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七十章 窮養男富養女的套路
    有一種說法,兄弟姐妹中,以兄妹的關系最難處理,秦澤不知道這話對不對,反正他和秦寶寶相處了二十幾年,總體還是蠻和諧的。

    做弟弟的要保護姐姐,有沖突也要讓著姐姐,忍無可忍就不需再忍,該打屁股還是要打屁股。

    這是秦澤總結的經驗。

    他不是單方面付出,秦寶寶對弟弟還是很關愛的,雖然總說:弟弟的東西就是姐姐的,姐姐的東西就是弟弟的。但,秦澤上大學以后,一年四季的衣衫、電腦、手機,全是秦寶寶掏的腰包。

    所以秦澤無法理解李東來和他妹妹的相處方式。他懶得去追問,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秦澤坐在電腦前,順手查看了李東來的戰斗記錄,3—11—9的悲慘戰績,又拿起桌角的高中作業本,漫不經心翻看,片刻,冷笑一聲:“十五道題目,做錯十一道,我大概知道你的成績了。”

    又指了指電腦:“3殺11死的戰績,也讓我知道你的智商了。”

    “智商你媽了隔壁。”李東來被觸及心中軟肋,像只炸毛的貓兒,十足的少爺脾氣。

    秦澤甩手就把作業本砸他腦門上,力道不清,啪一聲脆響。這家伙捂著腦門齜牙咧嘴。他肚子還隱隱作痛,之前那一腳留給他太深的心理陰影,在學校里打架出了名瘋、狠的虎犢子,此時提不出和秦澤單挑的勇氣。

    “你就是欠收拾。”秦澤嗤笑一聲:“表個態吧,能不能好好讀書。”

    “我要是說不能,你是不是還揍我?”李東來試探道。

    “揍。”秦澤言簡意賅。

    李東來想了想,好漢不吃眼前虧,服軟了,“我真不是讀書那塊料,想讓我好好讀書,也可以,可你要得答應我一件事。”

    秦澤呵一聲,“你還想跟我討價還價?說說看。”

    “大俠,你的身手這么厲害,是不是練過武術?”

    “算是。”

    李東來登時眼放精光,好奇又迫切的追問:“詠春還是太極,形意還是八級,南派還是北派,擅長拳法還是腿法。有練出內勁嗎,會不會寸勁技巧。”

    秦澤一臉懵逼。

    李東來雙眼像是一對大燈泡,眨巴眨巴望著他。他跟一般的富家子弟有些區別,因為碰巧見識過一些東西,因此對武術這門神秘的學問極為向往。

    “你小說看多了吧,”秦澤真覺得這個中二少年病的不輕。

    李東來急了,“難道不是嗎,你一腳把我踹飛,普通人可沒這個力量,大俠,打架我算半個行家,誰有真本事,誰是花架子,一交手我就清楚。”

    “學過一點格斗術,談不上什么高手,當然,打你十個是沒問題的。”

    李東來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大聲道:“師尊在上,受弟子一拜。”

    秦澤給雷的不輕,翻白眼:“先說好,我可不會降龍十八掌,如來神掌。”

    李東來撓撓頭,嘿嘿笑道:“現實和小說我還能拎的清。”

    雖然有小姨支付家教費,但李東來堅持要給拜師禮孝敬秦澤。最后,秦澤收了這小子八百塊的拜師費,當場微信支付,據李東來說,他一個月零花錢就一千塊,秦澤吃驚不小,以這棟別墅的規模以及裴南曼無意間露出的卡地亞名表,他可以推測出這小子家境絕對不簡單,這樣一個大少爺,每個月一萬元零花錢,秦澤都信。

    一千元是不是太寒磣了。

    “師傅,我說的都是真的。”李東來賭咒發誓。

    “你妹的零花錢,是不是在后面加個零。”秦澤道。

    李東來目瞪口呆:“師傅果然料事如神。”

    秦澤一臉悲愴道:“窮養男富養女的套路,我家也是這樣。”

    兩個同病相憐的家伙相視一眼,悲從中來,恨不得抱頭痛哭。

    第一天家教,秦澤不打算立刻上綱上線,掏出兜里的煙,與李東來一根接一根抽,聊天摸底。電腦播放著昨晚的《我是歌星》綜藝節目。

    通過交流,秦澤知道樓下那個脾氣也不怎么好的漂亮學生妹叫裴子淇,也知道為何親兄妹不同姓,李東來說自己隨父姓,妹妹隨母姓。裴南曼是他們的小姨。至于父輩和小姨的工作,李東來點到即止,秦澤也沒追問。

    不過通過李東來談起父親時的不屑與憤怒,以及談及母親時的黯然與悲傷,秦澤窺一斑而知全豹,李東來和父親的關系肯定是很惡劣的,而那個不住一起的母親,大概是去世了。

    也有可能改嫁了。但是說不通,看房間的情況,明顯是常住這里,哪怕父母離異,也應該跟著父親或跟著母親,哪有跟著小姨生活的道理。合理解釋,母親去世,與父親關系不合,因此住在小姨家。

    難怪兄妹倆戾氣都這么大。

    電腦里播著秦寶寶高唱離歌的畫面,李東來竟然跟著哼起來。

    “網上更新太慢了,每次我想聽這首歌,都得上網看節目。”李東來抱怨。

    秦澤嗯了一聲:“過幾天應該會更新出網絡資源。”

    他已經授權給音樂風云榜了。估摸著明后天,版權費就到賬了。

    這僅限于網絡版權,其他版權還在他自己手上。

    李東來看著屏幕,驚嘆,垂涎:“媽的,這女人賊漂亮,身材太贊了,真想睡她。”

    “啪!”

    清脆響亮的被削了一個頭皮。

    李東來抱著頭,委屈又茫然:“師傅你打我干嘛。”

    “師傅打徒弟,需要理由嗎。”

    “......”

    中午十二點,裴子淇的吼聲傳來:“李東來,家教,下來吃飯。”

    她不知道秦澤的名字,或者說壓根沒記在心上。

    別墅就是別墅,廚房寬敞整潔,各種廚具一應俱全。就是太空曠了,少了幾分家的感覺。不如秦澤的那套小房子溫馨。

    女王少婦親自下廚做的菜,秦澤卻絲毫不覺得榮幸。因為不好吃。菜肴做法中規中矩,味道差強人意,只能說可以入口。秦澤對此不意外,能做菜就不錯了,長的漂亮的女人不一定賢惠,家里就有一尊禍水級的妖精,活了二十五年,頂多知道做菜先放油,糖和鹽都得嘗一口才能分清。另外,王子衿也是個不會做菜的女人。

    老爺子為什么說“太漂亮的女人不適合做媳婦”,委實是有個活例子擺在家里。

    吃完飯,秦澤花了半個鐘頭,寫一份密密麻麻的規劃書,李東來當然是學理科的,不然請秦澤這個理科生做啥子。

    “不管是學格斗也好,提高學習成績也罷,這份規劃書的內容,你用心去背,用心去做。我懶得去督促你,沒達到我預期的標準,我直接揍人。丑化我先說前頭,省的你埋怨不教而誅。”秦澤把規劃書拍在李東來面前:“路是自己走的,你或許有不錯的家境,但改變不了敗絮其中的本質,想真正出人頭地,靠別人沒用,靠自己。”

    李東來如獲至寶,像捧武學秘籍那樣把計劃書捧在手心,上面不但寫著他學習成績的規劃,還有提高體能的詳細鍛煉方法。

    “師傅,我覺得吧,這些都太基礎了,有沒有一擊制敵的招數。”

    “沒學會走,就想著跑。”秦澤冷笑,然后當著中二少年的面,一拳打在墻上,“咚”的悶響,墻壁漆粉剝落,裂開幾道細微的裂縫。

    李東來張大嘴巴,驚呆了。

    “沒有強大的體魄做根基,你學再多的把式,也是弱雞。”秦澤淡淡道:“長輩們無數次強調,基礎要牢固。不是隨便說說的。”

    這逼裝的......李東來跪了。

    秦澤坐裴南曼的車回家,開車的當然不是女王,而是女王的司機。

    下午兩點,裴南曼穿著OL套裝下樓,她穿的不是套裙,而是褲子。客廳里,李東來捧著規劃書念念有詞,專心的背著。裴子淇怒道:“滾上樓去背書,吵死了。”

    李東來翻了個白眼,“死丫頭,閉嘴。”

    裴南曼走來,“看什么東西。”

    李東來老老實實的遞過去,收斂不可一世的氣焰:“小姨,我以后一定好好學習。”

    裴南曼接過規劃書,沒看,笑道:“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裴子淇嗤笑道:“他是給人揍怕了。”

    李東來扭頭,怒道:“就你話多。”

    裴南曼柔聲道:“怎么回事。”

    李東來期期艾艾:“我在房間里罵了師......秦哥幾句,就被打了唄,是我自己最賤。”

    “嗯。”裴南曼點點頭,這才低頭看起規劃書。漫不經心的態度讓兄妹倆一愣。小姨是護犢子的,李東來在學校出了名的刺頭,愣是沒被開除,不管學校那邊,家長那邊,小姨都能擺平。擺不平的花還有他們父親,如果小姨有擺不平的人的話。

    規劃書的格式很標準,四個大步驟。

    一:個體分析

    二:環境評估

    三:分期計劃

    四:評估調整

    總共四頁。

    開頭的個體分析,就讓裴南曼眉睫一跳。

    姓名:李東來。

    性別:男。

    學校:復旦附中。

    班級:高二3班,理科生。

    “一個富家子弟,一個不堪大用的廢柴。學習成績差,智商不高,性格乖戾。擁有這個年紀普遍存在的中二病。癡迷于打打殺殺。從各方面看,都是一癱扶不上墻的爛泥......”

    裴南曼罕見的露出惱怒之色,挑著眉,繼續看下去:“如果不是家境富裕,這輩子估計不會有什么花頭。當然,以后也不會有花頭。身上唯一的優點:能屈能伸。如果這是優點的話。總之是個差勁到不能再差勁的學生,老師放棄的對象。欣慰的是,可塑性強。有一股子倔強偏執。加以引導,未必不能成器。”

    這是秦澤對李東來的人物分析,看似無關緊要,實則關系到他采用的對策以及后續的訓練計劃。

    裴南曼翻過這一頁,環境評估:“和妹妹居住在小姨家,兄妹關系不睦(東來;子淇,紫氣東來?),父子關系不睦。母親:?姨父:?非常害怕小姨。無不良嗜好(暫時沒發現)。家境優渥,父親未知,小姨父未知,反正不可能只是開安保公司那么簡單。”

    環境分析也很重要,窮孩子和富孩子的培養方式是不一樣的,至少在“設備”方面不用擔心花錢。

    她不禁瞇了瞇眼,再次對秦澤刮目相看,先前他行筆流暢答完試卷,別看她表現淡然,心里其實很震驚。

    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幾個小時里,能看出這么多東西,姓秦的觀察力可見一般。兄妹關系不睦,害怕我,這些都不奇怪。一口咬定父子關系不睦,這就厲害了。更厲害的是母親和姨夫的兩個問號。他觀察出什么來了,裴南曼敏銳的直覺告訴她,絕不是簡單的問號,只是不想寫明。

    后面的分期計劃和評估調整反而不重要了,裴南曼幾眼看完。把規劃書還給李東來,笑道:“你這個家教老師很厲害,你和子淇的名字,給他看破了。”

    李東來撓頭:“要不然我甘心拜他為師?小姨,我會好好努力,完成規劃書上的目標。”

    裴南曼嗯道:“過程我不關心,只看結果。”

    摸了摸他的腦袋,出門。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