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直死無限 > 1968 世界大戰的序幕
    “歐洲隧道被爆破了?”

    大廳里,方里與席爾薇雅都因為風斬冰華剛剛說出來的事情陷入到驚詫中。

    “沒…沒錯。”

    風斬冰華則是用力的點了點頭。

    “就是歐洲隧道。”

    歐洲隧道。

    那是將英國這個島國與大陸上的法國連接起來的唯一陸路途徑,鐵路專用的巨大海底隧道的名字。

    隧道的數量一共有三條,在海底里貼地而行,對于完全被海洋給包裹起來的英國而言,完全可以說是人員與物資運輸生命線的基礎設施。

    一旦少了這三條隧道,那英國就只能靠著空路和海路來進行物資的運輸和通行,對國內的經濟和政治的影響無疑是巨大的。

    別的不說,在1972~1992年的這二十年之間,英國靠著歐洲隧道進行的客貨運交通量便增長了一倍,在1992年的時候,英國與歐洲大陸的貿易就已經占了全部對外貿易的60%了。

    所以,一旦歐洲隧道出現了問題,英國全體都將受到極大的影響。

    而現在,這三條海底隧道便都被爆破。

    “被水淹沒的區域的補救行動大體上已經結束了,但據說那很明顯是人為的事件。”

    風斬冰華便有些戰戰兢兢的說明著。

    “英國方面好像懷疑這其中有魔法的影子,所以英國清教就將茵蒂克絲給召集回去了。”

    雖然在方里這里完全被當做寵物來養,除了《法之書》的那個時候的事件以外,茵蒂克絲就幾乎沒有派上用場的余地,但那是因為方里在刻意保護茵蒂克絲,讓茵蒂克絲遠離魔法側的糾紛的關系。

    而茵蒂克絲始終還是禁書目錄,腦袋里藏著十萬三千本魔道書的知識,對這個世界的魔法知識無所不知。

    既然如此,英國清教會召集茵蒂克絲也是正常的。

    如果歐洲隧道被爆破真的是魔法的所作所為,那讓茵蒂克絲介入調查的話,很快就能查出其中的魔法究竟是哪個體系,又是哪里的魔法師在作為,進而查出幕后黑手吧?

    “神裂也被召集回去了,連天草式都跟著一起前往了英國,大家都很緊張呢。”

    風斬冰華的話語,讓大廳里的空氣也顯得沉重了起來。

    “緊張嗎?”席爾薇雅頗為無可奈何的說道:“那也沒辦法,歐洲隧道沒有了的話,對英國的打擊實在太大,身為英國清教的魔法師,不管是神裂還是天草式都會緊張的吧?”

    因此,眾人才全部都受到了英國清教的召集,最后只留下風斬冰華一個人在這里。

    “這個英國清教…”

    方里的手指點動著桌面,眼中閃過不爽的情緒。

    自己竭力的讓茵蒂克絲遠離糾紛,以前也數次表達過自己會保護茵蒂克絲的意向,結果,英國清教卻趁著自己不在的時候,將茵蒂克絲給擅自召集回去了嗎?

    “究竟是事態緊急到顧不得這些了呢?還是你們根本沒有將我放在眼里啊?”

    如果是前者的話那也就算了。

    可如果是后者的話,方里覺得,自己也該是時候給英國清教一點教訓了。

    趁著方里這么想著的時候,席爾薇雅正好使用筆記本電腦,在網上查了一下英國目前的狀況。

    “這可不妙啊…”

    一會以后,席爾薇雅嘟喃了這么一句。

    方里頓時被吸引了注意力,同樣看向了電腦屏幕。

    然后,方里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則報道。

    “英國與法國的局勢日益緊張,有可能成為世界大戰的序幕?”

    方里皺起了眉頭了。

    連席爾薇雅身前的吊墜都在看到「法國」這個字眼的時候,微微亮了起來。

    無可厚非。

    畢竟,貞德可是法國的圣女,曾經帶領法國軍取下奇跡般的數次大勝利,奠定了百年戰爭的結束與法國后續的局勢的軍事家。

    而在那個時候,與法國開戰的國家中便有英國。

    “就像中國與日本一樣,英國和法國也是因為曾經的戰爭的關系,現在仍有很復雜的國際糾紛呢。”

    席爾薇雅道出了這樣的現實。

    “恐怕,在歐洲隧道遭到破壞的現在,英國里肯定會有不少人都被激情給支配,認為這是法國干的好事吧?”

    有鑒于此,英國與法國的關系會日益緊張也很正常。

    更別說,現在還因為學園都市與羅馬正教之間的沖突,全世界都處于即將爆發戰爭的氣氛。

    那么,好事者會在新聞上做出英國和法國將會因為這次的事件引起世界大戰的序幕的評價,一點都不奇怪。

    根據新聞上的報道,現在,英國議會以及軍事當局似乎都在為調解一些自尊心旺盛的家伙主張對法國進行先制攻擊的策略而奔走著。

    這就是英國目前的局勢。

    的確,不容樂觀。

    “親船最中理事應該已經為此感到頭疼了吧?”方里撇了撇嘴的說道:“好不容易才靠著世界級歌姬的演唱會壓下了戰爭的火氣,居然又因為英國的事件被舊事重提。”

    一個處理不好,席爾薇雅當初的演唱會帶來的正面效果就會被瓦解了。

    “我倒是不介意再開一次演唱會喔?”席爾薇雅頗為好笑的說道:“只不過,現在這個樣子,估計茵蒂克絲、神裂和五和她們也很頭疼吧?”

    席爾薇雅點了點身前的吊墜,似乎在對體內的貞德說些什么。

    英國與法國之間的氣氛日益緊張,那對于貞德來說也是不得不關注的事情呢。

    “現在該怎么辦?”

    席爾薇雅便看向了方里,明明口中這么問,臉上卻是一副已經知曉答案的表情。

    風斬冰華亦是以期待的眼神看向了方里。

    對此,方里僅僅聳了聳肩。

    “還能怎么辦呢?”

    如此表示著,方里取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立即便是被接了起來。

    “哎呀呀,總算聯系我了,我就知道你肯定坐不住喵。”

    土御門元春那輕浮的聲音從手機的另一頭如同竊笑般的傳來。

    直到方里毫不客氣的扔出這樣的一句話。

    “幫我準備前往英國的飛機,不然,明天的新聞大概就會出現英國清教的大教堂沉入海底的頭條。”

    聽到方里這句話,席爾薇雅和風斬冰華都能想象得到土御門元春那輕佻的笑著的臉已經僵住的模樣了。

    而三分鐘以后,飛機就準備完畢了,連方里與席爾薇雅的出國手續都已經完全辦妥。

    方里與席爾薇雅便與留下來看家的風斬冰華告別,在回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踏上了前往英國的路程。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