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七十章
    許悅站在門口,沒讓開,望著幾個陌生的男人,怯怯的問道:“你們找誰。”

    為首的男人摘下煙頭,丟地上踩滅,“許光住這里吧。”

    從小見慣討債上門的女孩,過去的幾年里,每次年關時最煩人,總有一批批的債主上門討債,經過各種討債方式上門的許悅,心里有點怯,但不慌,淡淡道:“你們找錯人了。”

    說著,就要關門。

    “沒找錯,身份證上就是這個地址。”為首的男人推住門,一口的外地音。

    許悅一小姑娘,手勁肯定沒成年男人大,而且看起來都五大三粗的。

    一伙人涌進屋里,為首的男人笑呵呵:“許光,該還錢了。”

    屋內,眾人心里齊齊一沉。

    翹著二郎腿的舅舅,一瞬間,臉色僵凝,忙起身,像孫子似的堆起笑臉,微微彎腰:“劉哥,您怎么來了。”

    “不來,你這個錢能還?”為首的男人大馬金刀的坐下來。

    “不是說好過完年嘛,”舅舅臉色尷尬,難看,“您高抬貴手,讓我過個年,成不?”

    “什么錢,又欠了誰的錢,當年的高利貸不是還清了?”外婆臉色很難形容,各種復雜,拽住兒子的手:“你又在外面欠錢了?”

    舅舅苦著臉,“媽,我今年炒股輸的。”

    “欠多少?”

    “沒多少。”

    “我問你欠多少!”外婆吼了出來,眼眶通紅。

    “三百萬!”為首男人伸出三根指頭,慢悠悠道:“利滾利,現在是三百五十萬。”

    三百萬......

    盡管知道兒子是什么貨色,盡管比這還多的債都還過,但對一個從富裕走到貧窮的家庭,三百萬,能直接壓垮。

    “你這個孽障,早知道就把你掐死算了,你怎么不死外面,死外面好,別回來連累兒女。”外婆使勁打舅舅。

    “媽,這次真不是賭,我這叫投資,投資!”舅舅邊擋,邊狡辯。

    老爺子嘴巴動了動,好久才忍住沒笑出聲。

    你會投資?

    原諒我這個金融教授笑了。

    “劉哥,這才多久嘛,不勞您大老遠跑來,過完年我肯定還。咱們都說好的。”舅舅低聲下氣道。

    “知道你是什么貨,繼續拖下來,你就真還不起了,咱們放貸的,也得給人留點活路。”劉哥笑呵呵說:“這套房子不錯,位置不算好,畢竟是滬市,賣個四五百萬還是可以的。”

    舅舅臉色一變。

    “呸!”外婆道:“你想都別想,房子我們是不會賣的。”

    “那就還錢啊。”劉哥嘀咕道:“死老太婆,跟誰耍橫?”

    “嘴巴放干凈點。”秦媽皺眉。

    舅媽氣道:“我們沒錢,房子也不會賣的。”

    劉哥“呵”一聲:“借錢的是大爺,這一套在我們這兒,行不通。”

    舅媽氣勢一弱:“你還想打人?”

    “屁話,犯法的事兒我們可不干,你這兒房子不錯,咱哥幾個就住下了,大過年的在外頭跑,都累,還能吃上好的呢。”劉哥嘖嘖道:“別說,還真香。哥幾個,去廚房端菜。”

    放貸的絕活,奧秘·牛皮糖術!

    這錢不還,他們可就賴這兒了。

    劉哥道:“兄弟,哥哥教你一招,這過年的,最好借錢了。咱們跟你這兒,親戚朋友們過來拜年,逢人就借,一借一準兒,沒錢沒關系,大家一起想辦法,是不。”

    說話的時候,劉哥不動聲色的撩起袖口,露出一個猙獰的紋身。

    一家人臉色鐵青。

    外婆說:“我告訴你,高利貸可不受法律保護,小心我們報警。”

    劉哥半點不怵:“來來來,電話給她,讓她報警。”

    一個小弟把手機摔桌上,啪嗒一響,橫眉立目:“報啊,誰慫誰孫子。”

    一伙人哄笑。

    劉哥翻白眼,不屑道:“高利貸不受法律保護,正經的條款合同受不受保護?警察來了怎么辦?法律不準人討債嗎?再說,我們也沒打人對不對。”

    小弟們:“咱們是專業的。”

    “盡管打電話嘛,手機都給你了。”

    “哈哈哈。”

    “媽,我這次真不是賭,我想賺大錢,孝敬您老的,誰知道......”舅舅愁眉苦臉。

    他打算過完年跑路的,明明和高利貸的說好過完年就來,誰知道對方不按常理出牌。

    老爺子斜了小舅子一眼,記得當年他也是這么說的,債主上門的時候,和家人、親戚賭咒發誓,絕對不賭,絕對安分工作。一次又一次。搞的現在親戚都對他避之不及。走投無路,實在沒辦法,求到他這里,就差下跪,最后賣了一套房子替他把債還了。

    老丈人以前是國企的管理層,有錢有地位,九十年代,國企積累的弊病爆發,倒閉一家又一家,員工們下崗了,老丈人本來還有地方去,國家給他安排個清水衙門,當當小領導,但他自己辭職做生意,直到退休那年,家里在滬市有四套房,兩百多萬的存款,嘖嘖,那時候,可比秦家富足多了。

    后來把生意交給兒子,三年后小公司倒閉,許光眼高手低,不甘心,總想著翻盤:穩住,我們能贏。

    然后投資失敗,去賭博,又虧的底兒掉,穩了十來年,還是沒翻盤。

    房子賣了,存款沒了,還特么負債累累。

    人生就是一大寫的絕望!

    廚房里,秦寶寶站在門邊,偷聽。

    “要賣房子嘞。”姐姐走回來,低聲道:“該我們上場表演了。”

    “放貸的真辣雞,竟然沒動手,狠狠揍他啊,揍死丫的。”秦澤嘀咕道:“老舅這個人,不嘗嘗深淵的絕望,他就不長記性。”

    姐姐瞅他一眼:“所以說,你就裝吧,剛才還說親舅舅不能太殘忍。”

    “而且,打起來,傷到爸媽外婆怎么辦。”

    “你太不了解咱爸了,打起來,咱爸第一個把咱媽和外婆護著,然后樂呵呵看戲,高利貸又不是瘋子,不會亂打人。”

    秦寶寶半天不說話:“黑了心的蛆。”

    一家人不說話了,氣氛僵持起來。

    劉哥瞪一眼小弟,“愣著干什么,拿飯菜去,你肚子不餓啊。”

    小弟心領神會,不到萬不得已,不好動手打人,但惡心人的事,不是嘴巴說說,而是動手去做。

    別以為咱高利貸是紙糊的老虎,小弟想起一句很有氣勢的話:勿謂言之不預也!

    小弟目光掃了掃,抬步走向廚房。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