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直死無限 > 1899 我早就想搞他了
    后來,和真、阿庫婭、惠惠與達克妮斯還是被放下來了。

    沒辦法,在烘烤了這些家伙大概一個小時以后,這些家伙便通通都升天般的翻了白眼,昏了過去。

    再這樣烘烤下去的話,阿庫婭這個水之女神姑且不說,其余人肯定會因為大量缺水,在真正意義上升天。

    所以,即使還意猶未盡,方里還是在愛麗絲與悠悠可憐兮兮的眼神下,將這四個人給放了下來。

    “我終于知道你為什么能夠帶領這個隊伍了。”

    克里斯像是悻悻般的說出這樣的感想,讓方里真是敬謝不敏。

    而愛麗絲與悠悠則是乖巧懂事的照料起了昏迷過去的坑貨四人組,并在這個過程中摩擦出了些許友情的火花。

    心地善良的愛麗絲對天煞孤星的悠悠能夠造成的破壞力似乎很大,在經過自我介紹以后,悠悠就被愛麗絲一句「這還是我第一次自己交到朋友」給俘虜了。

    更準確的說,應該說是「第一次交到朋友」這句話打中了悠悠的心扉,讓她產生了共鳴。

    于是,這兩個于這個世界里都是屬于國寶級的正常人物的可愛少女,便在方里的見證下,直接成為了友人。

    看著悠悠那欣喜到掉出眼淚來一般的表情,方里覺得,自己還是暫時先被告訴悠悠她交到的友人究竟是什么人比較好。

    不然,天煞孤星的悠悠肯定會被當場嚇到,并一句「我…我這樣人跟公主交朋友真是太不自量力了」當場跑掉吧?

    所以,方里識趣了選擇了隱瞞,還是讓這兩個丫頭自己處理自己之間的關系吧。

    之后,克里斯便在愛麗絲和悠悠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將方里給帶到一邊。

    “既然阿庫婭小姐鬧出了這么大的動靜,等到商店街那邊宣布今年也會舉辦阿庫婭祭時,阿克塞爾肯定會變得無比熱鬧,或許我們可以提前行動。”

    亦即,克里斯之前提及過的厄里斯祭潛入貴族宅邸,盜出神器的方案,似乎準備執行了。

    “如果你今晚有空的話,那就到這個地方來吧。”

    克里斯便塞給了方里一張紙條,旋即才離開了。

    離開途中,克里斯的目光甚至還瞥了愛麗絲腰間佩戴的圣劍與手上佩戴的戒指一眼,一副受到了驚嚇跟欲言又止的模樣。

    顯然,克里斯認出了那兩件神器。

    既然是以收集神器作為目的,那就不可能連神器都認不出來呢。

    而若是克里斯認出了圣劍的話,那愛麗絲的身份估計也曝光了吧?

    畢竟,王族代代相傳的圣劍只有一個人才持有,一旦認出來,那愛麗絲的身份就基本隱瞞不住了。

    所幸,看克里斯那個樣子,似乎也沒有打算到處去宣傳。

    如果被阿克塞爾里的人知道,公主正在這個新手城鎮里,那愛麗絲只怕就無法悠閑的度過這段假期了。

    為了以防萬一,方里打算晚上的時候再好好囑咐克里斯一次。

    在這樣的情況下,夜晚也悄然降臨。

    ……

    深夜。

    在月亮升上最高端的時候,于一棟宅邸里,一個身穿黑衣,蒙著面巾的人以仿佛突破天際的趨勢,帶著驚人的速度,竄向夜空。

    那輕輕松松便能凌駕于勻速飛行的飛機一般的可怕速度,照理來說,在掠出的瞬間就會掀起巨大的狂風和沖擊,讓突破音障的巨響響徹整個阿克塞爾的城鎮。

    但以這般速度飛掠著的身影卻竟是連一絲一毫的動靜都沒有激起,以堪稱不可思議的無聲無息,掠過夜空,往一棟豪華的宅邸前方的小樹林落了下去。

    來者,自然便是方里。

    “本來還打算從此以后再也不裝扮成這樣…”

    方里那有些怨念的聲音從面巾底下傳了出來。

    紅魔之鄉時的遭遇,讓方里的表情都變得極為不愉快。

    但方里本來就不是那種會在無聊的事情上糾結太久的類型,便在下一秒鐘里斷絕了無謂的想法,往前方走去。

    在此過程中,方里的身形以妙不可言的微小動作避開了周圍的草叢,落在布滿樹葉的林道上的腳亦是沒有激起任何的聲響。

    這一切,都是方里在轉入暗殺者模式身體自然而然進行的工作。

    由此可見,方里對暗殺術的掌握已經是到了無人能及的非人之境。

    在「暗」之一道上都能夠達到這種境界,那方里最為擅長的「殺」之一道又已經攀升到了什么樣的高度,或許,連席爾薇雅都不知曉了吧?

    沒過多久,方里便是無聲無息的來到了能夠窺視到豪華宅邸的樹叢前。

    在那里,一道與方里穿著同樣的黑衣,蒙著同樣的面巾,身高與身材卻是偏瘦的身影正躲在那里。

    除了克里斯以外,還能是誰呢?

    方里上前,伸出手,點了點對方的肩膀。

    “————!”

    正全神貫注的觀察著宅邸的狀況的克里斯當場被嚇了一跳,剛準備條件反射的叫出聲,便是被方里給捂住了嘴。

    “是我。”

    方里翻了翻白眼,在克里斯的耳邊低聲開口。

    “唔…”

    結果,克里斯居然渾身一抖,耳朵都變紅了。

    方里這才意識到,在一名少女的耳邊吹熱氣,究竟有多么的糟糕。

    當下,方里裝作若無其事的松開了克里斯。

    克里斯這才轉過頭來,因為被面巾給蒙住臉面,所以看不清表情,但話語中的不自然卻是極為明顯。

    “你…你啊,拜托走路出點聲音啊,嚇死人了。”

    聞言,方里都不想吐槽了。

    明明就是準備來做賊了,還走路出點聲音,什么邏輯?

    方里便來到了克里斯身邊,與其一起隱匿在樹叢中,眺望向前方。

    只見,在那豪華的宅邸里,燈火已經都熄滅得差不多了。

    大門前有著站崗的護衛。

    庭院里亦是有著巡邏的人員。

    守備,以一名貴族的程度來說,不可謂不森嚴。

    “那就是這一次的目標?”

    方里的詢問,換來了克里斯的確認。

    “那是叫做安戴因的貴族的宅邸,本人是個以為了獲得想要的東西而可以不擇手段聞名的黑心貴族,神器也是他從黑市里以非法的手段買到的,我早就想搞他了。”

    聽著克里斯那匪氣十足的發言,方里都苦笑了。

    那到底是為了隱藏真實的身份做出的必要改變呢?還是克里斯的本性就是這樣的啊?

    可以確定的是,像這樣以義賊的身份行動時,克里斯的確很亢奮就對了。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