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直死無限 > 039 加入學生會?
    次日,清晨。

    方里換上了運動服,在高度育成高中的校區中進行慣例的晨跑。

    時隔一個月的時間,高度育成高中的清晨依舊是各大社團的時間段,到處都能夠聽到社團活動的動靜。

    特別是在一年級的新生也都加入了社團的情況下,早上的社團活動顯得是更加的熱鬧了。

    方里偶爾與同樣進行晨跑中的田徑社的成員們擦肩而過時,還能聽到類似這樣的議論聲。

    “剛剛那個就是之前社長一直在想方設法招攬的一年級生吧?”

    “就是他啊。”

    “他真的能跑很快嗎?”

    “怎么?想上去跟他比比嗎?”

    “哈哈,還是算了吧。”

    “沒有能夠贏過學生會長的自信的話,那還是別去丟人現眼比較好。”

    “很明智的選擇呢。”

    這樣的議論聲,在過去的一個月里也傳入過方里的耳邊不少次。

    只不過,一開始的時候可沒有這么和諧,還是有幾個不信方里有那樣的能耐的田徑社社員來找方里賽跑,企圖看看他的本事。

    方里也沒有拒絕,不管是誰找上門來,他都一一點頭答應下來。

    然后,就是頗為傳奇的一段經歷了。

    第一個上門挑戰的人,方里與其跑了一個不分勝負。

    第二個上門挑戰的人,方里與其跑了一個不分勝負。

    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上門挑戰的人,方里也都與他們跑了一個不分勝負。

    這讓起初以為方里只不過是沽名釣譽之輩,連一個社員都跑不贏的田徑社從一開始的輕蔑、嘲笑和諷刺,逐漸的變成了驚訝、愕然和沉默了。

    畢竟,與不同腳程的人賽跑都能取得不分勝負的成績,那就證明方里的真正實力遠不止于此,綽綽有余到足以配合別人的速度了。

    而這也讓田徑社的人產生了一個不敢相信的念頭。

    “該不會連學生會長都遇到這種狀況,沒有逼出他的真正實力吧?”

    畢竟,堀北學同樣僅僅是與方里比了一個不分勝負不是嗎?

    這就不得不讓田徑社的人浮想翩翩了。

    自那以后,田徑社就不再來找方里賽跑過,更沒有再來邀請過方里加入社團。

    因為,他們總算知道,人家是看不上田徑社。

    這也是方里想要的效果。

    “只要讓人意識到差距的話,那無論是誰都會不由自主的與遙遠的存在拉開距離。”

    如此,田徑社才徹底的杜絕了將方里拉入社團的企圖。

    方里便一邊想著這些事情,一邊失笑般的搖了搖頭,繼續往前跑。

    可是,有人卻是久違的在這個時間段里靠近了方里。

    “看來,昨天展現出來的「真相」似乎沒有給你造成多大的影響呢。”

    熟悉的聲音從身側傳來,卻沒有讓方里轉過視線去看。

    就算不去看,方里都知道來者是誰。

    “這個學校的學生會長也是挺閑的,晨跑的時候還有空關注我這樣匯聚著吊車尾的D班的學生啊?”

    方里的步伐完全沒有紊亂,氣息也顯得極為秩序,完全沒有因為正在跑步的過程中就出現一點點的改變。

    與方里并肩跑著的堀北學似乎也想展現自身的游刃有余,以和平時沒什么兩樣的語氣說著話。

    “被校方評價為吊車尾,你就沒有什么想法嗎?”

    堀北學這話聽起來即像是隨口一問,又像是故意煽動。

    方里卻完全沒有受到影響。

    “就算知道了我的想法,那又能怎么樣呢?”方里若無其事的詢問道:“就算我在D班,對于被譽為創校以來最優秀的學生會長的你而言,都沒有什么關系不是嗎?”

    比起身在最底層的方里,堀北學是另外一個極端。

    身為三年級的學生,堀北學即是這一屆學生會的會長,又是站在整個學校巔峰的人才,本身早就已經是A班的領頭人物了。

    只要等這一年過去,三年級迎來畢業之時,那身為A班的一員,又是學生會的會長,堀北學屆時能夠享受到的肯定是這所學校最好的擔保。

    這樣的他,沒理由一直來關注一個才剛剛入學就進入了D班的學生。

    除非…

    “有什么事情讓即使是現在的你都無法安心的嗎?”

    方里拋出這樣的一個問題的同時,步伐陡然加快。

    “————!”

    堀北學眼眸微微一凝,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同樣加快了步伐,仿佛進入了沖刺狀態一樣,驀然跟上。

    然而,這一次,方里卻像是為了徹底的將堀北學給甩在后頭一般,在堀北學進入沖刺的狀態的同時,身體如離弦之箭般射出。

    轉眼間,與堀北學拉開了一段距離。

    (好快!)

    堀北學心中大驚。

    現在,方里的速度已經是遠遠比上一次與其賽跑的時候還快了。

    (這才是他的真正實力嗎…!?)

    堀北學忍住心中的吃驚,同時咬住了牙,開始竭盡全力。

    就像是為了從身體的深處擠出所有的潛力一樣,堀北學拼命的提高速度,總算是勉強追上了方里。

    對此,方里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像是覺得夠了一樣,不再提高速度。

    只是,方里卻是將自己的速度維持在剛好只能被堀北學勉強跟上的程度,在堀北學的一步之遙外牢牢的保持著優勢。

    直到這時,方里才再次出聲。

    “說吧,你盯上我是想要干什么?”

    即使是將速度提高到這個地步,方里的口氣依舊沒有一絲紊亂,照樣平靜和淡然。

    這讓堀北學心中的驚訝轉為驚愕了。

    (難道…這還不是他的全力…!?)

    心中閃過這么一個念頭的同時,堀北學在竭盡全力的狀態下,不假思索的便是回答了方里的問題。

    “我想讓你加入學生會!”

    話音一落…

    “啪!”

    清脆的腳步聲中,方里豁然停下了腳步,止住了身形。

    “……!?”

    猝不及防之下,一直緊跟在離方里有一步之遙的背后的堀北學根本就來不及止住腳步,只能往方里的身上沖撞而去。

    這一撞,若是撞了一個結實,只怕雙方都得受傷不可。

    但是,方里宛如早就預料到這一切了,一個轉身,伸出手,猛然支撐住了沖撞上來的堀北學的胸口,將其硬生生的給攔了下來。

    “呼…呼…”

    堀北學只能不住的喘氣了。

    直到方里的聲音再次傳入其耳中。

    “你跟堀北鈴音是什么關系?”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