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盜天仙途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妖魂鼓
    道人弟子才閃入,成元子是地仙,靈覺立刻感覺不對,喝著:“你是何人?”

    才說著,就要揮手用法禁制,只見這個道人一笑:“來不及了——定!”

    只見這道人一變,變成了裴子云,而后面追的裴子云卻立刻消散,變成了影子,這時只一個瞬間,一輪明月迅速落在成元子身上。

    “玄陰鏡?”成元子一滯,滿臉不敢置信,嘶聲:“怎么可能?”

    “天子之劍!”裴子云不由分說,高舉右手,握指為劍,只聽“噗”一聲,一道炫爛奪目弧月已射出,弧形鋒刃處,這次更染上了一層薄薄的青色。

    “啊啊——”成元子生死關頭,奮起全部力量一振,只聽鎖鏈崩開之聲,地仙拼死一擊,連號稱在世顯圣的玄陰鏡也束縛不住,但才振開,只見劍光已落,“噗”一聲,成元子分成二截,噴出一片濃稠的血霧。

    血霧幾乎全部變成黑色,在黑色中還混著點紅色,落地面上立刻腐蝕。

    “啊啊——”就算這樣,成元子還沒有死,只是這時防護屏障已破,裴子云本體一道雷光乍現,重重擊在成元子下半個身子,只是剎那,這半片身子立刻炸成粉碎,只剩了一個上半身。

    分身向著本體一投,二合一,裴子云回了原型,長長一嘆:“這是你門中至寶玄陰鏡,要不是此鏡,就算我使了計,也難殺你。”

    “你原本是祈玄門掌教,自可得此寶,現在你背叛師門,墮落妖族,這寶卻成了你的催命符,這一琢一飲,讓人深思。”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生死關頭,成元子慘叫著求饒,并不比他平時鄙視的凡人好多少,甚至更是不堪。

    裴子云搖首嘆息,手一指,只聽轟的一聲,一大蓬雷光打了下來,要是平時,這還可防御,現在雷光之下,還剩余的一點防身靈光立刻震散,成元子的上半身炸成粉碎。

    還有一點真靈就要逃走,只剎那,梅花閃過,連著軀體瞬間消失,接著,靈光閃動,眼前出現一梅,并迅速放大,變成一個半透明資料框,帶著淡淡的光感在視野中漂浮,數據在眼前出現。

    “第二階段任務:殺死妖族20,獲得妖族世界的座標,完成度19.5/20!”

    “咦”

    “靈氣增加了?”

    裴子云略有點驚喜,又帶些疑慮,殺了成元子,摧毀了這殿,感覺世界就松動了,許多規則都在削弱,但還是有力量在針對。

    隱隱間,似通未通感覺閃過,就在遲疑時,騎兵而來,高呼:“真君,妖軍已經折返,攻了過來。”

    裴子云一怔,若有所思。

    輪回臺

    一個旋渦還在抽取力量,而高臺上,金色沙漏里沙子不斷滴下,里面星云旋轉,似乎有顛倒迷離,世事無常的味道。

    福地中龍氣源源不斷抽取,厚實大地也變得稀薄了起來,雪下的越來越大,厚厚的一層。

    瞎道人站著,臉色肅穆看著,眼中似有三首巨人,將沙漏中的的變化看的一清二楚。

    在瞎道人眼中,這沙漏本身就是萬妖大陣,星座串聯,龍氣和妖氣不斷流動,而在其中,一個令牌和一把劍,這不是真劍,是朝廷龍氣所化,隨著星座運轉,徐徐消磨,漸漸變得越來越淡。

    瞎道人笑了起來:“朝廷龍氣雖盛,可這里是璐王福地,自可消磨,一旦消磨,就是裴子云死期。”

    “咚”突一聲脆響傳來,聽到這個,瞎道人突臉色一變,閉目感受,轉眼就睜開了眼睛,目光霍一跳:“成元子死了。”

    “成元子是地仙,它都不是裴子云對手?還有這樣多妖軍輔助?”文士站著聽著,不由一驚。

    瞎道人盯著沙漏,陰沉著臉:“這本是預料之內的事,此人精通征戰,又是天命之子,一路殺戮,不知道殺了多少人,有這表現并不奇怪,只是成元子無能,連拖延片刻都不行,實出乎我的預料——你看,天子劍和令牌上的龍氣,還沒有消耗完。”

    “真是廢物!”

    “咚”才說著,又有聲音傳來,感受這聲音的變化,瞎道人總算露出一絲笑意,見快三十點星辰,嘆著:“快三十點星辰,其實二十八顆就足了,成元子死了,就變成最后一根稻草,徹底將這點世界本源鎖住了。”

    “裴子云恐怕以為我們是要殺他,這的確是,不過我們還有更深目標,就是這點世界本源。”文士盯著沙漏,徐徐推動著陣法:“陛下放心,雖還有一些龍氣還沒有消耗完。”

    “但是我加大點萬妖大陣運轉就行,已經促使妖軍反撲,以現在的情況來看,裴子云只要多殺幾個妖軍,龍氣就會消耗完。”

    “龍氣消耗完,裴子云只有束手就死了!”

    “你說的是。”瞎道人頜首:“成元子犧牲還是有價值的,妖族一體,有你們犧牲,更能鎖定這點本源。”

    “殺了裴子云,就能奪取這點本源,進而妖族洗白,一切都是為了妖族的未來,為了這個,有什么不可以犧牲?”

    說著,兩人相視而笑,只是才笑了一半,突隱隱一聲憤怒的龍吟,文士才聽著,就全身一震,一口血噴出,跪倒在地:“妖皇,璐王龍氣被我們大量抽取,傷及根基,已經暴怒,產生反噬了,現在,怎么辦?”

    瞎道人笑容凝固,不假思考,一咬舌,一口精血就噴到陣上:“既是這樣,就索性翻臉抽取,將萬妖大陣的壓制增至十倍。”

    “還有,敲響妖魂之鼓,引發共鳴,趁此快殺了裴子云。”

    “只有殺了,奪取了本源,就算有反噬也值了。”

    城池

    妖兵攻城,英靈軍依靠城池,不斷長箭射下,將妖族清掃。

    李真站在裴子云的身側,看著城下,臉上露出了笑意:“我們有著城池,只要徐徐圖之,再有真君法力,將這些妖族殺光,并不是難事。”

    “畢竟我們人族,打了幾千年的攻守戰了。”

    “而這些妖族勇是勇了,卻不成章法,十成只能發揮出三四成。”

    “說的不錯。”裴子云笑著,只是話還沒有說完,臉色卻一變,只是抬首一看,只見天空一聲雷響,撼得大地微微顫抖,接著,冒出濃云,涌動著,翻滾著,迅速籠罩過來。

    只是片刻,整個天空都暗了下去,裴子云只覺身體一沉,壓力頓時大了數倍,而在下面,“咚、咚、咚”,戰鼓聲中,妖族突吶喊一聲,一股強大力量在它們身體內膨脹。

    “殺,殺,殺!”妖族高喊著,雖不善攻城,卻前赴后繼,撞擊著城門,只見堆砌堵住的城門受到重重撞擊,松動了起來。

    “發生什么事,我們的力量被削弱了。”一個英靈軍抽箭射下,妖族中箭,卻傷而不死,更加兇狠。

    最關鍵的是,裴子云突悶哼一聲,口鼻滲出血霧,這盡是靈氣所化,顯是受了不小的創傷。

    “真君,您怎么了?”李真連忙扶住了問,裴子云只感覺著一時間,聽不到任何聲音,周圍似乎正上演無聲默劇,唯有鼓聲一下接一下,直敲進心靈,甚至更深之處。

    “是空間,是空間隨著這鼓聲,在發生著變化。”裴子云定了定神,勉強尋出了根源。

    說也奇怪,封在陣里,裴子云閉目感應,果見小空間漸漸清晰。

    這時才能發覺,這是一個奇異的空間。

    無光,無影,無風,更沒有日月星辰,上下只是一片深黑的虛無,只有這小小的空間,還亮著一點光。

    這小空間漸漸近了,依稀能看到銅釘的門,銅環黯淡,周圍有著圍墻,看上去依稀形成了院落,只是奇特的是,里面只有一個亭子,周圍卻全是雕像,密密麻麻,近三十個雕像。

    本來這三十個雕像,有十個近似一半化成真正的雕像,石雕一樣,余下二十個也飄出點點妖氣,在亭子周圍縈繞一圈,徐徐化成靈氣。

    其中最亮的一個雕像,是普通雕像的數倍,這個雕像面目正是成元子,它還帶著些鮮活,還有血肉。

    只是空間內有一種強烈禁制的力量,不斷將成元子的身軀石化,手,腳,頭發,一點點漸漸擴散。

    成元子憤怒的掙扎,妖氣和靈氣不斷涌動,拼命阻止石化,它掙扎著,咆哮著:“裴子云,你安能禁制我。”

    但石化還是一點點擴散,正絕望之間,只聽“咚、咚、咚”,鼓聲越來越響,越來越急,雕像一個個都閃過了光波,時明時暗,而成元子的眼中,無數妖術閃過,原本正在石化身軀,一點點恢復,使得空間震動。

    別的雕像,隨著成元子的掙扎,本來奄奄一息,似乎也振作起來,石化的軀體微動著,靈光漸漸醒過。

    “咚、咚、咚”鼓聲在繼續,宛是心臟跳動,成元子本是地仙,又得了瞎道人的妖皇本源,感受這些妖魂的不甘,怒吼:“為了妖族,速來助我。”

    “嗡”妖魂一震,身上的力量不斷向成元子匯聚而去,成元子石化身軀,漸漸恢復,一聲怒吼,整個空間都在震動,門搖擺著,墻上掉著石塊。

    裴子云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變化,卻無法跨越空間抵達空間,只覺得壓力越來越重,似乎山一樣壓下來。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