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盜天仙途 > 第三百六十章 大敗
    祈玄山

    山巒疊聳,道觀密布,在一處富麗堂皇殿內,地仙微微閉眼,似乎在思慮著,突然睜開了眼,靈光凝聚,伸手推演過去未來。

    只是天機一片混沌,似乎有什么東西阻礙著推演,將未來蒙蔽。

    “天機蒙蔽,是不可思量的邪崇,還是朝廷龍氣?”地仙神色突一紅一白,停下了推算,長長吐了一口氣。

    這短暫瞬間,就受了反噬,地仙起身踱了幾步,命著:“來人,把余坎余長老請來。”

    “是”門外守候的道人,第就是應聲而去,稍晚一些,余坎應命而來,行禮:“參見真君。”

    這是第一長老,實際上的掌門,地仙看去,這個余坎帶點皺紋,額角崢嶸,眼神睿智,就問:“龍氣來源,你們調查的怎么樣了?有沒有查清楚?是朝廷,還是別處?”

    余坎瞳仁中帶著幽暗的光,說:“真君,經過我們調查,現在初步確定是璐王,但真君你也知道,璐王打的是靖難的口號,分裂的是大徐龍氣,所以現在這事,難以分辨到底是朝廷后手,還是璐王不軌。”

    地仙端坐在上,眼神若有所思,身子向后一仰,慢吞吞說:“不,你還年輕,沒有和龍氣碰撞,其實這很容易確定。”

    “忠勤伯現在已準備發動戰役,璐王處于關鍵時,此戰必有勝負。”

    “朝廷富有天下,此戰就算失利,跌幅也不大,但是要是璐王失利,那就是死無葬身之地,同樣,要是璐王勝利,也一舉騰飛,正式與朝廷分庭抗禮——無論哪種,龍氣都會迅速變化。”

    “無論勝負,這邪崇內隱藏的龍氣,要是變化不大,十之八九就是朝廷。”

    “要是變化很大,十之八九就是璐王,到時,我們就知道誰是根源了。”地仙淡淡的說著。

    余坎側耳傾聽,聽到這里,心悅誠服,深深的理解:“真君,我明白了,的確這樣,只看這戰場結果導致的龍氣變化,一切都有對應,自然清楚。”

    聽到這話,地仙也點了點首,凝視殿外風景良久,才說:“如果入侵本門的力量和璐王無關,那謝成東無論有什么秘密和過錯,都不要動他,甚至排入核心長老名單,重用他。”

    余坎只是應是,并無一句抗辯,就聽著地仙悵悵說著:“這世界成王敗寇,誰沒有秘密,誰沒有過錯?”

    “手上染血的人又不止他一人,且他辦的相對聰明,沒有破得底線,到時璐王勝利,對祈玄門來說,就是好事,別的休提。”

    “要是這樣,我會再次約見裴子云,拼著代價,把他殺了,既給謝成東,也給祈玄門掃清障礙。”

    “反正我已活了二百年,拼著余輝,也是值了。”

    這話余坎不敢回,良久才說著:“真君,要是這次入侵手尾,不是朝廷是璐王,那時我們怎么處置謝成東和璐王?”

    地仙臉頰微微抽動一下,冰冷冷的說著:“那就是謝成東背叛師門,直接砍伐我們的根基了。”

    “沒了祈玄門,就算是有福地,又能堅持多少時間?”

    “這就是毀我們歷代祖師的道途了。”

    “那也沒有辦法,聯合裴子云,殺了謝成東,剝了他的靈魂,把背后秘密全部榨出來,不如此,不能挽回我們祈玄門的損失。”

    地仙說著,語氣透著寒意,隱隱帶著金石之音,讓余坎打了一個寒顫,當下躬身說著:“是!”

    這就是定下了對謝成東的處置章程,不是璐王出了問題還好,真是璐王的影響,到時就是新賬舊賬一起算了。

    地仙和第一長老將這事處置完畢,又說:“余坎,你隨時監控門中,邪崇隱藏不見,但并沒有斷根。”

    “福地歷代祖師,都還在繼續監查,我們更不能懈怠,現在我的化身就去見裴子云,有變化立刻通知我。”

    “是,真君,我立刻安排。”余坎應命。

    只見地仙分身,不再說話,在殿上踏步而下,一步三丈,消失在視野中。

    州城

    大廳很大,只是下著雨,顯得有點幽暗陰沉,兩行將軍個個肅立,忠勤伯居中而坐,身后站著一位校尉,雙手捧天子劍。

    主將的威風已經得到,忠勤伯卻沒有歡喜,臉色蒼白,毫無表情,只是沉思,剎那間,已想起了新接到的皇帝的密諭。

    “爾請戰督師,興兵十數萬,所索餉銀盡賜,尚方也贈,數月勞師糜餉,不但未見尺寸之功,還失了漢中重鎮,令朝議沸騰,章奏群起彈劾,朕思之憤懣!”

    “汝勝之,朕自然不吝祿爵,敗了,爾畏敵誤國,志大才疏,令朕顏面掃地,國法安能饒你?”

    “朕日望捷音,爾其自愛,慎之勤之。”

    雖早有預料,但諭旨朱砂殷紅,還是使人膽寒……忠勤伯的心顫栗了一下,回過神來,知道自己再無路可走,咬著牙笑著:“諸將聽令!”

    將軍“刷”一齊站起身。

    “由我親率中軍五萬,是屬中軍,余下分兵三路,北路由總兵葉林率領,南路由總兵李清河率領,東路由總兵劉寬率領。”

    “汝等限三日內,按照計劃,各撲至目標,咬住璐王各部兵力,而我中軍一一攻下敵陣……”忠勤伯目光掃視,見眾將一一聽命,稍覺滿意,吩咐:“去吧!”

    “是!”將軍齊應一聲躬身退出。

    府城

    璐王正在走廊踱步,后面緊跟著太監廖公公,年近花甲,步履還是健捷,幾人都沉默著不說話。

    就在這時,一陣急促腳步聲近來,眾人看去,是專管傳信的侍衛:“王爺,忠勤伯動了。”

    說著,就一一具報,璐王瞇著眼靜靜聽著,突仰頭哈哈大笑,周圍幾人都是一怔,璐王笑說:“四路大軍,圍而不打,這似乎就是裴子云的故技,真嚇了我一跳,可畫虎不成,終只是貓,他卻不明白這里有個很重要的前提。”

    璐王說著,看了看謝成東,這計還是謝成東所策劃,只是關鍵時獻給自己,當下吩咐:“傳令我軍,我要各個擊破。”

    “是,王爺。”面前侍衛應命出去。

    秋風瑟瑟,帶著寒意,殺氣透空而上,與秋天肅殺,漸漸一體。

    齊林道觀

    樹上桃子已熟了,一只只紅桃在樹梢上掛著,將樹枝都壓彎了,散發著甜香,天色已漸漸涼了,九月了,身上衣服都略添置了一些,風吹過,倒覺得舒爽。

    “請!”還是一樣的戒備,還是一樣的甲兵,裴子云迎出,見地仙化身再次前來,離著五六步站住了,手一揖,笑著:“真君辛苦了,請入內說話。”

    地仙化身面無表情,這次和裴子云見面,隔了不過十天,只見面上已多了幾絲皺紋,甚至染上了霜,皮膚也干枯了一些,只是眸子更顯深邃。

    裴子云看在眼里,心知為了支持地仙化身,這軀體生命在迅速燃燒中,只比戰斗好些,不過地仙只要陰神不死,耗費些元氣,就可再附體換新軀。

    “裴真君,有些時日不見,倒是悠閑。”地仙說道,兩人相見,氣氛比上次柔和多了。

    “哈哈,忙里偷得半日閑,地仙難道想要我忙起來不成?”裴子云引著入內,還是上次的水榭,石橋曲曲折折直通,兩人分賓主坐了,獻茶一過,地仙化身擺了擺手:“那倒不必,你要是忙碌,我們祈玄門下面的道觀就遭殃了。”

    地仙說著,取茶飲了一口,只覺得口腔中一股清香,隨口說了聲:“好茶”

    說罷,茶杯放桌上,問:“裴真君,朝廷和璐王對戰,這次戰役,你覺得誰勝誰負?”

    聽著這話,裴子云一笑:“忠勤伯已必敗了。”

    “哦,原聞其細。”兩人說話都是直接,地仙眸子一亮,問著。

    “首先璐王已奪了漢中,進逼蜀荊,天下震動,皇帝自知道不妙,必會督促忠勤伯,忠勤伯就失了戰略上的余地,不得不求戰,求速戰,這就是政治上的失敗。”裴子云淡淡說著。

    “其次是朝廷習慣大小相制,忠勤伯其實不能貫徹號令,畫虎不成變貓,我在應州分兵,他也學了,分兵四路,北路由總兵葉林率領,中路由忠勤伯自己率領,南路由總兵李清河率領,東路由總兵劉寬率領,我料璐王之策,必是各個擊破。”

    “其中原因之一,就是當日濟北侯只有半州,失了任何一地,都可能崩盤,而璐王得了鎖龍關和秦州,就算是大敗,也有著割據之力,故璐王必不會以守郡縣為要,而是關鍵點上卡住敵兵,集中兵力,給予各個擊破。”裴子云說著戰事時,臉帶著笑意,似乎天地戰局,盡在掌握中。

    地仙見了,也是心中感嘆:“裴子云真是非同凡響,真正掌握了戰爭精髓。”

    不過地仙身子向前一傾,就要說話,外面有著聲音傳來。

    一個道人向著這邊而來,腳步匆匆,手上握一封情報,見著裴子云說:“真君不好了,出大事了。”

    “何事慌張?”

    裴子云抬首,看著道觀,就皺起眉,只見道官跪在面前,將信件呈上:“真君,忠勤伯大敗!”

    地仙聽著著道人的話,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忠勤伯敗了,這樣快?具體情況怎么樣?”

    裴子云沒有說話,接過信件讀了起來。

    “璐王擊破北路軍,隨即回師伏擊趕來增援南路軍,陣斬李清河,接著與東路接戰,再次大勝,劉寬僅以身免。”

    “忠勤伯不得不連夜撤退,損兵折將不計其數,整個戰局潰敗了。”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