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春色 > 第六百一十六章 肖繼恩
        “大伯(肖繼恩)不是肖家的血脈。”五花八綁的肖文才很艱難地招出了此事。
        高賢寧看他一臉為難的樣子,直覺這個事情可能有點嚴重,他急忙快速寫了一行字,然后提筆等在那里。張盛與杜二郎都被吸引了注意力,目不轉睛地盯著肖文才。唯有姚芳還在埋頭苦思著甚么。
        肖文才又閉嘴了良久,終于繼續說道:“當年先祖父成婚數年沒有子嗣,又納了妾,仍舊無子。王家與肖家乃世交、幾代情誼,那時王家已有長子,便將次子抱養給了肖家,改了姓、取名叫肖繼恩。后來先祖父卻又生了個親生兒子,便是家父了。”
        高賢寧恍然道:“原來如此,肖繼恩與王艮才是親兄弟,他是前翰林院編撰王艮的親弟弟!當王艮家被抄斬之時,肖繼恩應該悲憤交加罷?”
        肖文才道:“理應如此。”
        高賢寧沉聲道:“肖繼恩以前還干了些甚么事?從實招來!”
        肖文才一臉無奈道:“大伯一直在京師,而我永樂年間才進京,不太清楚他的事。我十余歲便在鄉試的中,家中對我寄予厚望。家父在京師有些產業,便叫我進京閉門苦讀,說我年輕、必得全心爭取進士及第,將來大有前程。
        永樂五年恩科,我參考了一次會試,沒有考中;便等著明年的恩科,再次一搏。
        其間大伯總說,王家的事遲早會牽連到肖家。家父與我都很擔憂,我因此有點分心,不能全心讀書;不過除了時不時去見王氏一面,平常也只是在府上舉業讀書而已。”
        高賢寧問道:“你沒參與別的事了?”
        肖文才答道:“大抵沒做別的事了。”
        高賢寧沉吟片刻,又問:“王氏身藏毒藥,是你慫|恿她的嗎”
        肖文才一臉難堪,說道:“皆因我大伯授意。那王氏知道大伯是王家的血脈、也知肖王兩家關系匪淺,且她又在錦衣衛武將姚芳的身邊;于是大伯叮囑我,一定要反復對王氏曉以情理,萬一事敗、便叫她提早自行了斷,不要連累肖家!”
        高賢寧一邊奮筆疾書,一邊抬頭問道:“王氏為何要豁出性命?你向她許諾過,要為王家報仇嗎?”
        肖文才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他不是指甲縫里的肉|體痛苦,而是仿佛在道德上受到了某種拷問,他搖頭道:“從未有這等許諾,下旨抄斬王家的先帝、前錦衣衛指揮使紀綱,都是世間凡夫俗子難以動搖之人,如何報仇?不過、我確是與她海誓山盟,冬雷震震江水為竭……”
        高賢寧又問:“肖繼恩而今人在京師么?”
        肖文才道:“王氏過世了之后,我大伯便回江西去了。大伯幾番勸說家父一起回鄉,不過明年就有恩科,家父沒有答應,更不愿我放棄會試。于是大伯自己回鄉了。”
        高賢寧道:“肖家祖宅?”
        肖文才搖頭道:“大伯以前是做藥材生意的,他在吉水縣縣城有鋪面,應該在縣城里。”
        高賢寧收起了供詞,上去解開了肖文才的右臂,把筆塞在肖文才的手里,下令道:“寫上名字,再蓋手印。”
        辦完了瑣事,高賢寧便叫上張盛等三人到門外商議。張盛與杜二郎馬上跟了出來,只有姚芳還站在那里發怔。高賢寧看了姚芳一眼,懶得理他了,便大步走到了檐臺上。
        高賢寧開門見山地沉聲道:“肖繼恩,極可能就是‘馬公’!”
        張盛道:“肖繼恩會不會只是同黨之一,馬公另有其人?咱們一定要慎重,不能放跑了罪魁禍首!”
        高賢寧看了張盛一眼道:“張指揮所言,亦非全然沒有道理。但本官仍覺得肖繼恩就是‘馬公’!干那等天大的密事,確實需要一些有能耐的同黨;但是事情太過嚴重,越少人知道,越不容易敗露!肖繼恩既然在謀劃此事,便無須再找另一個主謀了。因此連肖繼恩的侄子肖文才、亦不知最關鍵的密謀,極可能是實話。”
        張盛問道:“高寺卿的意思,咱們立刻去江西逮|捕肖繼恩?”
        “是。本官正是此意!”高賢寧看著二人。
        杜二郎抱拳道:“要不先奏稟圣上?”
        高賢寧聽罷沉吟片刻,說道:“若能連夜奏稟圣上,那也可以。咱們派人去皇城門樓外,先叫侍衛親軍找到里面的當值宦官,再讓宦官找司禮監太監王貴,然后叫王貴進宮去奏報。”
        錦衣衛指揮使、北鎮撫使都贊成了這個主意。
        高賢寧便道:“咱們分頭行事!張指揮拿著供狀,去皇城;本官與杜將軍繼續審問肖文才,叫他說出肖家鋪面、祖宅的確切地點。”
        兩個武夫抱拳道:“得令!”
        杜二郎忽然又道:“咱們派人八百里加急去江西逮人,最好不要讓肖繼恩事先得到風聲。我看不如先逼肖文才寫封信,謊稱他遇到了同窗、在城外寺廟徐舊作詩;將信送回京師肖府,先穩住肖家一陣。”
        高賢寧贊許道:“杜將軍頗有長進嘛!”
        三人商議了一番,張盛接了供狀先走,高賢寧和杜二郎重新走回廂房。這時便見姚芳已搬了一條凳子,坐在了肖文才面前,正在盤問。
        姚芳盡問些沒用的話。姚芳的聲音并不大,也不見憤怒失|控,他的神情十分怪異,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臉色卻是很紅。他問道:“你們上過了罷?”
        肖文才的臉微微抽搐道:“王氏與姚將軍認識之前,我與她便私定終身了。我大伯的意思,大伯說女子最難忘記第一個占她身子的人……”
        姚芳酸溜溜地說道:“我還沒與她同過房哩。”
        肖文才愕然道:“原來她沒說謊?你們……你們不是同住在一個院子里?”
        姚芳嘆息道:“她說,不想讓我覺得她不知清白自重,許諾我只要將來名正言順了,任我做甚么都行。我也尋思,她出身書香門第、先父乃進士,她是知書達禮賢淑持重的女子,便沒為難她。我姚芳要個女人還不簡單?我要的是與她長相廝守!”
        倆人沉默下來。
        高賢寧趁機走上前,說道:“姚將軍稍后再問,讓本官先問他正事。”
        姚芳冷冷道:“張盛不是去宮里請旨了,那事怕不是頃刻間便能辦好的!高寺卿沒得到圣上批復,也不打算馬上去抓人,你急什么?”
        高賢寧竟無言以對。剛才幾個人在門外商議的事,姚芳似乎聽到了。看起來姚芳居然很冷靜,說的道理也頗有章法。
        姚芳又問肖文才:“你們都干了些甚么?”
        肖文才一臉尷尬:“……”
        “說!”姚芳冷冷地呵斥了一聲,臉上滿帶痛苦與殺氣。
        肖文才臉色蒼白道:“啥……啥都干過。在下至今尚未成婚,偶爾逛逛青樓見識不少,能干的都干了。”
        姚芳道:“說仔細點!不招,老子讓你再過一遍刑!”
        肖文才無奈地沉吟了一陣,小聲說道:“有時候見面,正是她兩次月事之間,怕懷上,不過有口|舌、還有谷道……”
        “啥?”姚芳整個人都愣了。
        肖文才一臉畏懼道:“要不姚將軍別問了?其實一些事王氏是不愿意的,我便哭訴,她的心軟,每次都有用。”
        姚芳深吸了一口氣道:“你他|娘|的,還真有辦法!你別怕,我只想知道真相,你只管說……有一回她抓了很多藥來煎熬、大概就在去年底,說是身體不調,那是怎么回事?”
        肖文才皺眉回憶了一會兒,小聲說道:“咱們不是每個月都見面的,有時很久也不見一面。那次便是許久不見了,不巧她正值月事。但是我多日不盡女色,見一面擔驚受怕的也不易,好不容易冒險去了,哪能空手而歸?我一面哭訴,一面動手動腳,不多時她也忍耐不住了,于是……”
        姚芳氣得渾身顫抖,拳頭已握緊了,他一面喘|氣一邊氣憤道:“她月事之時,老子連涼水也不讓她碰一下,百般將就她,沒想到你竟然如此對待她!”
        高賢寧觀察姚芳的模樣,急忙提醒道:“肖文才是御案證人,姚將軍心里要有數。”
        片刻之后,高賢寧又好心勸道:“醉仙樓的頭牌付驚鴻,長得非常貌美,且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侍候起人來也是知冷知熱好不溫柔。本官玩|過,絕對人間極品!她還挑人,一二般的人連陪茶都難。姚將軍要不去試試,本官給你引見?”
        姚芳卻毫不理會高賢寧的好心,他猶自問道:“為甚么我對她一片真心實意,她卻對我如此矜持?為甚么你這紈绔浪蕩公子、不知憐香惜玉,她卻無所保留?毫無保留!”
        廂房里一片死寂,沒人能回答這個問題。
        姚芳又問道:“為何她為你守身如玉,你還那樣不知憐惜?”
        肖文才忙道:“姚將軍息怒,我其實從來沒覺得她是我的女人……肖家也不可能贊同、準許我娶一個罪人之女,還是教坊司出身、曾與人同居一室的婦人。”
        姚芳仰頭冷笑了一會兒,滿臉悲哀,又道:“你騙了她,還是有愧疚罷,不然怎會兩次祭拜?”
        肖文才道:“人皆有惻隱之心!在下并非歹人,心底是很善良的,欺瞞王氏也是出于無奈。上次祭拜就是為了看看她,這一回乃因我要成婚了。我挑城門關閉時才去,以為沒人能發現的,唉!”
        姚芳的神情忽然一變,饒有興致地念了一聲,“成婚……”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