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一十一章 會當擊水三千里
    就說紙包不住火吧,秦澤回公司的路上,心里如小鹿亂撞,拿堅硬的犄角撞他,慌的不行。

    從秦媽的角度出發,她告訴老母親、弟弟,兒子有女朋友的事,其實很正常。畢竟要瞞的對象是兩個當事人:王子衿、蘇鈺。

    而如果老爺子在場,應該會反駁:瞎說,阿澤女朋友明明是蘇鈺。

    幸好老爺子不在,否則我二十四年艱苦塑造的形象就坍塌了。

    秦澤從小蠻腹黑的,歪主意壞主意不比別人少,但都藏在心里。見了長輩、父母朋友,會揚起招牌式笑臉,乖巧的喊叔叔阿姨。

    這是秦澤式虛偽。

    也是一條小咸魚的生存法則。

    已經沒顏值沒靈性了,再沒有一張抹了蜜的嘴,豈不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

    遲早有一天,姐姐會知道的吧。

    無所謂啦,我是海澤王,海澤王能夠擺平任何大風大浪,一切都不是問題,我都能解決。

    嗯,都能解決。

    我的魅力,超乎我想象,要有自信。

    這么想著,秦澤心里頓時不慌。

    來到總裁辦公室外,他聽見響亮的聲音:“嗨嘍,大家好,我是渣渣輝.......廣告做再好.....今晚八點準時......是兄弟就來......”

    推門進去,廣告聲音就消失了。

    蘇鈺坐在茶幾邊,身前放著筆記本電腦。

    “這廣告還沒涼啊,你在看什么。”秦澤道。

    “網上很多你姐姐的新聞,我點開看看,廣告就出來了。”蘇鈺道。

    裝修精巧的大型辦公室,棕色的真皮沙發,穿套裙的清冷美人。一切都是龍傲天才有的待遇,所以我就是龍傲天。

    秦澤這樣給自己洗腦。

    “你姐姐這次總算栽了,哈哈哈,好開心。”蘇鈺一頭扎入他懷里,腦袋蹭啊蹭。

    “你有什么好高興的,我姐被外人比下去,你得意?”秦澤拎她的小耳垂,輕輕捏了捏。

    “為什么不高興。外人關我什么事,你姐姐我是恨死了。”蘇鈺在他懷里拱了拱。

    “人家是氪金玩家,比不過很正常。”秦澤道。

    小馬哥:騷年,你看,這就是人民幣玩家。

    老馬哥:人民幣算什么,騷年,免費送你上去。

    “要不要刷回來?”蘇鈺問道。

    “不急,先等著。”秦澤道。

    此事揭過不提,蘇鈺道:“為什么不讓你舅舅在公司待著,給個虛職也好。他們這些親戚,不就是要錢嗎。”

    蘇鈺已經看透了親戚這種東西的真面目。

    秦澤嘆道:“我舅舅不一樣,他閑不住的,他就像一只沒有漿的船只,只能浪啊浪。把他丟公司里不管,最多幾個月,他就會辭職,然后對我失望,另謀出路。而他剛才期待的,是成為公司最高權力者之一,這樣他才能管理公司,寶澤讓他管理,幾百億都不夠虧的。”

    蘇鈺頓感無語,“這種舅舅你理他干嘛,給點錢打發......阿澤你不要誤會哦,我不是那種厭惡老公家親戚的壞媳婦。”

    秦澤:“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說起來,我舅舅他吧,大概是有一種當老板的執念。”

    “執念?”

    “嗯,我外公以前做生意的,算小老板,把家業傳給他,沒幾年虧的傾家蕩產。外公在舅舅最失敗的時候撒手人寰,所以他總覺得父親死不瞑目,舅舅心中有愧。我給他定個目標,隨便他怎么折騰。”

    蘇鈺道:“對了,舅舅來這里干嘛,不是替紫晶辦事嗎。”

    “錢得寶澤出,資金最雄厚的還是寶澤。”秦澤道。

    “放屁,”蘇鈺猛的從他懷里直起身,像只憤怒的小母雞:“一分錢就不給。”

    又要從我這里拿錢?想都別想,黑了心的小赤佬,就知道拿我的錢充老婆本,當我蘇鈺是泥捏的?

    “別鬧,越來越不聽話了。”秦澤輕輕拍她小翹臀。

    “不是鬧呀,王子衿還欠我幾百萬沒還,憑什么又要從我這里拿錢,王子衿是你女朋友,我就不是嗎,秦澤你的良心被秦寶寶吃了嗎。”

    尼瑪,隱喻我姐是......U·ェ·U

    這只小泰迪......

    姐姐和王子衿是真愛,蘇鈺和姐姐就是真恨。

    秦澤沒理她的小性子,自顧自道:“收購這么一個工廠,大概多少資金?我倒是沒算過,反正幾個億的事情我也懶得計較,回頭你幫我估算下。”

    這就是互聯網、娛樂、金融的好處,手頭永遠不缺資金。

    實業就不行,搞實業的大老板,流動資金都不多,比如某個姓王的大佬,據說個人資產幾百億美元,但據他采訪時說,幾個億的現金一時都未必拿的出來。

    “行吧,公司有五個億可以撥給你,你是我男人,我沒意見。”蘇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盯著他:“五個億,和我,你選一個。”

    還好,還好,只要不是“我和你媽選一個”或者“我和你姐選一個”,秦澤都能應付自如,今天開始做傲天。

    秦澤認真表情:“你是無價的.....我選五億。”

    前半句話讓蘇鈺眉開眼笑,撲過來撒嬌的語氣:“老公你最好了....”

    戛然而止,后半句話讓她氣的咪咪疼。

    乳燕投林的姿勢改成餓虎撲羊,一口咬在秦澤肩膀,含糊不清:“大家一起死算了。”

    “呦,開個玩笑,眼淚都來了。”秦澤扶起蘇鈺,她眼眶紅的,含著一包淚。

    蘇鈺抽了抽鼻子,別過身去。

    “沒讓你白出錢啊,我也沒說收購了加工廠,就是紫晶旗下的了,寶澤出錢,該占的股份不會少。你別忘了,寶澤不是我們的,還有曼姐的份兒呢。”秦澤道。

    “曼姐的也是我的,曼姐說以后給我當嫁妝。”蘇鈺破涕為笑:“你不早說。”

    曼姐對你也是真愛啊,好像我的存在是多余的?

    蘇鈺不說,秦澤都快忘了曼姐也是有股份的。

    曼姐存在感太低了,從來不插手公司事務,只收錢不說話。

    “你反應這么大,我就逗逗你咯。”秦澤沒好氣道。

    “能怪我嗎,誰叫你偏心,你有本事讓王子衿把錢還給我唄。”

    “我可沒偏心,我對你還不好啊。”秦澤掏出手機:“行,我現在就幫你要。”

    他打開聊天軟件,忽然一滯,身體微微朝后,不讓蘇鈺看他的手機屏幕,飛快修改群備注。

    “海澤王后宮群”修改“相親相愛群”

    自從他加入這個群,從此風平浪靜,姐姐們再也沒有露頭,不出意外,她們肯定在別的群重啟戰火。

    我的存在果然是多余的。

    秦澤編輯信息:“@青青子衿,子衿姐,天方近期需要子衿,你把那幾百萬還回來吧。”

    王子衿:“沒錢,滾。”

    秦澤:“別這樣.....【哭瞎】”

    邊上,蘇鈺白他一眼:“沒用,我來。”

    “不不不,還是我來,咱們能好好說話,就不要嗶嗶。”秦澤搶了蘇鈺手機,揣進兜里。

    秦澤:“子衿姐,真的要用錢,也就幾百萬而已,乖,聽話。”

    青青子衿:“那好吧,我這邊通知一下財務。”

    子衿姐果然識大體,秀外慧中,子衿姐最好說話了。

    女裝大佬:“那什么,順便把我的錢也還了吧。”

    青青子衿:“什么錢,誰欠你錢了。”

    女裝大佬:“王子衿,上回收購公司的時候,你在我這里借了兩千多萬,公債早到期了,還不還錢給我。”

    青青子衿:“哎呦,手頭事忙,你們聊,我先撤了。”

    秦澤:“......”

    秦寶寶你湊什么熱鬧。

    王老賴你別走。

    蘇鈺面無表情道:“果然是一點用都沒有。”

    秦澤:(╯︵╰)

    老馬:騷年,你需要充值。

    充你妹的值。

    我和龍傲天之間,差了一個掛逼系統。

    “嗤,后宮群?咸魚強開后宮的結果就是這樣。”系統冷笑聲:“你和龍傲天之間,差的不是系統,別污蔑我,你們差了三個字。”

    系統捕捉到秦澤心里的吐槽。

    “哪三個字?”秦澤問。

    “龍傲天!”系統說,“你叫咸魚澤,和龍傲天差了三個字。”

    “......”秦澤。

    “我......還有救嗎?”秦澤在心里道。

    “沒救了,等死吧。”系統道。

    蘇鈺靈動的眸子望他:“你怎么了。”

    突然之間,阿澤就一臉心灰意冷的模樣。

    秦澤搖搖頭:“我需要一張更名卡。”

    老馬,錢拿去。

    群里,潛水的裴南曼突然冒頭。

    相思紅豆:“@秦澤,你管理公司的能力讓我很失望。天方我也有股份的,你不行的話,我可以派專業的管理團隊過來。”

    秦澤:“曼姐,你趕緊的。”

    相思紅豆:“.....想好了,我是要奪權來的。”

    求之不得啊,快來。

    您來了,姐姐們的目標就一致對外了。

    女裝大佬:“不用了曼姐,公司的事,我處理起來完全沒問題,你在寶澤不是有股份嗎,你可以派遣管理團隊過去。”

    “我來說。”蘇鈺奪過秦澤的手機:“曼姐,你說過寶澤股份給我當嫁妝的。”

    相思紅豆:“??”

    女裝大佬:“??”

    青青子衿:“??”

    女裝大佬:“老弟,你要嫁給曼姐?”

    青青子衿:“秦澤,給你一次撤回去的機會。”

    秦澤:“我是蘇鈺,我的手機被他搶走了。”

    相思紅豆:“你能嫁出去再說吧【鄙視】”

    蘇鈺心里被插了一刀。

    秦澤捏了捏蘇鈺的臉,“我幫你出氣。”

    秦澤:“曼姐,我是秦澤,咱們這關系誰跟誰啊。寶澤的股份要不你送我當嫁妝吧,我有兩個女朋友,天方的也一起給我好了。”

    女裝大佬:“兩,兩個女朋友?”

    青青子衿:“......”

    秦澤:“嗯,小左和小右。”

    相思紅豆:“拿我尋開心?把你沉黃浦江信不信。”

    秦澤:“會當擊水三千里。”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