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直死無限 > 1470 誰說我要阻止?(求月票)
    “沒事吧?”

    在變得一片寂靜的現場,貞德來到了方里的身邊,低聲向著方里詢問。

    “沒事。”方里搖了搖頭,答道:“雖然應該是有點發燒了,不過沒問題。”

    解除直死魔眼的限制雖然會使方里的大腦承受非一般的負擔,可與圣痕相比,那已經算是好的了。

    圣痕的每一次使用,都是在加速方里的靈魂的破碎,使其壽命縮短。

    而直死魔眼的限制解除,雖說也是極其的危險,可暫且還在方里的控制中,可以根據狀況進行判斷出該解除多少的限制。

    比如,若是將所有的限制都給解除,達到連世界的死線都能看到的地步的話,那大概只需要一秒鐘,方里的大腦就會立即爆掉。

    所以,在解除魔眼限制時,方里都會計算好程度,讓魔眼的力量維持在不至于會讓自己的大腦燒壞的水平上進行使用。

    與波羅斯的時候的戰斗,因為遲遲沒有拿下波羅斯的關系,致使方里的魔眼限制解除太久,對大腦造成過度負擔,結果才出現了發高燒的事情。

    現在,方里解除魔眼限制的時間還相當的短,即使大腦似鉆心般的疼痛,視野也有些模糊,應該是有些發燒了,但還不至于是多么嚴重的影響。

    于是,方里緩緩的對自己的魔眼施加重新的限制。

    具體表現為,以自我意識封閉對死的認知,使大腦對情報的處理工作緩下來。

    “錚…”

    沒過多久,方里一對魔眼中的虹光開始收斂而起,最終僅僅維持在虹膜上,使冰藍的色澤再一次的出現在其眼中。

    “呼…”

    直到這時,方里那一直在發熱的大腦才像是冷卻了下來一樣,使方里覺得舒服了許多。

    而方里也沒有發現,隨著他的魔眼被限制,周圍的火霧戰士與紅世使徒心中的戰栗感亦是消失了不少。

    兩個水火不容的大軍之所以在這般正面對峙的狀況下還沒有打起來,恐怕,方里那對令人恐懼的魔眼的原因也是有的吧?

    但是,方里那對冰藍色的魔眼依舊給周圍的任何一個存在帶來了相當的心理壓力。

    在這樣的情況下,方里將目光投至前方。

    舉著贄殿遮那的夏娜與化作似虎似惡魔的猛獸的修德南對峙著。

    黑卡蒂則是擋在天草四郎的前方,一直緊視著方里。

    方里迎著黑卡蒂的目光。

    “挺忠心的嘛。”方里諷刺般的說道:“該不會是因為反正遲早都會死,所以才覺得即使被殺了也無所謂吧?”

    這樣的話語,便是讓黑卡蒂的眼眸微微閃爍。

    “遲早會死?”

    貞德倒是有些怔然了。

    這是什么意思啊?

    在貞德這么想著的時候,夏娜身前的吊墜中,亞拉斯托爾的聲音傳了出來。

    “三柱臣中的「頂之座」就是創造神的祭品。”

    一句話,令得在場所有人先是一怔,隨即紛紛都理解了。

    是的。

    黑卡蒂是祭品。

    就像亞拉斯托爾一樣,想顯現自身身為天罰神的力量的話,必須以天破壤碎的秘法進行神威召喚,那才能讓亞拉斯托爾展現出所有的力量。

    身為與亞拉斯托爾同格的創造神,天草四郎若是想行駛自身的權能,創造「無何有鏡」的話,那同樣得進行神威召喚才行。

    創造神的神威召喚,名為————「祭基禮創」。

    而使用神威召喚,自然需要付出代價。

    天罰神的神威召喚的代價,乃是一名契約者的生命。

    創造神的神威召喚的代價,則是一名眷屬的獻祭。

    這名眷屬,正是專門侍奉創造神的巫女————「頂之座」。

    黑卡蒂,就是召喚創造神的神威的祭品。

    所以,黑卡蒂在御命中的地位才會那么的重要。

    沒有黑卡蒂的話,創造神便無法進行神威召喚。

    而無法進行神威召喚的話,那創造神就無法執行創造的權能,讓新世界誕生。

    因此,即使失去修德南,更甚者是失去貝露佩歐露,那都不能失去黑卡蒂。

    當然,作為創造神的眷屬,祭基禮創的神威召喚的指定代價,即使最終成為了祭品,黑卡蒂也只不過是暫時的死亡而已。

    作為創造神的眷屬,三柱臣的存在本身都已經被編入了世界的法則中,哪怕是死亡,只要滿足一定的條件,那就能夠復活。

    比如黑卡蒂,只要紅世的使徒們還存在著愿望,希望創造神能夠實現自己的心愿,執行權能,那么,使徒們的愿望便會化作構成黑卡蒂的存在的材料,使其終有一天復活過來。

    “如果你是仗著自己能夠復活,所以才站到我的面前來反抗我的話,那就讓我告訴你一件事情好了。”

    方里直視向了黑卡蒂,冰藍色的魔眼閃爍著令人驚艷的光輝,淡淡的說了一句。

    “被我這對眼睛給殺死的話,哪怕你的存在本身已經被編入了世界的法則中,你也永遠不能復活。”

    冰冷無情的宣判,就這么從方里的口中傳出。

    讓黑卡蒂的眼神驀然一顫。

    “你…!”

    修德南更是激動的上前一步。

    “唰…!”

    然而,燃燒著紅蓮火焰的大太刀立即又是在犀利的響聲中被架在了修德南的面前,使這位將軍的視野中都出現了那對緊盯而來的灼眼,不得不止住腳步。

    這讓修德南以激憤的眼神,死死的盯著方里。

    方里卻是不以為然,有如徹底的無視了修德南一般,目光甚至越過了黑卡蒂,投至其身后。

    “你難道打算一直躲在自己的眷屬背后嗎?偉大的創造神?”

    聲音一落下,一個深沉的笑聲便是回答了他。

    “就算是余,承受了剛剛那一擊,那也已經達到極限了,至少讓余依賴一下自己的眷屬吧。”

    話是這么說著,可在黑卡蒂的背后,近半個身體都被漆黑的火焰給取代的天草四郎卻還是拼命掙扎著起身了。

    “盟主…!”

    黑卡蒂回過頭。

    貝露佩歐露與修德南亦是不由得將目光投至天草四郎的身上。

    連紅世使徒們都是微微一喜,開始變得蠢蠢欲動。

    可天草四郎卻是舉起手來,阻止了所有人的動向。

    只有視線,轉向了方里。

    話語,僅僅只有一句。

    “看來,的確是余輸給了你。”

    天草四郎沉聲開口。

    “你真的打算阻止余執行御命嗎?”

    一意孤行的創造神,在這個時候,終于也是只能靠這種質問來面對方里了。

    這正是被無力化,只能采取語言攻勢的證明。

    可是,天草四郎也知道。

    這句話的答案,已經不需要聽了。

    因為,方里在開戰前表達的立場,已經足以說明一切。

    可惜,天草四郎錯了。

    而且,還是錯得很離譜。

    “誰說我要阻止你的御命了?”

    這樣的話語,便是從方里的口中傳了出來。

    讓所有人,通通都睜大了自己的眼睛。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