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短信
    第二天周日,秦寶寶和秦澤要回家跟父母住一天。姐弟倆經父母授意同居后,每個周末都要回家住,畢竟父母也想念兒女的。自從秦媽解鎖“相親狂魔”屬性后,秦寶寶就不怎么回家了。

    惹不起,我躲還不行嗎。

    現在的節奏是半個月回去一趟,一直不回家也不好,老爺子要炸的。

    順便捎帶王子衿一起,王家小姐姐腹黑屬性,導致她在滬市交心的朋友除了秦寶寶外幾乎沒有。秦澤一開始想不通,宅斗小能手怎么就和自家逗逼姐姐成閨蜜了。仔細一想,論宅斗爭寵的功夫,秦寶寶未必比王子衿差。

    須知,他被姐姐從小套路到大。

    早上九點半到父母家,小區靜悄悄的,酷暑天氣都不愛出來。偶爾有車輛進出。綠化帶里的草皮閃著油綠油綠的陽光,樹葉無精打采的打卷。

    門衛大叔半死不活的趴在風扇前,秦寶寶狂按喇叭,這才不情不愿給他們開柵欄。

    老爺子難得在家,窩在書房看炒股軟件,有一本專門的筆記本記錄個股、板塊、大盤走勢和變化,這是他近幾年才有的習慣,年紀大了,記憶力不如從前。

    “爸,今兒怎么沒去學校?”秦澤推門進來。

    “中午有客人來家里吃飯。”老爺子目光不離電腦。

    秦澤從兜里取出一枚褐色長條紙盒,包裝精美,放在書桌上:“爸,送你的。”

    萬寶龍鋼筆,早上特意繞路到世美購物商場買的,四千軟妹幣,純黑色的錚亮筆身,采用醋酸纖維塑料,握手極具溫潤感。金色烙花紋筆頭,設計簡潔流暢,賣相又大氣又典雅。

    老爺子觀賞鋼筆,嘖嘖連聲:“吃錯藥了?”

    吃錯藥了......

    太扎心了吧,難得我孝敬一下老子。

    “這不是在股市賺了點錢嘛,就想著買點禮物送您。”秦澤心說,我可忘不了秦寶寶送你禮物時,你看著兩手空空的我的眼神。

    老爺子把玩著鋼筆,難掩喜愛之色,文化人好不好這口秦澤不知道,但自家老子好這口。秦澤小學時,老爺子有一支萬寶龍鋼筆,天天揣襯衫胸口,那時候也流行把鋼筆別在胸前口袋,對它的喜愛更甚過親兒子。

    “不少錢吧。”老爺子說。

    “四千。”

    “熊孩子,花錢大手大腳。”老爺子義正言辭的訓斥,麻溜的把鋼筆收入兜里。

    “那爸您先忙,我去客廳和媽說話。”秦澤轉身欲走。

    “等等!”老爺子喊住他,擺出老子的威嚴:“把你手機給我。”

    “干什么。”秦澤怔了怔。

    “看看你最近的收割單,”老爺子為人師表的語氣:“你中長線目前看來還不錯,但短線有明顯的不足,我看看,晚點指點你一番。”

    他不能說最近炒股遇到瓶頸,需要兒子的收割單做參考和啟發。

    我做老子的不要面子的啊!

    “那我不走了,您說。”秦澤道。

    “去去去,別在這里礙眼。”老爺子奪過手機,揮手趕人。

    秦澤不情不愿的離開,換了別人要他手機,早一大耳刮子飛過去了,秦寶寶都要不來,畢竟手機里個人隱私挺多的。但老子這么要求了,做兒子的又不好拒絕。

    秦澤來到客廳,秦寶寶王子衿秦媽三女人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聊天。話題繞來繞去就那么幾個。

    秦媽說:“隔壁老張家的女兒終于嫁出去了,哎呦,都快三十的老姑娘了,他老張家終于可以松口氣。”

    “二樓的劉嬸,兒子都生二胎了,又添一個大胖小子,那小模樣,別提多可愛。”

    “寶寶,你也要加把勁知道么,媽都快五十了。”

    不怪秦媽著急,鄰里跟她差不多年紀的,大多數都當外婆奶奶了,再不濟,兒子也娶媳婦,女兒嫁人了。再看看她,別說外孫了,女兒連個對象都沒有。

    出門碰到十來年的老鄰居,秦媽這個年紀的人,聊的內容無外乎子女的事業、生育。前陣子倒是挺得意,秦家出了位大明星,但老一輩的人不關注這些,新鮮勁過了,話題又轉到子女的婚事上,就問秦媽,你家寶寶有對象了嗎?什么時候結婚啊?

    秦媽頓感壓力山大。

    秦寶寶盤腿坐一邊,鼓著腮幫,不要和母親說話。

    “你這孩子,每次都這個態度,氣死我了。”秦媽恨鐵不成鋼,她都想帶女兒看心理醫生了。

    “阿姨,你別著急嘛,”王子衿充當潤滑劑,插科打諢:“寶寶年紀也不算大,這不才25嘛,沒準什么時候就有相中的男人了呢。到時候您可別覺得結婚太快哦。”

    秦媽拍拍王子衿的手,欣慰道:“還是子衿懂事,你要是我女兒,我也不用愁了。”

    秦寶寶就腮幫子一鼓,悶氣包似的。

    “媽,有西瓜嗎?我想吃西瓜了。”秦澤及時出場。

    “有,我給你們切,等著啊。”秦媽起身進廚房。

    秦澤走到姐姐身邊坐下,撞了撞她肩膀,幸災樂禍:“看這架勢,老媽晚上保不準還要和你睡。”

    秦寶寶煩躁的扭扭身子,不要弟弟碰她。

    俄頃,秦媽捧著一盤西瓜過來,遞給王子衿一塊。

    王子衿甜甜笑:“謝謝阿姨。”

    秦媽又遞給女兒一塊,秦寶寶臉一側:“不要吃。”

    秦澤就說:“媽你別理她,我吃。”

    電視上播報一則新聞:“近日多省出現高溫現象,請廣大市民出行注意防暑。今早8時許,西省俞河高速,出現一起交通事故,大貨車司機因為中暑昏厥,導致車輛失控,撞在路邊護欄上。司機搶救無效死亡。這已經是西省因高溫出現第三起交通事故.......”

    秦媽道:“這鬼天氣,寶寶,吃點西瓜防暑。”

    秦澤噗一聲笑了:“媽,她整天窩在空調房里,防什么暑。”

    秦寶寶白了弟弟一眼,穿上拖鞋往廚房走,捧著半個西瓜出來。

    秦媽就說,少吃點,西瓜吃多了拉肚子。

    秦寶寶就說,半個西瓜才吃的過癮呢。

    她從小就喜歡這樣吃西瓜,邊看電視邊挖一勺。但她的肚量又吃不下,每次吃一半就丟給秦澤。

    果然,姐姐把中心那點精華吃光,西瓜往秦澤一遞,“吃不下了。”

    秦澤習慣性的接過來,挖一勺送進嘴里,秦媽立刻道:“哎,換個勺子。”

    秦澤呸呸呸道:“好惡心,趕緊吐出來,還是媽細心,媽幫我換個勺子。”

    秦寶寶趁秦媽轉身的剎那,在秦澤后腰狠狠掐了一把。對于姐姐這種占便宜的小動作,秦澤不追究,畢竟每次被按在沙發上摩擦的都是姐姐,這叫做“小節有虧,大節不損。”

    王子衿斜眼看姐弟倆,這倆逗比果然是在父母面前做樣子。

    這時,老爺子從書房走出來,老家伙滿臉笑容,春風得意,把手機還給兒子,怕拍他肩膀,笑呵呵:“不錯不錯,我兒子就是有本事。阿澤,這種事雖然經歷的越多越好,但也不能太三心二意。”

    搞的姐弟倆包括王子衿,一臉懵逼。

    “爸,什么事兒?”秦澤忽覺哪里不對勁。

    秦寶寶瞅著老爹的額頭,要不是沒膽子,她都想探探老爹是不是發燒了。做了二十多年的父女,她可從沒見過老子夸兒子。

    “你小子,什么時候交的女朋友,還瞞著我不說。”老爺子笑的嘴角都裂到耳根了。

    秦寶寶猛看向王子衿,王子衿先是一愣,而后心虛了一下。忽然又覺得哪里不對勁......我心虛什么啊。

    老爺子欣慰的笑容:“那個張雅是誰?長的怎樣,家住哪的?大學同學嗎?”

    秦寶寶一愣。

    秦澤眼瞼一顫。

    “這姑娘有點太熱情了,你要注意人品啊,不能什么對象都處。”老爺子頓了頓,又擠出欣慰的笑容:“陳清袁也是你對象?一口一個秦哥的,年紀比你小吧?”

    刷刷!

    兩道宛如實質的目光射來。

    秦澤感覺三伏天瞬間變成三九天,左右兩道目光分別來自自家姐姐和王家小姐姐。

    “爸你別胡說好伐,我沒女朋友的。”他決定先去廚房避一避,搞清楚狀況再說,同時掏出手機。手機信箱有五條未查收短信。

    “小弟弟,最近想姐姐沒有,改天約你姐一起出來玩。”

    “哎呀,不理我?吃干抹凈提褲子不認人了是吧。”

    “秦哥,這禮拜有時間嗎,我媽想約你來家里吃個飯。”

    “秦哥你別嫌我煩,我,我以后都會做個乖孩子的。”

    “秦哥你回我條短信唄,我不敢打你電話......”

    臥槽,這信息量也太大了吧。

    張雅就是那種喜歡口花花的女人,明明是很正經的事情,她也能以十八禁話題開頭。至于陳清袁這丫頭,死犟死犟,一點都沒有被打入冷宮的自覺。總想著和秦澤發生點什么。

    老爺子該怎么看我啊,我做了二十二年優秀兒子的形象......

    還有這該死的智能機,短信提示會把信息內容赤裸裸的彈出來,老爺子瞄一眼就什么都看到了,還不用點開信箱,心安理得的窺探兒子的隱私。

    身后忽然傳來一聲尖叫,繼而肩膀一沉。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