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二十八章 舅媽,不好啦
    秦澤聽見手機“叮咚”一聲,提示有人@他,點開來一看,差點嚇尿。

    “把你和赤身裸體的女人關在一個房間,只給你二十分鐘,你會做什么”

    王子衿的這個問題,或許是偶然之舉,但裴南曼讓他來回答,絕對不安好心。

    不怪秦澤這么想,因為他和蘇鈺發生關系的那晚,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

    蘇鈺脫一件衣服,問他:你喜歡我嗎。

    脫一件,問他:你喜歡我嗎。

    秦澤沒忍住誘惑......

    他和蘇鈺的關系,裴南曼是知道的,蘇鈺與他說了,她對裴南曼坦白了兩人之間的親密關系。

    “曼姐這是在敲打我嗎?”秦澤心想。

    那我要怎么回答?

    蒙混過關的話,曼姐心里肯定不滿。

    如實回答?

    天吶,我可能活不過今晚。

    裴南曼:“秦寶寶,秦澤在你邊上嗎。”

    秦寶寶:“在呀,他在看手機。”

    姐姐都這么說了,假裝沒看見是不行的。

    秦澤深吸一口氣,鍵入文字:“我會用十九分鐘洗澡,55秒調情,最后五秒,讓她知道什么叫做男人,哼!”

    蘇鈺:“......”

    秦寶寶:“......”

    王子衿:“......”

    裴南曼:“這個“哼”就非常的皮。”

    群里面沉寂下來,裴南曼潛水了。

    秦澤松了口氣,看來曼姐對這個回答還算滿意.......其實,他已經坦白了。

    ......

    因為在滬市有點人脈的原因,在秦澤的運作下,皇朝娛樂和徐嬌的官司很快就過了一審,那已經是兩個星期后。

    這不是皇朝娛樂想要的結果,他們原本的打算,一審簡易流程三個月之內,普通流程六個月之內。

    二審則是三個月之內做出判決。

    一審二審加起來,怎么也得打個一年半載的。讓徐嬌變相的雪藏大半年。

    可三個月之內....兩個星期也是三個月之內。

    派人打聽了一下,才知道是天方那邊運作的。

    一審判決:徐嬌賠償皇朝娛樂三百萬。

    官司進入二審階段,等徐嬌的案子塵埃落定,已經進入八月中旬。

    天方娛樂并沒有就此消停,很快就爆出錢詩詩和葉卿跳槽天方娛樂的新聞。

    再次在網上引起巨大的轟動。

    對天方娛樂來說,不就是再打幾次官司,再賠幾百萬嘛。

    但對吃瓜群眾來說,天方娛樂連續吸納大咖,瘋狂擴張,簡直喪心病狂。

    誰都預感到一個娛樂圈的大資本崛起了。

    秦澤的任務進度,稍稍遇到了點瓶頸。

    除了藝人數量外,還有一個要求:資金達三百億。

    三百億資金,天方娛樂還是能拿出來的,但現金流沒有這么恐怖,各項投資,比如專輯啊,電影啊,這些錢都沒收回來呢。

    怎么辦?

    借唄,從紫晶和寶澤兩邊抽資金注入天方娛樂。

    “是要一個月,真的,一個月后我就把錢還回來。”秦澤信誓旦旦的發誓。

    “一個月后,錢都涼了,沒有。”蘇鈺是這樣回復的。

    “一個月后,信不信紫晶已經倒閉了?”王子衿是這樣回復的。

    兩女人在這件事上,態度一致的堅定:要錢沒有,要命不給。

    要錢?

    沒有,滾!

    盡管秦澤一個勁兒的表示會還錢會還錢,但只要天方娛樂沒走到山窮水盡,她倆就不愿意借錢。

    因為秦澤給不出讓人信服的理由,好端端的,天方要辣么多資金干嘛?

    是不是又想擴張了?

    擴張就算了,還特么拿我們的錢去擴張。

    合著天方娛樂是親兒子,寶澤和紫晶就是充話費送的?

    夜里,趁著姐姐洗澡,秦澤溜進王子衿的房間。

    先來一發諂媚的笑容:“子衿姐!”

    王子衿坐在床頭看書,臺燈映照下,她的臉蛋晶瑩剔透。

    王子衿沒理。

    秦澤拖鞋上床,一陣嘿嘿嘿。

    王子衿還是不理。

    秦澤使勁**她,上下其手。

    王子衿嗔道:“你又想要錢啦?”

    秦澤道:“千山萬水總是情,就給十億行不行。”

    王子衿道:“沒有,滾!”

    說完,鉆被窩,給他一個后腦勺。

    秦澤哼哼道:“吶,先禮后兵,你這么不聽話,可別怪我在搬出家法了。”

    王子衿撲哧一笑。

    小赤佬的家法?

    慫了吧唧的小赤佬能有什么家法。

    除了告白那一次,以及床上親熱時始終處于被動,王子衿向來以“大姐姐”自居。

    她覺得,秦澤以后肯定是個妻管嚴,在女人眼里,有能力的男人,又是妻管嚴,可以說是完美了。

    王子衿從頭到尾把握著主動,哪怕在床上,她其實也掌握了主動,她沒做好開的準備,秦澤就不能通。

    秦澤嘿道:“我的家法你見過,我經常在秦寶寶身上用。”

    王子衿一愣:“什么家法。”

    “啪!”

    勢大力沉的巴掌扇在王子衿的小翹臀。

    她尖叫一聲,捂著小屁股,難以置信的望著秦澤。

    他竟然打我?

    他竟然打我?!

    這么漂亮可愛萌萌噠的女朋友,下的去手?

    王子衿氣道:“你就算跪鍵盤我都不會原諒你的。”

    秦澤蛋蛋一笑,揮舞起巴掌。

    啪啪啪

    啪啪啪

    伴隨著響亮的巴掌聲和王子衿的尖叫聲,臥室里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王子衿起先是反抗的,就如同秦寶寶那樣激烈的反抗,但閨蜜倆都沒法逃脫屁股被揍開花的命運。

    “給你,都給你.....”王子衿求饒道。

    秦澤罷手。

    王子衿在被窩里踹他一腳,怒道:“你滾,你一點都不疼我。”

    秦澤板著臉,“懂事,我先出去了。你睡吧。”

    他怕再待下去,自己又軟了。

    哇哈哈哈。

    我終于在子衿姐面前硬了一回。

    女人一天不打上房揭瓦,古人誠不欺我。

    槍桿子里出政權,主席果然不欺我。

    秦澤花點心思,軟磨硬泡,這事兒最后也沒問題,蘇鈺那邊就不說了,向來是他做主。

    王子衿可能會傲嬌一陣子,但秦澤有自信能從子衿姐這里磨到資金。

    但偶爾想一想,我可是要做海澤王的男人,一直軟下去,也不是個事兒。

    事實證明,我果然是能成為海澤王的男人。

    前腳剛踏出房門,手機就響了。

    來電顯示:舅舅。

    大晚上的,舅舅打我電話干嘛。

    秦澤接通:“喂,舅舅,什么事。”

    “阿澤......”許光聲音古怪,“我這邊出了點事。”

    “你又整什么幺蛾子了。”秦澤拔高聲音。

    這貨不是拿著那十幾萬去賭博,又欠了一屁股債了吧?

    “這個,這個......”

    似乎難以啟齒,許光猶豫了很久:“我就是幫助生活貧苦的女人改善經濟時,被警察給抓住了。”

    電話那邊傳來幾聲嗤笑。

    秦澤:“......”

    我特么的,第一次聽見有人把嫖(河蟹)娼說的這么清新脫俗。

    秦澤肝疼的厲害。

    秦澤壓抑著怒火:“你這是讓我把你撈出來?你在哪個派出所。”

    許光道:“這個你來不行,要讓你舅媽來。我是沒臉打她電話了.......”

    那邊壓低聲音:“阿澤,你快幫舅舅想想辦法,這事兒被你舅媽知道,她鐵定跟我離婚。你忍心看著舅舅妻離子散嗎。”

    秦澤怒道:“該,全特么你自己作的。”

    許光辯解道:“我是有原因的,就我幫你看廠子那事兒,前段時間相中一個,在佘山那邊,考察了幾次,設備也挺新了。人家呢,打算融資,不想賣。這中間我可沒少應酬啊,今晚正好帶人家去玩玩......誰想就栽了。我以前可很少做這種事的,要不是為了你......”

    秦澤半天無語。

    是是是,您嫖(河蟹)娼是為了我,辛苦您啦。

    侄兒感激不盡。

    許光道:“你快點來,我還關在小黑屋里呢,現在警察不在身邊,老舅我長話短說,你趕緊讓舅媽過來把我贖回去。我怕派出所過會兒通知你舅媽。”

    阿西吧。

    秦澤問到派出所地址后,默默掛了電話。

    得,是為了我廠子的事搞出來的,那還不能不管,但舅媽那么要面子的人,性格又倔強,這些年為了家操勞,感覺丈夫虧欠自己良多,心里自然有怨氣,要讓她知道舅舅深夜資助生活貧困女子,舅媽瞬間爆炸.......

    秦澤想了好一會,走進廁所,關上門,撥通了舅媽的電話。

    “喂,阿澤?”

    舅媽語氣平靜,沒有憤怒和暴躁。

    秦澤緩緩吐出一口氣,還好還好,派出所那邊暫時沒通知舅媽。

    還有猥瑣發育的機會。

    秦澤開啟演技精通,失聲道:“舅媽,不好啦,舅舅出事了。”

    舅媽一聽侄兒慌亂的語氣,差點就尿了,焦急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