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直死無限 > 1324 不為人知的追逐戰
    “吶,我們去約會吧。”

    當這句話從席爾薇雅的口中傳出時,方里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在場的一名從者便是爆發了。

    “唰————!”

    極為犀利的風切聲中,鋒利的太刀自席爾薇雅的背后閃現,化作一道銀光,劈向了席爾薇雅的腦門。

    “鏘————!”

    清脆的交擊聲響之下,一把劍型的煌式武裝驀然挑起,由萬應素所凝聚而成的光刃化作了另外一道光芒,宛若疾風,將斬下的太刀給彈開,激起一片炸裂的火花。

    襲擊者與被襲擊者便在這一擊下,仿佛互相拉開距離一樣,在炸裂的火花當中猛然向后一躍,進入了對峙的狀態。

    “啊拉啊拉…”

    源賴光就這樣帶著笑容,手持鋒利的太刀,說出了刺人的話語。

    “看來不是一只普通的蟲子,需要用點力氣才能砍掉了呢。”

    以溫柔的表情說出這般令人害怕的話語的源賴光,身周仿佛披上了一層黑氣一樣,讓人覺得驚悚無比。

    對于這一幕,席爾薇雅是覺得一陣好笑。

    “我說,賴光小姐。”席爾薇雅無奈般的說道:“你突然之間干什么啊?”

    顯然,托了貞德的真名看破的福,席爾薇雅得知了源賴光的真名。

    對此,源賴光也是絲毫不在意。

    畢竟,比起真名,源賴光現在有更需要注意的事情。

    “那還用說嗎?”源賴光笑吟吟的說道:“對于打算糾纏自己兒子的蟲子,作為母親就應該好好的給予保護,將害蟲給驅逐才行呢。”

    看來,恢復了原狀以后,源賴光那病嬌的一面也是同樣恢復了過來了。

    “蟲子?”席爾薇雅倒是驚訝了,有些猶豫的說道:“蟲子指的是我嗎?”

    “那還用說嗎?”源賴光一臉笑容的回道:“只會黏在別人身上的礙眼生物,那不就是蟲子嗎?”

    “這…”席爾薇雅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我還是第一次被別人這么說,感覺還真是新奇。”

    可不是?

    一直以來,席爾薇雅都是受到千萬人乃至億萬人愛戴的超級人氣偶像,別人對其投來的只有贊美,什么時候會像這樣,直接稱呼席爾薇雅為礙眼的蟲子?

    哪怕是龍卷都不曾這樣說過席爾薇雅吧?

    “果然世界是很大的,什么樣的人都有。”

    席爾薇雅便像這樣,輕笑般的說了一句。

    “可是,賴光小姐,我可不是蟲子,作為一名伴侶,黏在自己的戀人身邊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絕對不能提及的話題,就這樣在席爾薇雅的口中出現了。

    “戀…戀人…?”

    源賴光的表情就這樣僵硬了起來。

    “呵…呵呵…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源賴光笑著,可那個笑容怎么看都勉強到不行,如同失去了生氣一樣,僵硬著說道:“戀人?你說你是誰的戀人呢…?”

    “那還用說嗎?”席爾薇雅似乎是覺得很有趣,如同惡作劇一般,有些俏皮的對著源賴光說道:“你的御主就是我的戀人喔?”

    源賴光失去了言語。

    只是僵硬著脖子,緩緩的看向了方里。

    “吶,御主,這只蟲子在說什么你知道嗎?”

    源賴光這樣子向著方里質問。

    表情,已經不再像之前那般,一直充滿了母性和包容力,而是仿佛陷入了狂亂中一樣,連眼神都變得病態了起來。

    那副姿態,毫無疑問是鬼。

    這讓方里的心頭都一陣猛抽。

    怎么就將這個有戀兒癖的從者給忘了呢?

    如果在源賴光的面前承認這件事情,那估計會引發不得了的大事吧?

    但是,讓方里不承認這件事情,那也是不可能的。

    即使引起這件事端的本人正似笑非笑的看著方里,一副看熱鬧的模樣,那也一樣。

    當下,方里抱著使用令咒的覺悟,向著源賴光開口。

    “嘛,她的確是我的戀人。”

    一句話,徹底的改變了空氣的質量。

    “怎…怎么這樣…?”

    源賴光就像是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打擊,一邊渾身顫抖,一邊熱淚盈眶。

    “兒子…我最愛的兒子被不知道哪里來的蟲子給搶走了…”

    啊啊…

    哭了…

    真的哭了…

    如同一個小孩子一樣,源賴光抽泣了起來,讓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但緊接著,源賴光又是轉過頭,看向了席爾薇雅。

    眼神,變得充滿了殺氣。

    看著這樣的源賴光,方里心中頓時產生不好的預感。

    這個預感,立即應驗了。

    “殺了你!”

    源賴光咬牙切齒般的說道。

    “只要殺了你的話,御主肯定會回心轉意的!”

    說著這樣的話,源賴光猛的一踏地面,暴沖而出。

    “唰————!”

    犀利的風切聲再次響徹而起,讓源賴光手中的太刀劃破了空氣。

    可惜,源賴光那如迅雷般猛烈的一刀,卻是落在了空處。

    站在那里的席爾薇雅,早已消失不見了。

    “錚!”

    有如瞬間移動一般,席爾薇雅在一陣憑空浮現的光粒子當中,出現在了方里的身邊。

    “這是…”

    方里驚愕了起來。

    剛剛,連方里都沒有察覺到席爾薇雅有經過移動。

    也就是說…

    “空間轉移?”

    沒錯。

    這一刻里,席爾薇雅使出了空間轉移的能力。

    “我也不是一直在看著而已,在貞德努力的時候,我也在開發新的能力,結果就是令咒的這個空間轉移的效果被我重現出來了喔?”

    席爾薇雅笑著說了這么一句,隨即按住了方里的肩膀。

    “站住!”

    清楚的理解到發生了什么事的源賴光大叫著。

    但是,還沒等到源賴光有所行動,方里與席爾薇雅便是化作一陣光粒子,消失在了這里。

    “鐺啷…”

    鋒利的太刀掉落在了地面上,激起脆響。

    源賴光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半秒鐘以后,笑了起來。

    “呵呵…呵呵呵…”

    猶如壞掉了一般,源賴光一邊渾身散發著黑氣,一邊抽動著眼角的笑著。

    “既然如此,我,不肖賴光,只能打破禁忌,化身為鬼了…”

    如此說著,源賴光撿起了刀。

    下一秒鐘,源賴光同樣化作一陣光粒子,消失在了原地。

    一場不為人知的追逐戰,就這樣以此為起點,開始展開。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