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盜天仙途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決裂
    大營

    整個戰場到處粘稠的紅,涌水的人潮沖擊著,李云勇吶喊著,就要沖出,高光見著情況,尖聲大笑:“真君早有預料,來人,看你們能不能抵抗住巨石。”

    說著,一揮手,不少的營帳掀開露出了面目,卻是上百架投石機,早就對準了大門處。

    “讓反賊知道我們厲害。”一個校尉恨恨罵著,只聽一聲命令:“放!”

    “轟!”誰也沒有想到,可以這樣用,這些拋石器雖只是小型,但每個也有幾十斤,受著巨力砸下,更是比弩弓還厲害。

    李云勇雖對自己的武功有自信,但面對著拋石器,必死路一條,轉身就逃。

    “轟”

    巨石連排落下,一個騎兵正奔逃,一石砸中,連一聲未吭,人和馬都瞬間被壓成了肉餅。

    “啊”連連慘叫,上百石塊落下,又碎成許多片,哪怕是碎片,只要擦著,身體就去了一半。

    李云勇奮盡武功,連連閃避,躲開了數塊,只見又一聲命令,遮蔽天空石塊對著落下,李云勇再也避讓不得,一聲吶喊,一刀斬上,頓時刀和手臂粉碎,余勢落下,倒飛出去,半途已幾乎洞穿,落到地上,已經斃命。

    隨著血光,一點妖魂浮現,就要向輪回臺而去,只聽“嗡”一聲,一點黃氣一閃,卻有龍氣牽引。

    山坡小亭處,瞎道人原本面無表情看著,這時頓時色變,大怒:“璐王,你安敢如此?”

    文士看見了瞎道人臉色,一時心驚,問:“陛下,怎么了?難道有變數?”

    瞎道人看上去比以前老了些,有些黑瘦,神色陰沉,語氣森人:“哼,好個龍氣,果是狼子野心,璐王龍氣雖沒有自主意識,但卻有著本能。”

    “我等妖兵妖將,借著璐王龍氣,就是其下臣民,恐怕是璐王神魂受了天命影響,借著妖將有著雙重身份,以此與我爭奪妖魂,甚至可能還想通過這個來吞噬輪回臺。”

    “什么?”文士臉色震驚,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瞎道人臉色也陰霾重重,抬起了首看去,雪在天空落下,天空陰暗,天空的云裂開了一道裂縫,月光滲出,似是一只眼睛。

    “不愧是原來君臨天下的人,這天命,這世界,在這時還想反噬,讓我們偷雞不成還損把米。”

    “陛下,那怎么辦?”文士立刻醒悟,自己感染了璐王,想借殼瞞天過海,世界反應過來,卻同樣想借著妖兵妖將納入璐王龍氣的機會,反過來吞并妖族,當下就有些驚慌,眼神向璐王大軍看去。

    瞎道人臉漲紅,目中閃光,說:“璐王,我原本想讓你和裴子云兩敗都傷,現在你敗勢已現,更有此心,卻怪不得了我,誰叫你暗里受了天命要對付我和妖族?既這樣,我就送你歸天。”

    說著,就看見大營處,第一批上千人已全軍滅亡,而步卒正和大營涌出的軍隊廝殺,兩支鐵騎交叉進攻璐王中軍,中軍抵抗,總體上,璐軍漸漸落入下風。

    “到了現在,就算龍氣,都得投入搏殺,還有多少力量能分心?哈哈”瞎道人大笑,知道龍氣無暇分身,再不遲疑,閉上眼。

    “轟!”元神跳出,空中隱隱化成三面巨人,手臂在空中一抓,要抓住什么,就聽著一聲:“以我代理妖皇名義,附體妖氣和妖魂,速速擺脫龍氣影響,全數回歸輪回臺。”

    “轟”隨著這一道命令,空中頓時一聲驚雷,文士眸子閃著異光,就看了上去,只見沙場上,璐軍將士在舍死忘生的拼殺,受這一聲,身上妖氣頓時震動,一股強烈的吸力要將妖氣全部抽走。

    諸將附身的妖魂,聞聲更要直接沖出。

    只是一聲龍吟,這些妖將妖兵身上龍氣一閃,卻是壓制,不允許它們離開。

    “加入易,脫身難。”文士自知道這道理,這是任何組織的常規法度,只是這一切還是力量,依舊有著絲絲灰黑氣流失,向著虛空中而去。

    “吟”半空又一聲龍吟,在文士眼中,璐軍上空,隱隱一氣凝聚成一條黑蛟,已鱗片撕裂,鮮血淋漓,源源不斷力量被抽了出去。

    這一下不要緊,在下面中軍將士,原本個個兇悍,爭勇向前,這時突一陣眩暈,一個妖將率著士兵,殺氣騰騰,眼睛通紅,這時身子一虛,對面一將的長刀就砍殺了上來。

    “噹”

    兩刀相接,妖將長刀飛出,頓時中了一刀,鮮血噴出,這妖將原本只是下層伍什軍官,掌管五到十人,才會被妖氣滲透,只是有著天賦,脫穎而出,這時一下打回了原形。

    “不!”這將嗥叫,身子在馬上跌落,還帶著不敢置信的神色,下一刻,馬蹄踐踏了上去,頓時變成爛肉。

    “殺!”裴子云這時,自己也中了一刀,左肩盔甲破開,卻是不深,身體微微后仰,矛尖在額前不到一寸距離掠過,勁風刮得雙眼一痛,不過手上卻不滿,長戟一轉,月牙小支頓時在對方臉上劃過。

    敵將大叫一聲,頭盔碎裂,臉上鮮血迸流,還少了一只耳朵,這將卻毫不在意,勢如瘋虎一樣撲至。

    裴子云內心實不敢有絲毫大意,本來這將殺之不難,可自己在陣中廝殺,已連殺十一將,就算是地仙,也感覺到力量漸漸枯竭,這時運戟一攪,本想只是撥開敵人的長矛,在這時突發生意外,敵將身體脫出馬鞍向后飛出,在地上連滾了幾下,這變化實在太快。

    “敵將妖氣在迅速衰退。”裴子云何等敏銳,立刻感覺到了,并且這將面露痛苦之色,一個黑影就要在頂上破出,而一種力量卻想束縛在內,頓時在地上就翻滾著。

    “去死!”裴子云一驚又是一喜,長戟只是一轉,人頭飛出,妖影也迅速消失不見。

    “妖氣為什么退散了?”裴子云向前面看去,整個戰場狀態頓時納入眼簾,這不是個例,璐王最精銳的兵將幾乎同時都失去了力量,一時間被殺的連連后退:“妖氣妖魂都在被抽走,發生了什么事?”

    裴子云雖驚疑,但見著士兵力量大減,而妖將更是痛苦掙扎,頓時知道是難得的機會,喝到:“天助我也,全軍跟我沖鋒,將敵軍擊破。”

    隨著裴子云呼喊,立刻就人響應,后面鼓聲更急促響起,一聲聲,高光聽著,露出驚喜,這是約定,就要大勝,全軍出動的聲音。

    “快,快,全軍出動。”高光高呼。

    無論那個戰場,都立刻發覺璐王軍變弱了,頓時士氣大振,裴子云一馬當先,頓時率軍穿入,本來鐵桶一樣,這時殺過去,就和紙糊一般,如入無人之境,殺得慘呼連天,連連崩潰,轉眼就逼近了璐王。

    璐王第一次感覺到,死亡的感覺如此之近,剎那間冰冷的殺意一下籠罩住了身心,身體發寒。

    “可惡”璐王雖不知道內情,但心中有著冥冥的感應,這時隨著潰敗,一時間明白了過來:“賊子,安敢如此。”

    隨著璐王的聲音,龍氣頓時分出一支,沉了下去。

    冥土·璐王福地

    一片黑云迅速出現,初出時只有數尺方圓一片,隨著不斷有妖魂投入,突暴長十倍不止,潮涌而來,內中還雜有一條條血光。

    下面無數的雕像,化成一團團黑煙,潮水一樣涌去,與之合并,隱隱見得妖族妖魂憤怒咆哮,吐出妖族的語言,前仆后繼撲入了輪回臺,而輪回臺“嗡”的一聲,閃出一片微光,這微光看起來不多,但原本許多裂痕,甚至在迅速修復。

    “轟”就在這時,隨著一聲雷鳴,紅黃氣垂下,又絲絲縷縷匯著黑氣,一聲嘶鳴,頓時化成一條黑蛟,渾身黑紅,鱗甲閃動,很有威儀,只是全身鮮血淋漓,一爪幾乎全斷,可就算這樣,黑蛟不但不退卻,更是憤怒,一雙眼睛黑色火焰在燃燒,就要噴涌而出,爪中隱隱握著一個圣旨。

    就在黑蛟出現時,輪回臺上,瞎道人和文士出現,才出現,萬妖大陣就自動閃過,星光環繞在瞎道人的周圍。

    瞎道人才出現,立刻感覺到壓力,只見蛟龍見到瞎道人出現,甩動尾巴,爪子上的圣旨落下。

    “反賊,可殺!”龍氣化成千鈞之勢,要將一切摧毀。

    “給我擋住。”瞎道人這時咆哮著,只見輪回臺略一轉動,便有一片星光內過,內更有星宿運轉。

    “轟”圣旨砸了大陣,火光飛濺,幾乎炸起一朵蘑菇云。

    “啪”就在這時,蛟龍尾巴又狠狠打下,擊在萬妖大陣上,瞎道人面容一變,一口血噴出,而整個輪回臺,更是炸出血紅的火焰,又聽“啪”一聲,多出了一道裂痕。

    黑蛟見著,連連數擊,輪回臺露出更多裂痕,瞎道人連聲悶哼,黑色妖血流下,但有灰黑氣涌了過來,要將輪回臺和妖皇身體彌補。

    瞎道人心疼之極,這時卻在大笑:“璐王龍氣,你這時還敢分身進攻于我,地面就更露敗跡,要是璐王一死,你就變成無本之源,還不退去護主?”

    瞎道人揮手呵斥,眼角妖血流出,猙獰又恐怖,這個世界對妖族有壓制,自己又不是完整妖皇,別看還撐的住,實際上折損的是自己和整個妖族的根基,一時間,瞎道人恨意炙熱燃燒著,喊到最后,聲音已經凌厲:“難道你真要與我同歸于盡?”

    隨著瞎道人的聲音,幾乎同時,陽世璐王悶哼一聲,鼻下滲出血,一種恐懼襲上心去:“我大軍而起,就百戰百勝,難道在這里沉沒?”

    “不!”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