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七十一章 心機boy
    星期天,上午十點。

    秦寶寶拎著包包回家,手上提著購物袋。客廳里的場景讓她愣了愣,秦澤和王子衿并排坐在沙發上,兩臺筆記本擱在茶幾,鼠標聲噠噠噠......

    “子衿姐,你別跑塔下去,會被打的......”秦澤剛說完,無奈道:“死了吧。”

    王子衿抿了抿嘴。

    “誒誒誒,你別和我搶兵......哎呦,閃現補兵?”

    “你說不能漏兵的呀,那個兵你碰不到,我就幫你補了。”

    “您這兵補的真奢侈。”

    “走了走了,回城......哎?你站在人家基地一動不動,干嘛?”

    “我站著回血呀!”

    “......你高興就好。”

    秦寶寶探頭探腦一看,兩人在開黑。

    “姐回來啦。”秦寶寶大聲宣布,但弟弟和閨蜜都沒搭理她。

    “喂。”秦寶寶加重語氣。

    “回來啦。”王子衿抬頭一笑,專心致志的繼續打游戲。

    秦澤干脆就沒理她。

    “子衿你會玩游戲?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挺好玩的。”

    然后長久無話。

    秦寶寶坐在一邊,看著閨蜜和弟弟在游戲里縱橫捭闔,沒來由就有一種“兒大不由娘”的惆悵。

    這位置原本屬于她的。

    半個小時,游戲結束。

    當然是輸了。

    王子衿累癱了似的倒在沙發上,還不忘八卦一下:“相親對象怎么樣。”

    “別提了,一見面就問東問西,問我做什么工作的呀,交了幾個男朋友啦,我說沒交過男朋友,他頓時眼睛跟狼似的冒綠光。”秦寶寶累覺不愛的嘆口氣:“就差沒說要跟我開房啪啪了。”

    秦澤冷笑一聲:“這就是老媽說的年輕有為,人品堅挺?”

    秦寶寶含情脈脈,嬌聲道:“那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沒我們家阿澤人品堅挺。”

    秦澤呵呵一聲。

    王子衿覺得不可思議:“還有這樣的人?”

    秦寶寶撇嘴:“三十歲的男人,有錢有車有存款,事業有成,心里多半是驕傲的。看我年輕,以為我見識淺薄,存心裝逼唄。”

    “不說這些糟心事,我媽什么都好,就是挑男人的眼光太差。”

    秦澤面無表情道:“這話我要錄音,發給老爺子聽。”

    “討厭。”秦寶寶嗔道,挪了挪屁股,往弟弟身邊靠,嬌滴滴道:“阿澤,姐姐給你買了新衣服。”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哪能呀,”秦寶寶殷勤的給秦澤捏肩膀,自我檢討:“姐姐說錯話了,姐道歉。您大人不記小人過,不要和我一個小女子計較。”

    秦澤哭笑不得,心里那點觸碰到自尊心的不滿和怨念,被這妖精連消帶打,消弭無形。

    秦寶寶一貫是能屈能伸的女人。

    下午三點,股市收盤,除了那支重倉的基建股始終不慍不火,他買的兩支軍工股和網絡股,各種盈虧,相互抵消之后,還盈利一萬多。

    一個星期啊,在股市上盈利一萬多軟妹幣,換了以前,秦澤想都不敢想。

    秦澤沒打算立即告訴姐姐,他有自己的計劃,如果被秦寶寶知道,以她“弟弟的東西就是姐姐的”的慣性思維,多半要撒潑坑他錢,前幾天還聽她說,最近看上一只LV包包,兩萬大洋。

    秦澤想攢更多的資本,在未來的牛市里狠撈一筆,所以這些錢還不能給秦寶寶花。

    周一,星藝娛樂。

    秦寶寶剛到公司,經紀人李艷紅走進她辦公室,道:“寶寶,營銷部的劉經理找你。”

    “什么事。”秦寶寶問。

    “好像是你那幾首歌曲版權的事,劉經理要找你談話。”李艷紅低聲說。

    “歌曲版權?”秦寶寶這方面有點抓瞎,她是新人,娛樂公司的很多套路她不懂。

    李艷紅帶她來到劉經理辦公室,敲了敲門,就推進去。

    劉經理是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有著人到中年逃不過的大肚腩。

    “小秦,來啦。”劉經理笑呵呵招呼秦寶寶兩人入座。

    秦寶寶甜甜笑道:“劉經理。”

    劉經理不禁多看了幾眼。

    “小秦最近在《歌星》那里唱歌吧。我有關注,成績很好。特別是那幾首歌,每一首都是精品。公司就需要你這樣的人才,新鮮血液,才能不斷發展壯大。花多少心血培養都是應該的。”

    秦寶寶笑而不語。

    劉經理虛頭巴腦說了半天,終于切入主題:“找你來,是為了你在節目里唱的那幾首歌曲網絡版權的事,小秦,我知道你是新人,但在這里,我批評你。公司培養你們,是花費不少資源的。做為公司的藝人,也要懂得回報公司。你把那幾首歌曲網絡版權私自出售給音樂風云榜那邊,破壞規矩了你知道嗎。你讓公司怎么想,怎么看你?對以后的新人,起到了很不好的帶頭作用。”

    秦寶寶被他訓的一愣一愣的。

    李艷紅苦笑道:“寶寶,你這事怎么連我都沒說啊,我要知道,肯定也得勸你。”

    秦寶寶更茫然了:“什么網絡版權,我,我不知道啊。”

    李艷紅摸出手機,點開“音樂風云榜”APP,遞給秦寶寶看:“喏,你的幾首歌,這里都有,隱形的翅膀和傳奇,分別月榜第六,第九。童話日榜第二,周榜第一,月榜第四。”

    秦寶寶第一反應是自己版權被侵犯,轉念一想,對方是網絡音樂大平臺,怎么可能上架沒有版權的歌曲,唯一的解釋,老弟把版權給賣了,還把她隱瞞了,心機boy。

    “劉經理,很抱歉,這幾首歌的版權不是我的。所以這件事與我無關。”

    劉經理擺擺手,“已經出售版權的歌曲就算了,下次絕對不要自作主張,藝人專心工作,其他的事情公司會幫忙操作。好在離歌的版權還在吧,音樂風云榜上沒見它出來。”

    說話間,他抽出一份合同,“你看看,沒問題就簽個名。”

    秦寶寶沒接,遲疑道:“這是......”

    劉經理似乎不太滿意秦寶寶的反應,“自然是授權書,這首歌以后就交給公司幫你運作,正好有一家合作的網絡平臺有意向,愿意出五萬買網絡版權。”

    秦寶寶翻開看了幾眼,好家伙,這份合同可不是網絡版權那么簡單,是所有版權授權。也就是說,秦寶寶簽了這份合同,離歌就歸星藝公司。

    李艷紅欲言又止。

    秦寶寶笑道:“劉經理,歌曲版權真不是我的,一應版權都歸我弟弟所有,我無權做主。”

    劉經理沉聲道:“這有什么難的,你一句話的事情,你弟弟還會不同意?再說,這也是為他創收,既然說到這個,公司還有一個任務交給你,以后你弟弟創作的歌曲版權,你負責和他溝通,授權給公司。你是公司的藝人,公司的利益就是你的利益。”

    秦寶寶心里呵呵,臉上笑容謙遜:“劉經理,這份合同,我簽了沒用,在法律上,我代表不了我弟弟。要不,我先問問?”

    劉經理不耐煩的點點頭。

    秦寶寶低頭編輯信息:“給姐死出來,保證不打死你(火冒三丈)”

    秦澤回復一個“驚恐的表情”。

    秦寶寶:“你是不是把歌曲版權賣出去了。”

    秦澤:“......”

    秦寶寶發一個“敲腦袋”的表情:“賣了多少。”

    秦澤支支吾吾:“沒多少。”

    秦寶寶怒了:“少跟姐打馬虎眼,說正事。公司這邊讓我簽歌曲《離歌》的所有授權書,并且以后你的歌曲,都要授權公司運作。只給五萬塊。”

    秦澤那邊沉默了十幾秒,言簡意賅:“讓他去屎。”

    秦寶寶:“懂了。”

    關了手機屏幕,揚起一個職業化笑容:“劉經理,不好意思,我弟弟把《離歌》的網絡版權也賣出去了。至于以后歌曲的版權,他說會優先考慮公司。”

    她沒把話說死,給雙方都留了臺階。

    劉經理表情極度不悅,隱隱有發怒的征兆,語氣也跟著加重:“以后的歌曲以后再說,下一期節目,你就別上了。”

    秦寶寶眉梢一挑:“為什么。”

    “實話說吧,公司安排你參加《歌星》,是給徐璐占位置的,現在她專輯準備的差不多了,正好需要《歌星》這個平臺推廣專輯,打打名氣。”劉經理淡淡道。

    “可我并沒有被PK下去,突然間不參加節目,觀眾怎么想?節目組那邊也不會同意。”秦寶寶強忍怒氣。

    “劉經理不耐煩道:“隨便找個理由,身體不適,家里出事了,還用我教你?”

    你TM才家里出事。

    秦寶寶漂亮的狐媚子臉蛋,陰沉下去,眼兒半瞇,她是真的怒了,公司利益就是我的利益,這話說的真光鮮亮麗,我需要公司的時候,你們在哪里?說好的為我安排作曲人,結果呢,徐璐隨隨便便就給截胡了去。要不是老弟嘔心瀝血(秦寶寶自行腦補)給我寫歌,老娘還不知道要熬到什么時候出頭。現在又想坑我的歌,做夢去吧。秦寶寶甚至想,就算剛才自己簽了授權協議書,接下來劉經理還是會提出讓她退出節目的事。那樣就真的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劉經理,我身體好的很,家里也沒事。所以我不會退出節目。”秦寶寶連個表情都欠奉:“還有,營銷部主管公司業務,但我是簽約藝人,我的工作安排,不歸你們營銷部管。”

    劉經理拍拍桌子,怒道:“你這話什么意思,秦寶寶,你還沒成大明星呢,就膨脹了?”

    “字面意思。”秦寶寶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辦公室。

    李艷紅追了出去,埋怨道:“寶寶,你這脾氣,不是我說你啊,太有棱角了,就不能圓滑些?別把關系鬧的那么僵。”

    秦寶寶大步往前走:“我就這脾氣,改不了。”

    忽地頓住腳步,扭頭看向李艷紅:“怎么回事,這個劉經理什么東西,我的工作安排,要他指手畫腳?”

    歌曲版權的事還情有可原,但自己又不是營銷部的人,退不退出節目,輪得到他來越俎代庖?

    嚴格來說,李艷紅其實是秦寶寶的上司,她的工作安排,得聽她的。但李艷紅把秦寶寶看做自己時來運轉的機會,掏心掏肺。

    李艷紅諱莫如深,左顧右盼一番,低聲道:“回辦公室再說。”

    兩人回到辦公室,李艷紅關上門,沒了顧忌,說話也大聲了:“徐璐專輯馬上要出,公司投入大量資源幫她宣傳,《歌星》就是其中之一,這個節目現在太火了。本來公司是讓你暫時補位,順便刷刷臉,以后找機會把你捧出來。沒指望你能走到這一步的。誰知道......”

    李艷紅看秦寶寶的眼神,好比餓狼看到萌萌小白兔,那個垂涎欲滴。

    “這樣一來,你就把徐璐的路給擋著了。”

    秦寶寶頓時明白了,賊兮兮道:“徐璐和這個劉經理有一腿?”

    “我的姑奶奶,你這眼光就差了不是。”李艷紅哭笑不得:“徐璐好歹是一線明星,公司招牌之一,劉經理都得看她臉色。”

    說到這里,不自覺壓低聲音:“是副總裁康世安,徐璐是他的人。本來撤你是一句話的事情,可總裁很賞識你,昨天在會議上把你表揚了一番:秦寶寶有一線的潛力,不可多得人才,如果公司的藝人都能這么優秀,我們星藝沖出國門指日可待。”

    我去......

    秦寶寶心說,多謝總裁大人抬愛,小女子何德何能。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