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多么痛的領悟
    買房這件事,姐姐籌備很久了,但諸多繁多,一直拖到現在。秦澤股市危機解除后,做空發了一筆橫財,秦寶寶就和弟弟商量,抽時間把房子買下來,也不用什么首付,直接全額。

    住的那片小區,門口修建高架,交通堵塞,人流混亂,小偷扒手在那一帶興風作浪。

    臨近年關了,小偷扒手也要績效考核的,賺一波好回家過年,秦澤小區周邊,已經發生好多起偷手機搶包事件,每天晚上都有警車在那邊轉悠。

    大城市也有大城市的陰暗面,繁華歸繁華,但不是每個人都衣著光鮮的。

    帝景豪苑是頂級的小區,安全方面毋庸置疑。

    “買唄。”秦澤拍拍胸脯,道:“全額,我來出。”

    秦寶寶如花似玉的妖艷臉龐綻放笑容,兩顆小虎牙煞是可愛,“啵”一聲親他側臉。

    “別鬧,小心被狗仔偷拍。”秦澤一驚,推了推姐姐。

    秦寶寶幽怨的小眼神:“狗子你變了!”

    秦澤:“......”

    這話好熟悉,不是系統剛說過嗎?

    所以,系統和我姐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系統是姐姐做的吧?

    “姐姐的身體已經對你沒有吸引力了嗎?”秦寶寶擺出一個傷心欲絕的姿態。

    “沒有沒有,”秦澤安慰姐姐:“還是能微微一硬的。”

    “臭流氓!”秦寶寶臉一紅。

    “對了,給你看個東西。”秦寶寶點開手機,把她和王子衿的聊天記錄給弟弟看。

    秦寶寶:“阿澤昨天喝醉了,他在公司睡了一晚。【放心的表情】”

    入室狼:“蠢貨,這張照片又沒人,你知道是他拍的?或者是別人拍的呢?”

    秦寶寶:“【敲腦袋】阿澤不會騙我的,我弟弟才不會騙我。”

    入室狼:“......”

    秦澤又感動又羞愧,心里升起愧疚感。

    果然,姐姐是最相信我的,我在她心里偉光岸的形象不可動搖,我是她忠實的小馬仔。

    世上只有姐姐好,沒姐的弟弟像根草。

    子衿姐也不錯,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這份心機,這份聰慧,硬是要得,以后滾了床單,一定要讓她知道泰迪腎有多吊炸天。

    再往下看,峰回路轉。

    秦寶寶:“就我弟弟那慫樣,把你剝光光丟他床上,他都不敢碰,別說外面的女人了。啊哈哈哈!”

    啊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

    ......

    所以說,不看到最后,你永遠猜不到結局會怎么樣。

    當我看到我深愛過的女人

    竟然看咸魚一樣看我

    這何曾不是一種領悟

    讓我把自己看清楚.....

    多么痛的領悟。

    秦澤臉上的感動漸漸消失,好難受,心里憋了一口老血,不吐不快。

    所以,能把我的感動還給我嗎?

    還有羞愧。

    入室狼回復她:“也是哦,可能是我想多了。”

    秦澤:“......”

    子衿姐也反手給了我一刀。

    還是蘇鈺好,我在蘇鈺心里是大神,是依靠,是滾燙又充實的小馬達。

    “哼哼,王子衿這家伙,自己懷疑你干壞事,還慫恿我找你麻煩,我又不傻。”秦寶寶圓潤的大拇指一滑,給他看更早前的聊天記錄:“吶,再看看這個。”

    聊天記錄,秦寶寶:“我和阿澤要買房子啦,但是好過分,我媽不想他和我一起住了。”

    入室狼:“媽媽的話還是要聽的,我個人覺得,一個人住會更自由更開心。”

    秦寶寶:“一個人住,家務活都自己干,好累的。”

    入室狼:“逗,帝景豪苑有專門的保潔部,你一年不住,都不會有灰塵。”

    秦寶寶是想找閨蜜訴苦的,結果閨蜜壓根不站在她這邊,便氣呼呼的發【惱怒】表情:“哼,不和你說了,新房子不讓你住。”

    入室狼:“嗨呀!開森。”

    秦寶寶發出一串省略號后,話鋒一轉,“【微笑】,咱們姐妹誰跟誰呀,開玩笑的,有我秦寶寶一塊肉,就有你王子衿一根骨頭,咱們還要住一起。”

    入室狼:“呸,誰要啃骨頭。”

    啃骨頭......可能是“入室狼”備注的原因,秦澤竟覺得毫無違和感。

    入室狼:“我覺得自己一個人住也挺好,你不用管我,請把我留在八十五平米的小房子里吧,你那個幾百平米的豪華套房,不適合我。謝謝!”

    “不不不,咱們好姐妹,必須一起住。”

    “哎呀,這邊離我公司近,我就住這里了,說定了。”

    “不行,習慣了和你一起睡,沒有你的日子里,我會很孤單的。”

    “沒有我的日子里,你要好好珍惜自己。”

    接下來是兩個姐姐東拉西扯的瓜皮話,沒營養,但都透露著一個意思:“你一定要住過來”、“我一定不想住過來。”

    秦澤抹了把冷汗,心說,子衿姐,你快把咱們的奸情就暴露出去了喂,平時不挺機靈的嘛,怎么也有昏頭的時候?

    或許子衿姐以為秦寶寶就是和她拌嘴扯蛋,哦,她倆沒蛋扯。但秦澤熟悉自己的姐姐啊,姐姐十句話里,九句是撒嬌賣萌,最后一句絕對暗藏殺機的。

    “吶吶吶,王子衿這妞兒,是不是喜歡你?死活不肯和我過去住,”秦寶寶一只手托著腮幫,笑吟吟的,鳳眼瞇成月牙兒,嫵媚死了,她嘖嘖道:“阿澤,快上啊,連姐姐都看出她對你有意思了,老大的人了,還沒女朋友,丟人不。”

    秦澤心里默念一句:開啟演帝精通!

    臉上浮現無奈的笑容:“哎呀,現在事業剛上正規,哪有心情談女朋友哇,我都告別獨坐空房手作妻的日子好久了,成天撲在工作上。再說了,姐姐辣么漂亮,把我的審美觀摧殘的毫無人性。身材沒姐姐這么好,臉蛋沒姐姐這么漂亮,我都不愛娶呢!”

    秦寶寶笑容如花,幸福的瞇起眼睛:“王子衿也不錯哦,小臉蛋漂亮的狠吶,蘇鈺更漂亮,而且個子高挑。裴南曼還是人妻哩,多有情調。”

    秦澤一本正經:“不存在的,不存在的。”

    秦寶寶滿意的摸摸頭:“乖!”

    秦澤哄姐姐哄習慣了,反正只要順著她的話走,堅定“世界只有姐姐好”方針不動搖。很容易就能把姐姐哄的轉嗔為喜,眉開眼笑,揚起下巴給他么么噠。

    撩姐三十六計,就像一場游戲,我已經掌握了遙控器。

    .......

    溫城!

    黑金寫字樓頂層。

    這棟大樓新建于2011年,請了國際著名的建筑師來設計,歷時四年修成。

    整個大樓都是興騰集團的產業,興騰集團的現任ceo,叫做許耀。

    許耀這個名字,不見新聞不見報紙,低調的讓人發指,但在溫商圈子里,乃至富商云集的浙省,他都是大名鼎鼎。生意做到各行各業,食品、服裝、房地產、酒店、醫療器械等等,生意做到他這個地步,哪怕在實業風雨飄搖的時代,也可以穩坐釣魚臺,四平八穩。

    這些年,溫商團經營的大小投資,或多或少都有許耀的身影。再比如杭城近年全國矚目的一連串項目,他也有參與。

    許耀這個名字,十年前還是默默無聞,他三十歲前的人生,可以說一文不值,高學歷,卻沒有找到好工作,結果一次婚,又離婚。最后不知怎么的被一個溫商的女人看上,當了上門女婿。

    年紀輕輕,開始平步青云,當時溫商的圈子里,笑話他“真會嫁”的人不少。提及許耀這個人,都知道他是靠裙帶關系上位。

    但時間證明了金子總會發光這句金玉良言,從依靠裙帶關系到自立門戶,從步履維艱,到節節攀升,從毛利小到可憐的手工業,發展到個人資產幾百億的商業大亨,許耀用了十年,鑄造了屬于他的實業帝國。

    但就算這樣的大佬,也有他的遺憾,無法彌補的遺憾。

    奢華大氣的辦公室里,許耀看著帝景豪苑傳真過來的《房屋買賣合同》,長久的沉默。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