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直死無限 > 1311 ————「丑御前」
    時間,回到數分鐘以前。

    地點,乃是戰場的一角。

    但是,在這一角中上演的激戰,乃是其余的地方無論如何都及不上的犯規級別。

    “嘭!”

    旋風在大地上突起。

    那是手握武器的英雄在疾馳的證明。

    “喝!”

    “哈!”

    手握太刀的英雄與手握神槍的英雄分別在卷起的旋風中突進,以凌駕于子彈之上的驚人速度突破了音障,向著對方沖來。

    “嗶哩!”

    在這個過程中,雷電在閃爍著。

    “嘭嘭!”

    在這個過程中,烈焰在燃燒著。

    化作雷霆與火焰的兩道身影便似互相沖擊的隕石一般,在眨眼之間相遇。

    “鏘————!”

    響亮的交擊聲響之下,夾雜著雷電的太刀與燃燒著烈焰的神槍便是碰撞在一塊,激起了可怕的勁風,震碎了腳下的大地。

    “嗤嗤嗤嗤嗤————!”

    空氣的切裂聲中,太刀化作狂暴的斬擊,似一道道電閃雷鳴,鋪天蓋地一般的襲出。

    “唰唰唰唰唰————!”

    勁風的呼嘯聲里,神槍亦是變成了殘影,如同一道道火紅的閃光,狂風驟雨一樣的籠罩向了前方。

    “鏘鏘鏘鏘鏘————!”

    下一個瞬間,太刀與神槍便是產生了無數次的碰撞,激起一道道清脆的交擊聲響,掀起一陣陣洶涌的沖擊氣浪,再加上迸裂的電弧和炸開的火花,讓交鋒中的兩道身影以可怕的攻勢進行著激戰。

    兩人的所過之處,空氣盡數被蒸發。

    太刀與神槍的每一次碰撞,地面都會似爆炸一樣的粉碎。

    這般驚人的攻防戰,從開戰以后便一直維持到了現在。

    雷與火的沖突,簡直就像是神話,不斷的升溫和升華。

    “鐺————!”

    隨著又一次的激烈碰撞,源賴光與迦爾納在一圈暴風般的沖擊波之下,均都被震退了出去,身形不斷的往后滑。

    就在這個剎那,源賴光舍棄了太刀,轉而拔出了后腰上佩戴的長弓。

    “嗶哩嗶哩————!”

    無數的雷電頓時化作了箭矢,在弓弦上成形,并被釋放。

    “咻咻咻咻咻————!”

    狂雷的箭矢劃破了空氣,對著不斷的往后滑去的迦爾納的方向發起追擊,并毫不留情的覆蓋在了其上。

    “嘭————!”

    陡然間,熊熊的烈焰燃燒了起來。

    那是猶如太陽般的光輝和火焰。

    火焰中,一道道雷電化作的箭矢竟是逐漸的被燃燒殆盡。

    旋即,迦爾納才手持神槍,從烈焰中現身。

    面色,依舊平靜。

    對此,源賴光亦是一點都不驚訝。

    “果然,這種程度的話還不夠。”

    想解決像迦爾納這樣的從者,單憑幾次魔力放出的射擊,怎么可能就有效?

    反倒是迦爾納的眼神中浮現而出的些許懷念,讓源賴光有些驚訝。

    這時,迦爾納開口了。

    “真是令人懷念的戰斗方式。”

    迦爾納輕聲說了一句。

    “跟那個男人一模一樣呢。”

    聞言,源賴光沉默了下來。

    源賴光當然知道迦爾納指的是誰。

    與阿塔蘭忒和賽米拉米斯相同,迦爾納在出生以后便被其母親給拋棄了。

    其母親只是一名普通的人類女性,卻因為曾經接受到仙人的預言,以后將會與沒有生殖能力的俱盧的國王般度結合,無法正常擁有子嗣,因而從仙人那里習得了向天神發咒產子的咒法。

    迦爾納之所以會誕生,便是因為其母親習得咒法以后嘗試向太陽發咒,結果與太陽神蘇利耶生下了這個孩子。

    之后,害怕未婚先孕這個現實的母親便將迦爾納給拋棄,雖說為了保護迦爾納的安全亦是向太陽神蘇利耶請求賜下了黃金的鎧甲,可卻的的確確拋棄了迦爾納。

    后來,迦爾納的母親便與般度結婚,先后向諸多神祇發咒,生下了五名子嗣。

    其中,排行第三的子嗣,便是因陀羅的兒子————阿周那。

    “我與他本是同母異父的兄弟。”

    迦爾納以平靜的表情,訴說著自己曾經的命運。

    “但是,因為立場不同的關系,我們走向了無法互相妥協的道路。”

    阿周那是俱盧國王般度的兒子,亦是王子。

    而迦爾納,從小便被一名車夫給撫養長大,成年以后卻成為了敵視般度的持國后裔的養子。

    后來,般度與持國開戰,迦爾納亦是與阿周那成為了敵人,締結下了難以化解的宿命淵源。

    源賴光自然也不可能不知道迦爾納的故事。

    這位施舍的英雄最終的結局并不是很好。

    他在和阿周那進行最終的對決之前便已經遭遇到了眾多的障礙。

    婆羅門的詛咒讓迦爾納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力量。

    因陀羅的欺騙讓迦爾納失去了最重要的鎧甲。

    連母親都向迦爾納求訴,要迦爾納發誓,不跟阿周那之外的人戰斗。

    這些,迦爾納都一并應承和接受了下來,進而被阿周那以幾乎可以算得上是謀殺的方式給殺死。

    “你跟那個男人很像。”

    迦爾納注視著源賴光,如此說著。

    “同為因陀羅的子嗣兼化身,雷神的力量都存在于你們的體內,連戰斗方式都如此相似,簡直就像是那個男人的分身一樣。”

    所以,迦爾納才會覺得懷念。

    因為,阿周那的武器也是弓,也是雷。

    正因如此…

    “正因如此,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便確認,這一次的圣杯大戰中,你是我的敵人。”

    迦爾納將目光投至源賴光的身上。

    以平靜的表情,說出了這樣的話。

    “對于你來說,同樣擁有因陀羅的一部分力量的我也是不得不打敗的敵人吧?”

    “丑御前。”

    ————「丑御前」。

    當這個名字傳入源賴光的耳中時,源賴光猛的抬起了頭。

    “嘭————!”

    前所未有狂暴的雷電,頓時在源賴光的身上暴漲。

    迦爾納的眼眸陡然一縮。

    “啪!”

    在清脆的腳步聲之下,源賴光竟是以堪稱恐怖的速度,瞬間突進到了迦爾納的身前。

    眼中,流露出來的不是身為母親時的溫婉,亦不是身為武士時的冷徹,而是宛若鬼神般的狂亂。

    “————「死」。”

    低沉的話語中,源賴光手中的太刀攜帶著千萬道的雷霆,對著迦爾納的方向,驀然斬出。

    “轟隆————!”

    戰場一角,一陣狂暴的雷電炸起,并向著周圍席卷。

    地面被擊穿。

    樹木被燒毀。

    巖石被粉碎。

    沙土被炸潰。

    狂暴的雷電便這樣肆虐著。

    將周圍的一帶,化作了飛灰。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