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直死無限 > 931 不可以還回去喔
    “愛…愛麗絲殿下?”

    這一個剎那里,在場的眾人紛紛都驚愕而起,愕然出聲。

    只有愛麗絲,視線緊緊的盯在方里的身上,有如急切的想確認什么一樣,一對如碧波般的美麗眼眸中接連的涌現出懷疑與期盼的情緒。

    “殿下。”庫雷婭反應了過來,連忙向著愛麗絲說道:“這有點不合規矩啊。”

    再怎么說,愛麗絲都是貝爾澤古王國的第一公主。

    區區一名冒險者,如果跟王國的第一公主太過于接近,那自然不可能算是合規矩了。

    而「規矩」一類的事物向來都是束縛愛麗絲的東西。

    對于這個性格內向又極為在意周圍的人的反應,甚至還有些怕生的小公主來說,這個時候有人搬出規矩來作為說法,真的有種狡猾的感覺。

    然而,讓庫雷婭、雷茵乃至達克妮斯都為之驚訝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一向都十分聽話的愛麗絲竟是罕見的耍起了任性。

    “我只是想仔細看看而已。”愛麗絲有些執拗般的說著這樣的話,視線卻依舊沒有從方里的身上移開,不知道是對著自己還是對著方里,如此低聲說道:“那個眼神給我非常熟悉的感覺,所以拜托,請讓我仔細看看。”

    以一國的公主來說,這個要求算是十分的廉價了。

    更何況,愛麗絲的口氣聽上去也一點都不像要求,而是實實在在的請求。

    那模樣,甚至讓眾人都產生了一種不忍心阻止的感情,更別說是當事人,如果直接拒絕的話,或許連罪惡感都有可能產生吧?

    連阿庫婭與惠惠都悄悄的拉了拉方里的衣角。

    “吶,人家既然都這么求你了,你就答應一下吧,肯定會有好報的。”

    “就算是我都有點不忍心拒絕了,這個時候你就收起你那無可救藥的冷酷無情,遷就一下人家公主殿下也無所謂吧?”

    來自阿庫婭與惠惠的勸說,讓和真與達克妮斯都一個嘴里碎碎念著「怎么感覺好像是在收什么之前立下的Flag的樣子」這樣的話,一個則默默的嘆著氣。

    至于方里,心中微微苦笑了一下以后,沒有說話,卻是抬起步伐,緩緩的朝著前方王座的方向走去。

    “…………”

    隨著方里的靠近,庫雷婭與雷茵的眼神漸漸的變得警惕而起。

    沒辦法。

    就在幾個月前,兩人才親眼看著自己守護的主子被人給活生生的劫走。

    現在,無論是誰想靠近愛麗絲,都會引起這兩個人的警惕吧?

    方里也沒有在意庫雷婭與雷茵的表現,直接來到了愛麗絲的面前,并半蹲了下來,讓視線與愛麗絲的視線保持齊平。

    因此,方里那黝黑的眼眸便是以最為直接的方式,呈現在了愛麗絲的面前。

    眼神,極為平靜。

    仿佛世間任何的事物的變化都無法引起其產生波瀾一樣的眼神,卻反倒讓愛麗絲那碧波般的眼眸開始泛起漣漪。

    隨即,愛麗絲便是這樣說了。

    “可…可以讓我看看你的手嗎?”

    聲音,開始變得緊張了起來。

    方里微微一笑,直接舉起手,展示在愛麗絲的面前。

    而愛麗絲竟是也直接伸出了手,握住了方里的手掌。

    “愛麗絲殿下?!”

    驚呼聲開始從周圍響起。

    到底是誰發出的聲音,那已經是無從考證。

    愛麗絲完全不顧周圍的反應,握著方里的手,即像是在感受其溫度,又像是在觀察其外形,一邊緊緊的握著,一邊看著這對平凡無比的手掌,半響以后,抬起頭來。

    “那個…”愛麗絲直視著方里,沒有來由的這般問道:“你不戴戒指的嗎?”

    聞言,方里搖了搖頭,如此回道:“不戴了,有些引人注目。”

    “……是嗎?”愛麗絲的眼神再次泛起漣漪,并這般問道:“那你有帶在身上嗎?”

    “姑且算是帶了吧?”方里輕聲一笑,對著愛麗絲說道:“只是,估計以后都不會戴上去了。”

    “為…為什么?”愛麗絲的表情變得有些忐忑了起來,連忙問道:“你…你不喜歡那個戒指嗎?”

    “談不上喜不喜歡吧?”方里失笑般的說道:“只是覺得是不是該找個機會還回去而已,那看起來似乎很重要的樣子。”

    聽到這句話,愛麗絲頓時笑了。

    那個笑容,不是之前那般端莊有禮的笑容,而是如同確認了什么事情,又仿佛遇到了什么極為開心的事物一樣,璀璨得猶如剛剛綻放的美麗花朵。

    看著愛麗絲的這個笑容,姑且不論方里,其余人是通通都倒吸了一口氣。

    那是被驚艷到了吧?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愛麗絲有些狡黠般的說了這么一句。

    “不可以還回去喔,不然對方肯定會傷心到哭出來的。”

    如此話語,讓方里終于是連臉上都浮現了苦笑。

    “我會好好考慮一下的。”

    這樣的回答,似乎就已經讓愛麗絲很滿意了。

    只不過,一直都在一旁聽著兩人的對話的眾人卻是反應不同。

    “吶,你們到底在說什么啊?”阿庫婭直接好奇的詢問道:“別打啞謎了,快點告訴高貴的我吧。”

    “這到底是什么狀況啊?”和真都禁不住問道:“什么戒指不戒指的?方里身上有什么戒指嗎?”

    “……說起來,以前似乎也發生過類似的狀況吧?”惠惠的感覺變得極其敏銳,看向了達克妮斯,這么說道:“記得以前達克妮斯也有一次說戒指什么什么的,難道那指的是一件事情嗎?”

    “我…我不知道!”達克妮斯別過頭去,言不由衷般的結結巴巴般說道:“戒…戒指什么的事情,我可不知道喔!”

    然而,那個反應實在是太好懂了。

    連庫雷婭和雷茵都懂了。

    而既然連達克妮斯都知道戒指的事,那作為愛麗絲的親信,庫雷婭與雷茵自然也不可能不知道。

    于是,庫雷婭與雷茵看向方里的眼神已經變了。

    特別是庫雷婭,即驚訝又驚怒般的開口。

    “你…你難道就是…!”

    就在庫雷婭打算說出最為重要的事情時,愛麗絲進行了打斷。

    “今天就到這里吧。”

    愛麗絲對著方里一行人開口。

    “討伐了魔王軍干部的各位,請暫時在這座王城里居住,今天晚上有為各位舉辦的慶功宴,屆時還請務必參加。”

    就這樣,方里一行人住進了王城。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