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兩百零一章 跟爸到書房來一趟
    秦澤覺得目前是一個抄底的好機會,根據這幾天的跌幅,大盤雖然綠了,但除開第一天跌的有點慘,剩下兩天都在穩步回漲。網上風聲鶴唳的氣氛,主要是網民們跟漲和拋跌的習慣引起,那支股漲了,就嘩啦啦涌進去,那支股跌了,就嚇尿的紛紛拋售。莊家們最喜歡這種二百五的散戶,揮舞剪刀就是咔擦咔擦剪羊毛,不要太爽。

    但他需要先克服眼下的資金的困境,重倉入場的他,在連續三天大跌的情況下,虧損嚴重,已經過了警戒線。今天早上收到證券公司“經紀人”的電話,讓他追加保證金,或者拋售股票止損。

    股市作為資本家博弈的戰場之一,水太深了,除了幕后黑手,誰都無法操縱股市,秦澤當然無法左右股市的走向,因此他玩杠桿,是冒著大風險的。不是說一定會虧錢,而是目前的情況,他想熬過難關,需要一筆豐厚的資金,可他沒有。

    如果是投資公司,有充沛的資金做后盾,完全不需要考慮這些。

    那么去哪里弄資金,秦澤首先想到裴南曼,狗大戶。接著否定這個想法,裴南曼說的很清楚,交情歸交情,生意歸生意,在沒看到他有能力獨立撐起一家投資公司時,她不會投錢。

    前任美女總裁蘇鈺?

    算了吧,這位美女被老子和哥哥扎透了心,她拿不出那么多資金幫自己。

    王子衿?

    還和家里鬧別扭了,肯定幫不了他,現在就看誰服軟,誰就輸。不能因為自己讓王子衿向家里低頭。

    秦澤最后想到了自己家的蛆,姐姐是大明星了,又有他的歌曲版權收入,小金庫已經閃閃發光的。拿個幾百萬總不是問題。反正姐姐常說,弟弟的錢就是我的錢。反推一下,姐姐的錢也是我的錢。

    “我有一只小毛驢我從來也不騎......”

    一看手機,來電顯示:老爺子!

    老子打來的電話,秦澤心虛了一下,老爺子沒事絕對不打他們姐弟電話,哪怕想女兒和兒子,也都是讓秦媽以相親的理由召喚一雙兒女,“寶貝女兒寶貝兒子,爸比愛你們”這種話,打死他都不會說。

    “爸,有事嗎?”秦澤小心翼翼的問。

    “你找王沛做融券了是嗎。”老爺子沉聲道。

    “是......”秦澤心里一凜,沒想到王沛這家伙還是和老爺子說了。

    “股票市值暴跌,證券公司讓他追加保證金了,是不是。”老爺子又問。

    “是......”

    “你回來一趟。”老爺子說完掛電話了。

    老爺子這是又要皮帶加雞毛撣子伺候了?

    秦澤嘆了口氣,走出房間,秦寶寶坐在沙發上,電視劇播放著某部都市愛情片,但她毫無心情,捧著手機,皺著精致的小眉頭。

    她在為弟弟揪心。

    秦澤和姐姐從小就共享秘密,除了和五姑娘交流感情時背著姐姐,任何事情都開誠布公。因此他瞞著姐姐炒股,不給姐姐看自己的賬戶,秦寶寶才會那么惱怒。

    “姐,車鑰匙給我,我回家一趟。”

    “你回家干嗎。”秦寶寶說,今天沒通告,姐姐在家里休息。

    “爸知道我融券玩股票,還虧損了。”

    我回家吃板子去。

    秦寶寶花容失色,撲過來拽住秦澤的胳膊,“你別回去,虧了就虧了,關他屁事。”

    雖然姐姐只是最強王者,但秦澤還是感動壞了,拍拍姐姐的頭,說:“沒事,我用嘴炮說服爸。”

    多少能理解老爺子的心理,兒子剛畢業,默不作聲的去銀行貸款幾百萬,說:“我要創業,要成世界首富。”然后虧了......大概就是這種情況。

    哪個老子都要炸毛。

    但我不是真的虧了,只要渡過這次難關,我就把握一飛沖天,和太陽肩并肩。

    秦寶寶急道:“我跟你一起回去。”

    急慌慌的跑進房間換衣服。

    秦澤開車,姐姐坐在副駕位,她給王子衿發了條信息:“子衿,我爸又要打阿澤了。”

    王子衿秒回:“怎么回事,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寶寶我跟你說啊,你爸這樣特別不對,別老打兒子,真想噴他一臉口水。”

    秦寶寶說:“我也想噴我爸一臉口水,但我不敢。”

    王子衿:“沒用的東西,秦澤犯事了?”

    秦寶寶:“還不是炒股的事,這幾天大盤一直在跌,他又重倉的,現在可好,證券公司讓他追加保證金,或者拋售股票。”

    “股票肯定不能拋,那就真的虧了,一點翻盤的希望都沒有。”

    “我跟他一起回去,我爸要打他,我就哭給他看。”

    “沒用的東西,我請個假過來。”

    “我覺得還是拋了吧,這幾天我都心驚肉跳的,”秦寶寶手指飛舞:“阿澤他在股市混,風險太大了,我又不要他賺多少錢,安安心心工作就好。”

    王子衿:“你這話很有問題。”

    “什么問題?”

    “你一個姐姐,哪來的立場說出“我又不要他賺多少錢”這樣的話?”

    “要你管。”

    此時已至飯點,秦媽沒做菜,而是和丈夫坐在沙發上,焦慮的皺著眉。

    半小時前,丈夫急匆匆的趕回來,說兒子炒股玩杠桿,虧了。

    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繩的秦媽當時心里一突,問,虧了多少?

    老爺子長嘆一聲:“本金四百萬,十倍杠桿。”

    秦媽眼前一黑,險些當場昏厥。

    “這可怎么辦才好,要賠多少?阿澤他怎么能走他舅舅的老路。”秦媽急了。

    恰好此時,門鎖轉動的聲音。

    老爺子立刻正經端坐,擺出嚴肅陰沉的臉色,冷眼看著進門的一雙兒女。

    秦寶寶進門前還挽著弟弟的胳膊來著,開門的一瞬間就松開,和弟弟并肩進屋。

    秦澤叫了聲爸,老爺子沒理。

    倒是秦媽急不可耐,追問道:“怎么回事,阿澤,你炒股就好好炒股,借什么錢啊,四百萬的杠桿,這得多少錢啊?”

    秦澤心想,我的媽誒,哪來的四百萬倍,真這樣,我就兩條路可以走,收拾細軟帶姐姐跑路。或者被爸活活打死。

    老爺子無語,沒好氣道:“四百萬杠桿?那我就當沒這個兒子。是十倍,借了四千萬。”

    秦媽一副要暈倒的模樣。

    秦澤忙扶住老媽,安慰說沒那么多沒那么多。

    只要教一筆錢,過了警戒線就好了。并不是說要還四千萬,那是杠桿到期后的事情。

    老爺子氣的拍桌子:“這么大的事你不跟我商量商量?王沛也是黑了心的,等你虧成這樣才告訴我,以后別想踏進我家的門。”

    老爺子想,兒子做事越來越沒底線了,自從和姐姐同居以后,好似脫韁的野馬,把自己以前教的道理全忘光了。股市水這么深,可以玩,但不能沉迷其中。他縱橫股市這么多年,從來沒想過玩杠桿,因為這樣的話,和賭博借高利貸是一個性質。每次牛市轉熊市,那些跳樓的,都是玩杠桿的,否則就算虧個底兒掉,大不了從頭再來,何苦自尋短見。

    沒想到風水輪流轉,輪到他兒子搞事情。

    秦澤一邊安撫老媽,一邊忍受老爺子唾沫四濺。

    “你兇他干嘛,不就是追加保證金嗎,我給行不行。”秦寶寶炸毛了,瞪著眼說:“你別老是兇他。”

    空氣忽然的安靜。

    老爺子難以置信的看著女兒,我閨女何時如此硬氣了。

    秦澤難以置信的看著姐姐,我姐姐何時如此霸氣了。

    秦媽難以置信的看著女兒,莫不是今天吃錯藥了?

    秦寶寶一鼓作氣,然后就衰了,悄悄后退一步,強撐著說:“我有錢,我幫他交保證金。”

    “你知道要多少錢嗎。”老爺子瞪眼。

    秦寶寶在《歌星》平臺一飛沖天,到今天其實才一個月左右,一個月里她能賺多少?估計得把她的小金庫搬空才行。

    “我還有房子。”秦寶寶說。

    “那是你嫁妝。”秦媽提醒。

    “就當提前給阿澤了。”秦寶寶冷不丁說了句胡話。

    “嗯?”

    “嗯?”

    兩聲,分別是老爺子和秦媽。

    “就,就當借他的......”秦寶寶小臉一慌。

    秦澤松了口氣。

    老爺子擺擺手,“你的錢自己離著吧,我還沒退休。”他從兜里摸出準備好的銀行卡,說:“這些年就存了兩百萬,還有你媽的三十幾萬,爸證券賬戶里還有幾十萬,明天就會轉到卡上,應該夠你負保證金了,再不行,寶寶那邊支你一點。”

    秦澤好生感動,心想,我果然是親生的吧。

    也是,老爺子好歹是教授級別的大佬,斷然不會像普通股民一樣驚慌失措,他知道牛市有跌有漲,所以不慌。

    看來今天不用挨揍了?

    老爺子冷笑一聲:“你的問題不是炒股虧錢了,是你這么大的事居然沒跟我商量。”

    他摸了摸皮帶,又拍拍秦澤的肩膀:“兒子,跟爸到書房來一趟。”

    秦澤立刻看姐姐。

    姐姐一鼓作氣后,怎么也積攢不起第二口氣,只能裝作沒看見弟弟求助的目光。

    秦媽拉著女兒的手,說:“跟媽到房間來,別管你弟弟。”

    老子幫兒子擦屁股,天經地義。

    老子打兒子,也是天經地義。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