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直死無限 > 1149 遇上了最恐怖的敵人
    “所以…”

    方里半瞇著眼睛,看著跟在席爾薇雅背后的吹雪,有些沒好氣的對著席爾薇雅開口。

    “你就將這個女人給帶過來了?”

    語氣中,充滿了不快。

    這讓席爾薇雅不由得一陣好笑,口中則是說道:“嘛,總覺得不能放著這個孩子不管…”

    還孩子呢…

    人家怎么看都比你年長吧?歌姬殿下?

    而這個時候,吹雪亦是出聲了。

    “你是最近才加入英雄協會,卻被破例升上S級的一方羅剎吧?”吹雪直視著方里,如此說道:“我認識你。”

    “我知道。”方里瞥了吹雪一眼,淡淡的說道:“我也認識你,地獄的吹雪。”

    方里當然不會不認識吹雪。

    不是因為吹雪的名頭有多響亮。

    事實上,吹雪的有名也僅僅是在職業英雄與英雄協會之間而已。

    在廣大民眾的面前,身為B級1位的吹雪雖然稱不上是默默無聞,可其光芒幾乎全被這位氣質型的美女的姐姐給掩蓋了過去。

     S級2位的超能力者。

    那一位所擁有的力量,沒有比方里更了解的存在。

    哪怕是吹雪,估計都沒有清楚的知曉原著的方里更了解其姐。

    毫不客氣的說,方里可以肯定,那一位的力量,絕對遠遠的超過任何一個人的現象。

    方里倒是沒什么,擁有著直死魔眼,幾乎完克只靠超能力戰斗的那一位。

    然而,如果不使用直死魔眼的話,那方里就不敢肯定自己是不是能夠贏過那一位了。

    哪怕是使用極死七夜,使用百倍音速的必殺一擊,那也一樣。

    可想而知,那一位的力量有多強大。

    吹雪則是那一位的妹妹。

    也就是說,吹雪對自己的姐姐的力量強大到什么樣的程度,絕對是這個世界上體會最多的人。

    方里的話是知道的。

    其實,吹雪一直生活在自己姐姐的陰影下。

    因為,自己的姐姐實在太過于優秀,哪怕是在年幼之時,那都已經擁有了比現在的吹雪更加強大的超能力。

    正是因為遠不及自己姐姐那過于優秀的才能,吹雪從小時候開始便一直活在其陰影之下,漸漸的產生了自卑。

    吹雪之所以大量集結乃至拉攏B級英雄,組成吹雪組,原因便是深刻的理解到了單憑自己一個人無法勝過姐姐,這才起了質量不行的話,那就用數量來彌補的想法。

    同時,吹雪也是為了在名義上勝過姐姐,這才一直故意不升到A級,一直把守著B級第1位的位置。

    那即是因為這是吹雪人生中的第一個第一,亦是因為其姐姐只是S級中的第2位,并不是第1位。

    即使在等級上勝不過姐姐,吹雪也想在排名上勝過姐姐,這才一直不愿意升上A級。

    由此便可得知,吹雪對勝過自己姐姐的執念到底有多強。

    “所以,你就纏上了席爾薇了嗎?”方里這么對著吹雪說道:“你想讓席爾薇教你怎么變強?”

    “沒錯。”吹雪皺了皺眉頭,似乎對方里口中那個「纏」的說法感到不滿,卻還是如實答道:“雖然及不上姐姐,但歌姬殿下的力量是我見過的最接近姐姐的存在,照理來說,像姐姐那樣的怪物,這個世界應該不會有第二個了才對。”

    ————「怪物」。

    這是吹雪對自己的姐姐的形容。

    單憑這一個形容,那便能夠得知,吹雪跟自己的姐姐的關系有多緊張,又對自己的姐姐的力量有著什么樣程度的理解。

    這倒是讓席爾薇雅好奇了。

    “吹雪的姐姐真的有那么厲害嗎?”

    這句話,席爾薇雅并不是對吹雪說的,而是對方里說的。

    對此,方里只是回了一句。

    “如果是你的話,找對攻略法,想贏不難,但找不到的話,那估計就贏不了了。”

    換言之,那得看席爾薇雅能夠唱出具備什么效果的歌,那樣的歌又能不能對超能力者生效。

    如果能,那以席爾薇雅的實力,贏過那一位是不難的。

    如果不能,那估計就很難說了。

    至少,根據方里的了解,那一位如果認真起來的話,將外太空中的隕石用超能力拉下來,進行攻擊,那是一點都不奇怪的事情。

    因此,這是方里的評價。

    但吹雪就不這么想了。

    “確實,歌姬殿下的力量很強,估計僅次于我姐姐。”吹雪低聲說道:“但是,我姐姐的力量實在太可怕了,絕對贏不了的。”

    顯然,這個評價一點都不中肯。

    從小便承受著來自姐姐的壓力的吹雪,毫無疑問會夸大自己姐姐的力量。

    就算不這樣,吹雪又怎么肯定,席爾薇雅剛剛使用的力量便是極限了呢?

    這個女人,眼界實在是太狹隘了。

    幸好,被吹雪視為無可匹敵的甜心假面被方里給秒殺的事情,她還不知道。

    這件事情,英雄協會僅僅告訴了那些S級的英雄而已。

    否則,吹雪就能明白,自己根本就是在小看眼前的這對戀人。

    就在方里打算一句話諷刺回去時…

    “吼啊啊啊啊啊啊————!”

    一個咆哮聲,從前方不遠處的一個角落中響徹而開,掀起陣陣沖擊風浪,吹飛了無數的瓦礫跟碎石。

    “這…”

    席爾薇雅驚訝了。

    那只魔犬,不是已經被自己給解決了嗎?

    而吹雪則是好像想起了什么極為重要的事情一樣,連忙說了這么一句。

    “我們發現那個怪人的時候,它正躺在一個窩里!”

    吹雪想表達什么,方里與席爾薇雅瞬間便是明白。

    “也就是說,在這個窩里,很有可能還有一個怪人嗎?”席爾薇雅立即說道:“那我們過去吧。”

    說完,席爾薇雅當即便是打算趕過去。

    可方里卻是攔住了她。

    “不用了。”方里眼中浮現些許的精光,笑著說道:“或許,那個怪人已經遇上了最恐怖的敵人。”

    話音,一落。

    “咚————!”

    剎那間,一個撼動天際的驚人悶擊聲直沖云霄。

    那悶擊聲,仿佛一股無形的力量一樣,將天空中的云層都給直接吹飛。

    然后,怪人的咆哮聲便是停了下來。

    席爾薇雅與吹雪完全愣住了。

    只有方里,一直望著那個方向,說了一句。

    “過去看看。”

    語畢,方里便是從屋頂上一躍而下。

    席爾薇雅毫不猶豫的跟上。

    “等…等等!”

    吹雪這才反應了過來,連忙追了上去。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