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94 小癟三
    關于合作的詳細內容,是秦澤和蘇鈺接下來半個月里的重點工作。王子衿也有參與,學習性質多于幫忙。

    商業合作的細則,大綱由秦澤和蘇鈺制定,十幾個合作公司的高層從旁協助,最后再由法務修改。確認無誤后,簽合約。

    同行既是冤家,又是天然的合作伙伴,取決于市場有多大。

    vr技術的前景非常廣闊,任何人即便想吃獨食,也吃不下,不如資源共享,組成同盟,這樣的好處是將來如果進軍海外,也不會出現各方面捉襟見肘的尷尬情況。

    秦澤現在的資產、身價,多一百億少一百億,已經完全沒有影響。一個商人到商業大梟雄的轉變,是心態的轉變,商人想著賺錢,大佬想的是占領市場。

    杰克馬雖然整天瞎嗶嗶的忽悠,但他的一些很對,當商人走到一定程度后,追求的不該是錢,而是別的東西,比如影響力。

    老馬厲害之處也不是錢,而是他的影響力。多少人靠他活著,多少人需要他?

    當達到這種程度后,就能一定程度上得到上頭的尊重。反之,錢再多,比如秦澤這樣的,他起高樓,他樓塌了,對社會,對百姓,幾乎沒什么影響。

    所以一個二代就敢蔑視他。

    如果一味的想著賺錢,而不提升自己的影響力,那他永遠只是個二流商人。

    這個道理秦澤最近才想明白,突然就理解系統發布任務組建集團的原因了。

    這一次他綁了這么多企業上船,當大家投入了資金,利益就開始捆綁,屆時秦澤遇到點麻煩,就不再是孤軍奮戰。

    不過,倘若遇到像王子衿這樣的頂級紅二三代,這點關系網是不夠的。

    而很不巧,那個黃魏就是王子衿這個層次的,聽說他家正“得寵”來著。

    如果被對方拿到核心技術(雖然秦澤瞧不上這種初級圖紙),然后把他踢出局,同樣不會造成太大的損失和社會影響。

    “好累啊。”

    休息時間到了,蘇鈺伸展小纖腰,頤指氣使:“王子衿,給我倒杯水。”

    王子衿鳥都不鳥她。

    “我幫你。”秦澤立刻道。

    “有你什么事,你是老板不狗腿。”王子衿瞪他一眼。

    “主要是想幫子衿姐倒杯水。”秦澤屁顛顛的跑飲水機倒了三杯水。

    蘇鈺板著臉:“不喝。”

    語氣似乎有點不高興。

    “甜。”王子衿抿一口,抬杠。

    秦澤嘆口氣,懷疑自己組建集團看后宮撕逼,真的能穩坐釣魚臺么?會不會是他四面討好修補,最后反而落個里外不是人?

    趕緊岔開話題:“蘇鈺,等國內銷量穩住之后,我準備把游戲眼罩賣到日本去。找個代理公司什么的,你有這方面的經驗么。”

    蘇鈺:“沒有,但可以委托別人。這么急開拓日本市場?還不知道那邊歡不歡迎這種游戲機。”

    肯定歡迎啊,我親自試玩過的,特刺激。

    盡管恨不得把島國的鈔票都摟在懷里,但最終還是選擇和島國人合作。一來沒精力沒人力開拓島國市場,二來遇到麻煩事,有島國自己人去幫著解決,一舉兩得。

    接下來只要把系統那個“下流”的gong口游戲制作出來,就能在島國賺一波快錢。

    ......

    難得又一個周末,手頭上的事情基本搞定,蘇鈺覺得精疲力盡,都懶得糾纏秦澤了,周末準備窩在家里睡覺。

    王子衿原本也想賴在家里當咸魚,但閑下來后,突然想起今年秦澤生日是在米國過的,她這個正牌女友,都沒給她過生日。

    于是王子衿提議要出去浪一下,女人似乎對生日特別重視,渴望有人能在生日時給自己驚喜,源于她們的虛榮心。

    呵,女人。

    男人就不太鳥生日這種東西,請好哥們搓一頓便是極限,囊中羞澀些的,搓一頓都免了。

    秦澤說出去浪什么啊,家里浪不一樣么,姐姐不在家,咱們就算像海草那樣在浪花里舞蹈都沒人管。

    一邊浪還能一邊高喊:還艸還艸.....

    但王子衿不管,就要出去浪。

    逛街、吃飯、買禮物,看電影,說是慶祝,其實是約會吧,頂多就是為秦澤買了一條領帶。

    看完電影,時間下午四點,他們騎著共享單車在陸家嘴瞎幾把逛。秦澤戴了口罩和墨鏡,倒是沒人能認出他。

    他跟在王子衿身后,看著她蹬著腳踏車,腰子一扭一扭,如扶風弱柳,發絲在風中飛揚。

    王子衿蹬著共享單車到黃浦江邊,把車停路邊,搓著凍僵的小手,揉了揉發紅的鼻頭,說我們去吹吹風。

    “傻吧你,這么冷還去江邊。”秦澤把她兩只小手攏在手心,呵一口熱氣,搓著:“手這么涼,都搓不熱。冷不冷?”

    “冷!”王子衿享受著男友的愛護,用力啄腦袋。

    秦澤把她的兩只小手往褲襠里塞:“沒事,讓你見識一下捂檔派的熱度和硬度。”

    “撲哧....”王子衿慌忙抽回小手,氣笑了,追著他一頓打:“好歹資產快上千億了,一點都不正經。”

    “哇,開始嫌棄我了?”跑到黃浦江邊,秦澤轉身,張開懷抱,王子衿恰好在撞入他懷里,嚶嚀一聲。

    她倚在秦澤懷里,眺望一江濁水,船只悠悠而過,文青病犯了:“哈,姑奶奶一劍斷江,縱橫江湖,人人敬畏,不料碰到你這個江湖小癟三,馬失前蹄,一世英名毀于一旦,無奈藏劍深山,從此淡掃蛾眉,洗手作羹湯。”

    秦澤:“呸,你下面都不會。”

    王子衿打他一下,瞪著他,突然又笑了。

    小癟三有小癟三的好,王子衿是受不了吵鬧和冷戰的人,心里脆弱的宛如孩子,每次身邊有人吵架,她都會心煩意亂,變的暴躁。

    文質彬彬的紳士在她這里沒有任何市場。小癟三雖然經常口花花,但和他在一起就是開心,毫無道理的就會笑起來。

    緊緊抱著馬力十足讓她又愛又恨的強壯虎腰,輕聲道:“阿澤,你要一輩子對我好啊。”

    這個時候我應該哼首歌.....

    秦澤這么想著,左顧右盼一下,偷偷摘下口罩,低頭吻住她的紅唇,冰冰涼涼的,吐著幽幽的芬芳。

    冬天黑的很快,在外面吃完飯,秦澤開始期待今晚的活(sai yun)動。

    他能讓王子衿垂淚到天明。

    “我們找個酒店吧。”站在路邊打車時,王子衿下意識的說。

    “姐姐今天不在家啊。”秦澤茫然道。

    王子衿一怔,是哦,嚶嚶怪不在家啊,我慫什么。

    什么時候,就產生了啪啪要去酒店的心理陰影?

    王子衿為自己這個正牌女友的遭遇難過起來,差點潸然淚下。

    .......

    第二天是周末,王子衿到中午才起來,頂著兩個黑眼圈,醒來時房間空無一人,她披上浴袍走到客廳,秦澤正在擺弄飯菜,聽到動靜,抬頭看來:“正要叫你呢,酒店的飯菜還不錯。吃完洗個澡,我們回家。”

    王子衿懨懨道:“累,不想吃,還想睡。”

    蘇鈺要在這里,肯定會對她的話感同身受,并抹一把辛酸淚。

    關于男朋友雄風太振這件事,王子衿偷偷上網查了,大部分都說年輕人都那樣,時間長了腎水不足,馬力自然減弱。

    但王子衿發現自己的遭遇和網上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總結一下,大部分現象是年輕人火氣旺,巭孬也要夯昆。

    靠的是數量取勝。

    她家男人不是這樣,她男人是勥昆烎菿奣。

    哎呦,老娘的腰啊。

    “別睡了,越睡越累的。”秦澤招招手:“不吃就涼了。”

    王子衿悶悶的坐在桌邊,還是沒胃口。

    秦澤打趣道:“還不濟事了吧,講真,我昨晚最多五成功力。”

    “你還說!!”

    王子衿拿筷子猛敲他頭,氣鼓鼓。

    不得不承認,她運氣真好,這輩子就一個男人,居然讓她找到了一個人形泰迪,人形永動機。

    “你這個是不是病啊,要不要去醫院看看。”王子衿郁悶道。

    “你妹哦,你聽說過有這種病的?”秦澤怒道:“這是天賦異稟。”

    王子衿整個人趴在桌上,呻吟兩聲:“哪有你這樣的,我受不了啦。”

    秦澤眉飛色舞:“叫爸爸,叫爸爸我下次就手下留情。”

    王子衿斜他一眼:“你干女兒是不是很多,都做了誰的干爹啊。”

    秦澤擺擺手:“沒有沒有,我喜歡女兒,但干女兒這種事我是做不到的,我又不是禽獸。”

    王子衿氣的想撕了他。

    小癟三也有小癟三的壞處,你永遠皮不過他。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