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靈魂歌手
    場上掌聲雷動,歡呼聲起伏,很多觀眾都在等這一組呢,都想看看秦寶寶的幫唱嘉賓是誰,她會拿出怎樣的歌。期待秦寶寶的新歌,早成了觀眾們的一個習慣。而總決賽,她又會拿出怎么樣的歌來?阿楚姑娘雖然好聽,但比起浮夸、青花瓷、離歌,遜色了一些。

    奪冠三大熱門人物,威爾斯力壓黃宇騰,儼然是最有希望成為冠軍的人。

    秦寶寶最后的機會了,她會拿出什么樣的歌?觀眾們滿懷著期待。

    秦寶寶高挑傲人的身段穿梭在紛彩燈光中,緩緩走向舞臺,走道兩側噴出一簇簇煙霧。在她踏入中心那束燈光的剎那,伴奏音樂響起。

    前排觀眾席,李東來興奮不已:“她來了,她來了。你們的票還在嗎?快投給她。”

    張望云嘿嘿笑道:“我懂的,我的票也留著給她。”

    李衛宗也想給秦寶寶投票,他看了裴子淇一眼:“子淇投給誰,我就投誰。”

    李東來道:“那就秦寶寶了。”

    “子淇還沒說呢。”

    “她就投秦寶寶。”

    “你怎么知道。”

    李東來心說,廢話,那是秦哥的姐姐。

    李衛宗朝裴子淇投去詢問的目光,裴子淇不耐煩道:“你看我干嗎,愛投誰投誰。”

    李衛宗吃了一驚:“你真投給秦寶寶啊?你不是討厭她嗎?”

    “你管的著嗎?廢話多。”裴子淇脾氣臭的很。

    她不喜歡秦寶寶是真的,但誰讓她是秦澤的姐姐,別看裴子淇對秦澤愛答不理,甚至惡語相向,其實并不討厭他。

    葉柔說:“我的票給黃宇騰了。”

    葛慶表示:“我的票給威爾斯了。”

    陳清袁說:“我不太關注秦寶寶,但我的票還在。不想投她。”

    她孜孜不倦發秦澤“騷擾”短信,忘了投票。這姑娘整場節目都心不在焉。

    裴子淇提醒道:“你別后悔啊。”

    陳清袁一愣,正要問為什么,秦寶寶的歌聲依然傳來。她愕然看向臺上。

    裴子淇也轉頭看舞臺,“呃……這是什么歌?”

    與此同時,大屏幕的滾動字幕浮現歌名和歌詞。

    休息室,李榮興一頭霧水:“她要唱那首外語啊?那幫唱嘉賓唱什么?”

    居然不是合唱!

    李學剛臉更黑了。

    徐璐頗有些幸災樂禍:“這是什么語種?聽著不像是英語。”

    威爾斯用英語說:“是俄文。她會唱俄語歌?”

    他有些驚訝,剛才他就唱過俄語,但觀眾并不買賬。秦寶寶為什么選擇唱俄語?

    黃宇騰皺眉:“這首歌不是合唱吧?兩個人分一首歌?”

    雖然說也可以,但總覺得違和。不夠完美。

    幾個幫唱嘉賓也在議論、談笑。

    “節奏挺明快的,聽著還不錯。”

    “還行吧,歌劇我不怎么熟,鑒賞水平有限。”

    “威爾斯會唱俄語,問問他怎么樣。”

    眾歌手望向威爾斯,楊麗娜笑著給他翻譯。

    威爾斯想了想,“還不錯。”

    他俄語半吊子,水平還沒秦寶寶好呢。鑒賞能力比其他歌手高,也有限。于是給了中肯評價。

    大家心里頓時有數了。

    秦寶寶清越嘹亮:

    “Доммойдостроен,

    房子落成了,”

    “Ноявнемодин.

    裝滿我的孤寂”

    “Хлопнулдверьзаспиной

    門在身后砰然關閉。”

    “Ветеросеннийстучитсявокно

    秋風吹打著窗戶。”

    現場觀眾吃了一驚,想不到秦寶寶會唱俄文,他們根本聽不懂,只是覺得這首歌不錯,但,用在冠軍爭奪賽上,似乎不夠看吧。

    某視頻直播網站,彈幕紛紛揚揚,各種評論。

    “厲害了,秦寶寶還會唱俄文?”

    “真的是她弟弟創作的歌?俄文?要不要這么有才。”

    “技術活,也確實有那么一丁點驚艷,但,這首歌聽著是不錯,可根本無法PK威爾斯吧,黃宇騰的歌都比這好聽。”

    “姐弟倆都是牛人,我是學俄文的,我可以很負責的說,秦寶寶的俄文很好,比威爾斯還好,威爾斯的俄文,頂多是我們普通大學生的英語水平。”

    “冠軍賽,她不唱中文歌?什么意思啊,威爾斯都唱中文。”

    “呃,我想說,這首歌不像是合唱吧?秦寶寶的幫唱嘉賓呢?”

    “咦,秦寶寶的幫唱嘉賓還沒出場?”

    “她不會沒有幫唱吧?”

    秦寶寶繼續唱著:

    “Плачетопятьнадомной.

    在我頭頂低聲啜泣。”

    “Ночьюгроза,Анаутротуман.

    夜間滂沱大雨,清晨朝霧迷離。”

    “Солнцеостылосовсем.

    太陽完全冷卻。”

    “ДавниеболиИдутчередой.

    久遠的傷痛接踵而至。”

    這時,一道高亢、嘹亮、純凈的聲音響起,像一道利劍穿透全場,在擴音設備的傳播中,充斥整個現場。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聲音……

    觀眾愕然望去。

    陰影里走出來一個身姿筆挺的年輕人,穿黑色西裝,皮鞋錚亮,他拿著麥克風,聲音從他喉嚨里迸發出來。

    只一個聲音,讓全場五百多人雞皮疙瘩暴起。

    一張張臉龐望著舞臺,凝固了神情。

    某網絡視頻直播平臺,彈幕忽然消失,畫面“干凈”的可怕。

    休息室,歌手通過屏幕看現場,滿室寂靜,氣氛凝固。

    縱使這群專業歌手,亦是瞠目結舌。

    秦寶寶轉身,握住年輕人的手,兩人攜手站在舞臺上,她唱:

    “Пустьсобираютсявсе.

    今夜來此相聚。”

    “Доммойдостроен,

    房子落成了。”

    “Ноявнемодин.

    里面裝滿我的孤寂。”

    “Хлопнулдверьзаспиной.

    門在身后砰然關閉。”

    ...........

    屏幕上的滾動字幕走到盡頭,所有人都以為這首歌已經唱完了,可伴奏聲依舊。

    秦澤握住話筒,直擊靈魂的聲音再次響起。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裴子淇緩緩打了個寒噤,不知不覺,后背爬滿雞皮疙瘩。

    陳清袁蹭一聲站起來,癡癡望著臺上的年輕人,再也難以移開。

    偌大的現場鴉雀無聲,沒有議論聲,沒有吵鬧聲,唯有伴奏繼續走著。

    這什么聲音啊?

    還能這樣唱?

    為什么能唱的這么高?

    休息室里,李榮興咽了咽口水:“我去我去我去......”

    黃宇騰喃喃道:“我的天吶。”

    李學剛心里復雜,不知該喜該恨。

    威爾斯張了張嘴,半天只憋出一個三個單詞:“oh mygod!”

    幾個幫唱嘉賓,一線大咖、二線歌手,目光盯著屏幕,死死盯著。

    所有連通直播信號的網絡視頻平臺,彈幕齊齊炸了。

    各種各樣的彈幕刷屏。

    “我靠,我是不是耳朵出問題了。”

    “666666666”

    “這,這怎么唱上去的啊,這什么聲音啊,不是一般的男高音吧,太恐怖了,怎么會有這樣的喉嚨?”

    “我渾身都是雞皮疙瘩。”

    “老子嚇的小魚干都掉了。”

    “牛叉牛叉牛叉,重要的話說三遍。”

    “這是假的吧,我不相信,這聲音不科學,分明是電子合成的。”

    “世上有這樣的奇人?”

    “好純凈的聲音,直擊靈魂啊,震撼,太震撼了。”

    “媽媽問我為什么跪著看節目,然后她和我一起跪了。”

    “哎呦我去,你們看他是誰。”

    “誰啊......臥槽?!”

    “秦澤?這是秦澤?我沒看錯吧。”

    “沒錯,他是我偶像,化成灰都認識。”

    “啊啊啊,老公我愛你,我愛你。”

    “老公來了,老公來了。”

    “好帥,太帥了,老娘的少女心都化了。”

    “怎么會有這樣的男人,不行了,不行了,姑奶奶非他不嫁。”

    秦澤換了口氣,麥克風湊近嘴巴。

    還來?

    所有人不約而同浮起這個念頭,下一刻: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不是一般的男高音,男高音絕對唱不出這么純凈的聲音,純凈又犀利。從頭到尾秦澤都沒有歌詞,但他的聲音,已然是現場最耀眼的存在。

    這就是秦澤和秦寶寶的合唱,秦澤本來有準備男女合唱歌曲的,阿楚姑娘可用可不用,但這首歌劇一定要唱。可姐姐的喉嚨駕馭不住,她練了大半個月,高音部分真的唱不上去,哪怕勉強唱出來,也會讓人感覺不夠純凈、純粹,夾雜一絲破音。那會毀了這首歌。

    這是一場完美演繹。

    隨著秦澤的聲音落下,余音裊裊,伴奏迅速走低,消失不見。

    歌曲結束。

    秦寶寶做了個讓人意外的動作,她轉身,踮起腳尖,輕吻弟弟的下唇。

    畫面定格,仿佛童話里親吻王子的公主。

    觀眾并不覺得違和,反而覺得這樣才完美,完美收官,完美演繹。

    充滿了藝術色彩。

    一如童話里的結尾。

    很多年以后,依然有人記得這一幕。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