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喜歡吃豆腐
    相思紅豆:“皮一下就這么開心?”

    秦澤沒回答,而是心滿意足的收回手機,一臉洋洋得意的表情:“懟完了,以后有事call我,老公幫你出氣。”

    蘇鈺:“!!!”

    這就算.......懟完了?

    你懟在哪里啊,妾身完全get不到。

    根據蘇鈺多日來的女頻學習經驗,她這個女主角受委屈了,秦澤應該面無表情,但琉璃般淺色的眸子暗藏慍怒.....琉璃般的淺色眸子是什么樣子,蘇鈺沒法想象,但書里都是這么形容的。

    秦·霸道男主角·澤:裴南曼,雖然你是小鈺兒的朋友,但我不允許這么說的。

    秦·霸道男主角·澤:秦寶寶,雖然你是我姐姐,但我的女朋友輪不到你嚼舌頭。

    秦·霸道男主角·澤:王子衿,雖然你是我女朋友,但咱們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本人最愛的還是小鈺兒。

    這才是蘇鈺理想中的畫風。

    而且,到最后,錢也沒拿回來.....所以你到底在得意什么啊。

    我似乎,愛上了一條咸魚。

    蘇鈺鼓了鼓腮,氣道:“出錢可以的,但占股多少,我自己和王子衿談,你別插手。她不還錢,我自己從收購的資金里扣除。”

    “行,我不插手。”秦澤道:“我插嘴可以嗎。”

    蘇鈺嫌棄道:“脫氧核糖不好吃。”

    秦澤:“補充蛋白質嘛。”

    蘇鈺嫣然一笑,梨渦淺淺:“我要補血,要補鈣。”

    秦澤沒法滿足她的要求,黑著臉:“皮一下就這么開心?”

    兩人依偎在沙發上,秦澤皺眉看姐姐的專輯銷量,蘇鈺則是看他的臉。和尋常帥哥不同,秦澤的臉格外耐看。

    蘇鈺懷著美好的幻想,癡癡凝視他的側臉。

    以后有了孩子,女孩一定要像她這樣漂亮,男孩要像他這樣帥氣,還有像他這樣有能力有才華有擔當.....先劃掉,暫時沒看出來多少擔當。

    還好沒有外甥像姑這樣的說法,不然生個女兒、兒子,長的像秦寶寶,得有多糟心啊。

    天天看著一張和秦寶寶酷似的臉,蘇鈺會忍不住把他(她)打出屎來的。

    一想到孩子,蘇鈺心情就格外澎湃。

    “老公......”她展臂摟住秦澤的脖子,水汪汪的眸子。

    秦澤從電腦屏幕移開目光,側頭看她。

    “今晚來我這里好嗎,你好久沒碰我了。”蘇鈺羞答答的表情。

    “晚上就算了,咱們現在就開炮吧,我把意大利炮帶來了。”秦澤伸手,解開蘇鈺胸前的兩粒扣子,看見里面一抹白膩,以及淺藍色文胸。要是換成姐姐的大胸,還能看見深深溝壑,但蘇鈺的不明顯。

    “在,在辦公室嗎?”蘇鈺捂著胸口,神色為難。

    他們不是沒在辦公室開過車,但那都是在員工們下班之后,現在是辦公時間,萬一做到一半,助手來敲門怎么辦。

    到時候秦澤想停,她還不愿意呢,每次都舒服的要死。

    秦澤嘆道:“因為這種事吧,早上晚上都不行,只能中午下午做。”

    蘇鈺眨了眨眸子,“為什么呀。”

    秦澤正色道:“因為早晚要出事。”

    蘇鈺:“皮一下就這么開心?”

    最后他們去了一趟酒店,cbd區永遠不缺高檔酒店,秦澤現在的身份,不適合掏身份證開房,房間是蘇鈺開的,開好房,她給秦澤發短信,告訴房間號。

    秦澤戴著鴨舌帽、口罩進去。

    蘇鈺正在脫絲襪,黑絲從雪白修長的大腿擼下去的姿態動作,誘惑十足滿滿。

    秦澤一個餓虎撲羊,感受到危險氣息的她立刻跳開,背靠窗戶,笑顏嫵媚:“來抓我呀,抓到我就讓你嘿嘿嘿。”

    他們繞著床跑了一圈,秦澤猛的打住:“不玩這個,總覺得這樣的我是村長家的傻兒子,或者強搶民女的惡霸。”

    蘇鈺脫掉外套,穿一套性感內衣,進了浴室。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里,雨打芭蕉聲聲急。

    鐵騎突出刀槍鳴,與爾同消萬古愁。

    大風起兮云飛揚,秦澤鐵棒能穿腸。

    蘇鈺蜷著被子,小憩了片刻。

    秦澤反而越戰越勇,精神抖擻,拿酒店的酒店介紹和菜單,2B鉛筆,在空白的背面,羅列出做實業要注意的一些東西。

    包括管理、運營、機密技術保護措施等等。

    然后再寫下他的人脈關系,官面上的人脈關系,第一個是王家,以及王家延伸出去的官場人脈。之后是裴南曼,以及裴南曼代表的李家。

    最后才是趙鐵柱,趙鐵柱能給他的幫助,可有可無,小打小鬧找他幫忙無所謂,真正牽扯重大利益、博弈的層面,趙鐵柱幫不上忙,他自身的能量并不強,也不是趙家的扛把子。

    就目前而言,在滬市,裴南曼是不錯的合作伙伴。

    秦澤俯身撿起丟在地上的褲子,摸出手機,發了一條短信:“曼姐,小哥哥帶你裝逼帶你飛。”

    過了大概十分鐘,裴南曼的回復姍姍來遲:“你皮癢了?”

    秦澤:“說的好像你打的過我似的。”

    裴南曼:“有事說,沒事滾。”

    秦澤把蘇鈺扳過身子,摟在懷里,打字:“我準備搞高科技產品,你有興趣入股嗎。”

    裴南曼:“沒興趣。”

    秦澤:“這就沒法溝通了,我給你送錢誒。”

    裴南曼:“你到底想搞什么。”

    秦澤:“反正不是要搞你。”

    下一刻,裴南曼的電話打來了,秦澤接通。

    裴南曼聲音冷冽,帶著慍怒之色:“秦澤,我給你臉了是不。”

    秦澤哈哈賠笑:“曼姐,開個玩笑,別氣別氣,氣壞了咪.....身體就不好了。”

    嘀咕道:“小氣巴拉!”

    裴南曼拔高聲調:“你說什么?”

    秦澤:“沒什么,談正事,就我研發vr設備,你有興趣投資嗎。”

    裴南曼那邊沉默片刻:“吃力不討好,費事費錢,未必有回報。”

    VR設備的研發確實面對極其尷尬的境地,這類高科技產品,一般都是大資本才有雄厚的資金研發。國外在搞科研方面,確實很有一套,匠心十足,肯花錢,肯燒錢,而國內市場,匠氣重,不愿意花精力去做事、搞研究,講究賺快錢。甚至連創新都不愿意,熱衷模仿和盜版。

    目前市場上好的VR設備,幾乎都是從國外引進,國內再研究,生產,拾人牙慧。

    秦澤也不好解釋說,我有low逼系統的支持,我和外面那些妖艷jian貨不一樣。

    裴南曼沉吟道:“你準備投資多少?初期投資多少,幾年內能回本?回頭發一份調研報告給我。”

    秦澤道:“也就幾億的事,不用這么麻煩。”

    裴南曼怒道:“胡鬧!”

    秦澤白眼道:“你愛投不投。”

    裴南曼那邊半天沒說話,“行,我給你一個億。”

    出乎意料的答案,秦澤愣了愣,曼姐這樣的萬惡資本家,竟如此爽快?沒有一份滿意的評估報告,沒有談判,沒有叨叨叨的曉之以情動之以理,一個億就這樣送出去了?

    說是投資,更像是送錢吧?

    曼姐她.....看上我的十八厘米了?

    秦澤還準備抽時間去磨一磨她的。

    秦澤:“股份最多給你百分之十啊,不過你放心,回報肯定十倍百倍的。另外,遇到麻煩事,還得你多幫襯。”

    裴南曼冷笑道:“就知道你沒安好心,蘇鈺在邊上嗎,我要和她通話。”

    秦澤:“她在睡覺。”

    裴南曼:“??”

    秦澤解釋道:“我們在酒店,你懂的。”

    裴南曼:“......”

    懂什么懂,懂什么懂,你過來,我一腳踹死你。

    裴南曼沉聲道:“秦澤,我只要百分之十的股份,可以的,甚至更少都無所謂,也不管你這個什么vr設備有沒有前景,但我希望該給蘇鈺的股份,一分都不能少。她和我說了,錢還是寶澤出,對吧。”

    秦澤:“......所以,我果然是多余的?”

    裴南曼疑惑的語氣:“什么意思。”

    所以說,曼姐你是不是真的愛著蘇鈺?你不會喜歡女人吧。

    秦澤想起裴紫琪生日那天,他有幸進入裴南曼的閨房,做為一個單身的三十歲女人,竟然連“歡樂棒”都沒有,老不科學了。

    好一朵美麗的百合花

    芬芳美麗滿枝丫

    又香又白人人夸......

    秦澤:“蘇鈺你不用操心,我會對她好的,一直一直對她好,我們還會生孩子。另外,蘇鈺是三觀很正的女人,喜歡吃豆腐,但不喜歡磨豆腐.....曼姐,我這么說,你明白吧。”

    裴南曼寒聲道:“今晚帶你去黃浦江。”

    電話掛斷了。

    被窩里,蘇鈺嘴角翹起。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