她提及振威的事兒。

    他明知道這筆錢給了岳父,恐怕也無濟于事,卻總歸是心里的一根刺。

    幾分鐘左右,夏夢裹著浴袍從浴室里探出來了半個身子,邊擦頭發邊抬起了頭:“老公,過來。”

    “怎么了?”

    韓東穿著拖鞋,好奇往前。

    “洗澡啊,你自己能洗么?我幫你。”

    “你幫我……”

    “趕緊脫衣服,水還熱著。”

    “這,有點不太好意思……”

    夏夢就見不得他滿臉不正經的時候,反一本正經的說話。

    臉唰的有些通紅,伸手去解男人皮帶:“到底洗不洗。”

    “別急,別急,我自己來。”

    夏夢停頓動作,轉而在他腰間擰了下:“你給我閉嘴。”

    韓東不再逗她,老老實實脫了衣服。

    夏夢努力裝作自然,不經意又低垂著視線不太敢直接去看。掩飾著心理狀況,語速正常:“把右手抬起來,別沾上水。”

    韓東最擅長的就是配合,她說什么,全依言照做,倒也沒多余的調侃跟玩笑。

    他認為這是個很正經的事,且女人的小心翼翼,摒棄了他亂糟糟的雜念。

    她應該是沒做過這些事情,笨拙,僵硬,事倍功半。但,最為美妙。

    不知道誰先止了話頭,浴室中只剩下水珠砸在地上發出來的聲音。

    像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控制著,夏夢從后輕輕摟住了男人。

    浴巾被打濕,頭頂適宜的溫度一圈圈籠罩著。

    夏夢微閉著眼睛,臉貼在了男人因紋身而顯得格外粗糙的肌膚上。

    初見猙獰恐怖的紋身,習以為常下,便不覺其它。

    噴淋被韓東隨手關掉,轉過了身體。

    他有點惱怒右手纏著的紗布,讓人連做一些基本的動作都顯得十分別扭。

    夏夢浴袍完完整整被水浸透,隨時都要墜落。注意到了韓東纏著紗布的右手,理智,讓她推了推男人胸口,想從這種格外微妙的氣氛中抽離……

    可,隨即,就又被重重扯了回去。

    浴巾,也在這時,不經意完全滑落,墜在地上。

    一條手臂,力量大到讓人難以掙脫。

    “今天不行……嗚,小心……”

    韓東根本顧忌不到自己傷口,只微微察覺到女人抗拒后,暫緩了所有動作。

    夏夢隨手又扯過一條干浴巾遮住了身體:“別搗亂,等你傷好了再說……”

    韓東實在是沒了思考能力,傻乎乎的點頭,看著她逃一般離開。

    而后,不禁想笑。

    今個本來也沒打算做什么,只不過跟她在一塊,有時總在預料外。

    ……

    夏夢對于男人乍起的熱情有點怕了,等他吹干頭發回到床上,自覺往床角處靠了靠。

    韓東心思未褪,不留余地往前逼近。

    夏夢已經打定了主意,拿著枕頭擋住,氣笑了:“你離我遠點,別逼我睡沙發!”

    “我又不怎么著你,碰一下都不行了。”

    “少來這套……你上次也說就碰一下……有些當,上一次就夠了。”

    見她態度堅持,韓東在離她一尺左右的距離,沒力氣靠坐在了床頭。

    夏夢在兩人中間又塞了個枕頭,這才瞥了一眼:“早點休息,這幾天事情太多。”

    “哪睡得著。某些人是管殺不管埋,明明先主動撩我……”

    夏夢理虧:“那你想怎么樣。先說好,今天肯定不行,明天后天也不行……”

    “要不……”

    夏夢聞其言而知其意,抱著被子就準備下床。

    韓東郁悶投降:“別,睡覺,現在就睡。”

    夏夢抬手關燈:“這還差不多。又不是明天生死離別,一天都忍不了。”

    說罷,側身拿過手機,調暗了燈光。

    “天天看什么呢?”

    “新聞,還有一些資料……以前愛看紙質的,現在才發現,手機要方便的多。對了老公,我的快沒電了,你手機給我玩一下……”

    “我的也沒電了。”

    夏夢壓根不廢話,側身就把放置在另一邊的男人手機拿了過來。

    “密碼多少?”

    韓東一個頭兩個大,告知密碼的同時,亂扯話題,妄圖分散夏夢的注意力。

    女人,很多事情上都是偵探,尤其夏夢,更是女人中的翹楚。

    韓東手機里倒沒什么秘密,關鍵,一些忘記刪的通話記錄,微信聊天記錄,甚至網頁瀏覽記錄都太明顯了點。

    他是沒異心,難保夏夢看了沒異常。

    “對了媳婦,要不咱們把你爸的那筆錢還給他吧!”

    夏夢翻動著手機:“不還,突然說這個干嘛。”

    “他最近好像用錢的地方比較多。”

    “咱們用錢也多,再說他還欠著咱媽,你憑什么要還給他。拿不出來,以債抵債也說的過去,他欠咱媽可不止八千萬!”

    “這不是一回事。”

    “我覺得是一回事。你別給我打岔,這號碼誰的,我看你通訊記錄上打過很多次……還有,你跟關新月走的這么近?連發個朋友圈她都每條必回……”

    “你這人擺明了心里有鬼,通訊錄上從來都不存任何人的名字。”

    “這個誰的?”

    “我表妹陳羽佳……”

    “這個呢?這個我好像記得,沈冰云的。”

    “還有個白雅蘭的號碼,是多少來著……”

    韓東被她幾句話問的張口結舌,無言以對。實在沒轍:“把你手機給我,挨個跟我解釋一遍,我看你能不能連吃頓飯都記得。”

    夏夢不屑道:“我還真不怕你看。想看什么,我幫你找。”

    韓東潰敗,索性也不理了,拉過被子便睡。

    夏夢隔著被子輕踢了一腳,又追問幾句沒得到回應,再看下去也就沒了意思。

    她其實知道很多事都是兩人好之前發生的,舊事重提,無非是提醒一下男人讓他注意分寸。

    打定主意相伴一生的人,夏夢遠遠做不到跟以前般視若無睹。

    相反,她每每想起來這些,簡直后悔到不行,后悔自己因為邱玉平,屢次三番的跟韓東產生矛盾。否則也不至于落到如今這些明明膈應,又挑不出他半點錯處的尷尬處境。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