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65 天字號花瓶的心機
    Σ(っ°Д°;)っ

    影帝竟然不是我?!

    喂喂,是不是拿錯題詞卡了?

    黑幕吧,這絕對黑幕吧,我可是嗑過高級演技精通的。難道我嗑的是假技能書么。

    姐姐都能拿影后,為什么我不是影帝,光腚光腚,我要舉報金馬獎和張耀有骯臟的py交易。

    此時此刻,秦澤內心戲爆炸。

    可直到張耀滿臉激動的在掌聲中離席,一路與相熟的藝人握手,而后登臺,秦澤終于排除主持人拿錯題詞卡的猜測。

    “那個,可能是拿的獎有點多了。”秦寶寶尷尬道:“大話西游拿的獎太多了,評委團肯定有平衡獎項的心理,總不能所有好獎都讓我們拿,就算公正權威,也是相對而言。”

    這個道理秦澤懂,畢竟給了秦寶寶影后,以及那么多其他獎,最佳導演和最佳女主角都給他們了,金馬獎分量最重四大獎占了一半,再給秦澤影帝就說不過去了,別人也會有怨言。

    再加上秦澤只是半個圈內人,這個道理早該想明白的,可是影帝誒,國內娛樂圈最大的殊榮,秦澤心態再穩,難免也會憧憬一下。

    “道理我都懂,就是臉皮有點燒。”秦澤默默捂臉:“剛才的逼就當我沒裝過好不好,就算咱們是親姐弟,我也會尷尬的。”

    “me too”秦寶寶難得的沒嘲笑弟弟,拍拍他肩膀:“姐姐也尷尬,金馬獎而已,沒什么大不了,今日的你它愛答不理,明天的你它高攀不起。”

    秦澤:“......謝謝姐姐。”

    被你這么一說,我突然有種自己是吊絲的既視感。

    登臺領獎的張耀非常興奮,捧著獎杯,慣例感謝評委,然后說一些自己的經歷和拍電影時的辛苦歷程。話鋒一轉,目光投向秦澤方向:“現在捧著獎杯,站在這臺上,我有種虛幻的錯覺,大家都知道我被提名很多次了,但在最后揭曉時,我一直覺得這次金馬獎會是秦澤秦總。”

    眾人忍不住瞄向秦澤,確實,在知道秦澤入圍最佳男主角后,很多人都這么認為。包括寶島本土的不少明星。

    而在名單揭幕前,經驗豐富的老人已經知道秦澤與影帝無緣,因為四大獎中的一半歸了天方,出于平衡的考慮,評委不太可能再把影帝頒給秦澤。

    而《大話西游》拿了這么多獎項,誰還能說金馬獎不權威公正?

    不過張耀這話說出來,秦澤和一部分在他面前篤定說他能拿獎的明星就尷尬了。

    “大話西游我看了,非常精彩,我相信秦總的演技是應該被肯定的,這次的獎我先拿了,希望明年有機會做頒獎人的時候,能再看到秦總。”張耀以老前輩的語氣說出這番話。

    他自得意滿,春風得意。

    秦寶寶皺了皺眉,嘀咕道:“瞧,多得意。”

    秦澤面帶微笑:“人家的話說的沒毛病,挑不出錯。”

    心里自然不爽,你得獎就得獎,扯上我干嘛。

    拿軟釘子刺我一下。

    這副勝利者的姿態做給誰看。

    下一個獎是最佳影片獎,最后一個重量獎項。大話西游在入圍作品中,但沒獲獎,意料之中,提名也是變相的一種肯定,最后被一部臺灣本土的電影奪了獎。

    導演上臺發表的獲獎感言很有意思:“有一種劇本叫案頭本,就是說它寫出來,永遠不可能出書、拍電影,只能擺在案頭。《菩提血》就是這樣一種劇本,它一部不正向的電影,在這個提倡正能量的時代,它沒能在大陸上映。但我覺得,揭露一些社會的黑暗,才能警醒世人,才會有進步。”

    《菩提血》的主題是揭露政商勾結,它票房不算高,但內涵絕對高,備受文藝片狂熱粉的金馬評委喜愛。

    而這部榮獲最佳影片獎的電影,在場幾乎所有大陸明星都沒看過。

    秦澤默默記下影片名字,回頭讓人找一找槍版片源。

    之所以覺得他的獲獎感言有意思,是因為這位導演的話中要表達想法,秦澤比較認同。這個社會是需要正能量,好好改善風氣。

    但有句話叫做“上頭的意思永遠是好的,下面的人永遠在畫蛇添足”。

    現如今,很多“下面的人”對提倡正能量的理解其實偏了,他們提倡正能量的方法,就是封殺。但凡稍微有點負能量的人或東西,封殺封殺封殺。

    就好比地主家的傻兒子對百姓們說:笑,都給我,都特么給我笑。

    不允許哭。

    但他們忘記了,這個世界永遠是光和暗共存。

    過猶不及之后,表現出來的現象,用正經的成語形容: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比如這部《菩提血》,不讓它上映,政商勾結就不存在了么?

    這不是掩耳盜鈴是什么。

    負能量過重的東西,當然應該封殺,但能引人深思的東西,即便夾雜著負能量,也是在警醒和披露,并不該被封殺。

    在導演發表獲獎感言時,秦寶寶把獎杯丟給弟弟,提著裙子上廁所去了。

    整個頒獎典禮期間,不斷有人離席又返回,只是觀眾永遠不可能看到這一幕,熒幕上展露出的鏡頭,永遠是一群人安安分分的坐在席位上等待頒獎。

    秦寶寶其實不是很急,但她知道,如果等頒獎典禮結束再來,正如秦澤所言,女廁所就會很擠,趁著大家專心看頒獎時出來上一趟廁所,待會兒她就可以避開高峰期。

    在人滿為患的中國,在從小生在滬市的她而言,高峰期是很可怕的一個詞兒。

    穿禮服上廁所對女人來說是很麻煩的事兒,裙子太華麗或裙擺太長,撩起來就吃力,而且上廁所也不可能有人幫你撩裙子。

    禮服、旗袍、連衣褲號稱廁所三大殺手。

    其中連衣褲最可怕,上廁所和洗澡似的,要脫衣服,而不是脫褲子。

    馬桶邊有淺淺的一層煙灰,女明星里也有不少煙鬼,秦寶寶可累了,盡量的抬高裙擺,不讓煙灰沾在上面,還是短裙好,各種方便,老弟還喜歡。

    踩著高跟鞋離開廁所,正要洗手,聽見對門的男廁所傳來談話聲:“張哥,恭喜恭喜,影帝實至名歸。”

    “這次有點險,我還以為秦澤和得獎。”

    “嗨,他資歷太淺,再厲害也只是個新人,得影帝,不怕燙手么。”

    “是啊,虛驚一場。好多人都說他可能得影帝呢,呵呵。”張耀對秦澤的忌憚和敵意,以及緊張的心情,此時終于松下來。

    兩人說話聲不大,聊聊幾句就轉到別的話題,只是秦寶寶恰好出來,給聽到了。

    張耀和同伴出來時,看見男女廁之間,在那里玩弄自己手指上的粉色油蔻。

    兩人相視一眼,有點尷尬,不知道剛才的話有沒有被她聽去。

    誰知秦寶寶嫣然一笑,朝張耀點點頭,很友善的語氣:“恭喜了,影帝。”

    張耀也露出笑容:“同喜同喜,我們算是同一屆影帝影后,緣分。”

    心里松口氣,看來剛才那段話,她并沒有聽到,或者聽到了,但假裝沒聽到,這樣也好,張耀也可以假裝自己沒說過,還是朋友。

    但他低估了女人的小氣,秦寶寶可以無視那些說自己狐媚子、不要臉的壞話,但不能容忍有人說她弟弟。

    三人并肩走過長長的過道,推開兩扇大門就是會場,接下來還有閉幕式。

    秦寶寶忽然說:“張哥也會唱歌吧,但是沒有在樂壇發展。”

    張耀倒是給自己主演的很多電視劇唱過主題曲,也開過市級的演唱會,只是歌星一途,不像影星這樣大紅大紫。

    張耀道:“不是很專業,而且好歌難求,不過以后肯定會試試的。”

    秦寶寶隨意道:“我弟弟最近寫了好幾首歌,不適合我唱,不過我覺得有一首很適合你,要不我幫你要來?”

    張耀大喜過望,覺得這是秦寶寶示好和拉攏之舉,好歹他現在是影帝了。

    秦澤的歌啊,在娛樂圈意味著銷量保證,以及閃閃發光的金梯子。

    張耀期待道:“可以嗎。”

    “可以的,我覺得行,”秦寶寶說:“我唱幾句你聽聽。”

    張耀忙豎起耳朵。

    “有天我睡醒看到我的身邊沒有你。”

    節奏很好,應該是副歌部分。

    “在我的右邊是你曾經最好的兄弟。”

    單聽這兩句副歌,精品無疑。

    到了門口,秦寶寶推門而出,娉娉婷婷的身姿走遠。

    張耀一邊咀嚼歌詞,一邊跟上。

    “有天我睡醒看到我的身邊沒有你,”

    “在我的右邊是你曾經最好的兄弟.....”

    誒?

    好像哪里不對,剛才光顧著嚼旋律了。

    一段很遙遠的往事浮上心頭。

    腳步猛的頓住,反應過來了。

    張耀愣愣的看著秦寶寶回席的背影,身姿高挑,小腰纖細,那么漂亮的女人,唱出來的歌詞卻句句誅心。

    被漂亮女人狠狠扎心的張耀,臉色都漲紅了,超級想追上去打秦寶寶一頓。

    你給我回來,我一定能打死你。

    哎呦喂,好氣啊。

    這會兒同伴也反應過來了,再看張耀難看的臉色,心里憐憫,沉默著不發表看法,假裝自己沒聽懂。

    所以,剛才那段對話,還是被秦寶寶聽見了吧。

    這女人可以啊,長的天字號花瓶似的,實則是個心機婊,一路裝的惟妙惟肖。

    張耀現在心態都炸了吧。

    她會不會回去吹秦澤的枕邊風?

    這么一想,心里還有點慌。

    他只是個二線墊底的明星。

    秦寶寶扭著小蠻腰,疾步回座位,弟弟在身邊,放心了,小手拍著大胸脯,一臉僥幸的模樣。

    “怎么了。”秦澤問。

    “沒什么。”秦寶寶想了想,心有余悸:“還好姐走得快,不然可能被打了。”

    “誰敢打你。”

    “沒事沒事。”秦寶寶不說。

    她要保持自己在弟弟心中的形象,那么刻薄的一面,他還是不知道的好。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