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1113章 艱難的決定
    感謝書友:“烏龍鐵觀音”的萬賞!

    ……

    等方五帶隊潛行回到山口時,那一千騎兵已經等候多時了。

    方五在馬背上最后看了一眼興和堡方向,策馬沖向山口。

    ……

    朱瞻基已經到了,聚寶山衛也全員到達。

    “皇爺爺估摸著已經過了延慶,若是阿魯臺全軍撲來,萬全肯定是保不住了!”

    按照距離計算,朱瞻基甚至還樂觀了些,阿魯臺要是能奇襲,甚至可以打穿宣府,震動大明。

    “他們要是打爛了宣府,兵逼京城,從此雙方的士氣就顛倒了。就算大明事后進入草原報復,可他們只需把牛羊往草原深處一趕,大明能奈他何?”

    茫茫草原,大明那脆弱的補給線隨時都有可能崩斷,到那時……

    朱瞻基悚然而驚,起身道:“德華兄,若是果真如此,咱們可能阻攔阿魯臺于此地?”

    大明此時正蒸蒸日上,若是被阿魯臺來這么一出,舉國震動之余,朱棣的威望將會大降,后續的改革可以宣告胎死腹中了。

    按照朱棣的性格,如果發生這種事,他絕壁會臥薪嘗膽,隨即再次北伐草原,不勝即死!

    是的,朱棣的驕傲不允許他接受這種失敗,一旦失敗,他寧愿死在戰陣之上,也不愿意回來……

    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那咱們必須馬上進軍野狐嶺,守住要害。”

    王賀急不可耐的說道:“若是慢了,被敵軍突擊進來,到時候咱們這里可是無險可守!”

    騎兵統領孫越說道:“殿下,興和伯,我部若是搶占山口,便可居高臨下,不論防守還是進攻皆可,不可拖延!”

    朱瞻基雖說地位最高,可在此重要的時刻,方醒的意見才是最重要的。

    被聚焦的感覺不是很好,方醒閉上眼睛,昨晚看了一夜的地圖馬上浮現。

    再次睜開眼睛,方醒用力的呼吸一下,說道:“阿魯臺野心勃勃,不管如何,咱們馬上出擊!”

    “殿下,方五回來了!”

    “回來了?!”

    朱瞻基急道:“快叫他進來!”

    此時缺的就是敵情,否則早就做出了決斷。

    方五的頭發披散,看著狼狽之極,一進來就急切的道:“殿下,阿魯臺全軍出動,五萬人上下!正在圍著興和堡。”

    朱瞻基的面色鐵青,出去喊道:“賈全,馬上令人去稟告皇爺爺,阿魯臺全軍出動,兵臨興和堡!”

    “等等!”

    賈全剛準備轉身,朱瞻基說道:“大軍相隔幾百里,再急也急不來,稍等,我們商議一下。”

    方醒給了朱瞻基一個眼色,然后說道:“賈全,老七,看守門口。”

    門口馬上就戒嚴了,方醒這才和朱瞻基進去。

    “打援!阿魯臺必然是想打援!”

    方醒指著野狐嶺方向說道:“不然的話,就憑著那幾百人,守在那殘破的城墻上,阿魯臺可一舉擊破!何須在興和堡逗留?”

    “這事好玩了!”

    方醒有些想把氣氛調劑一下,就說道:“阿魯臺大抵是想引誘萬全守軍出擊救援,不然他就拔掉興和堡。興和堡里面可是有不少糧草和軍械,秋高馬肥之際,帶回去也算是不小的收獲,畢竟自從我大明立朝至今,他們就變成了窮鬼!”

    “窮鬼的膽子小,換做是我的話,必然是留下兩千騎兵逼住興和堡,全軍揮師野狐嶺,一舉擊破萬全!”

    方醒已經把自己代入到阿魯臺的角色中去,他一拳重重的砸在地圖上,振眉道:“包圍興和堡,阿魯臺是怯了!他怕陛下!怕的要死!”

    朱瞻基的呼吸有些急促,面對強大的敵人,他這才知道朱棣以前北征時做出決斷之艱難。

    “大明不能敗!”

    朱瞻基目光炯炯的道:“就算是拼光了咱們,包括我在內,也要把阿魯臺阻攔在野狐嶺一線!否則,當大明北征的消息傳到阿魯臺那里,他只有兩個選擇,一是馬上打破興和堡,然后搶一把回師,而另一個就是……剛才興和伯所說的那樣,他會突擊萬全。”

    誰來下決斷?

    朱瞻基咬牙道:“我部……”

    “我部馬上奔赴野狐嶺。”

    方醒不會讓錯誤和朱瞻基挨邊,若是這個決定錯謬,全軍覆沒也是他的責任,這樣大明還有未來。

    朱瞻基的面色未變,可方醒卻不給他機會,吩咐道:“馬上令人去萬全和宣府,就說是我方醒說的,不想死,就趕緊集結,至少要守住萬全。”

    方醒逾越了,可在此時他卻怡然不懼,從容的道:“另外派出最少十隊信使,馬上去追陛下的大軍,告訴這邊的情況。”

    這個安排再妥當不過,十隊信使,哪怕是中途被截殺,可最終也有人能趕到。

    門外的賈全馬上出去安排,這種事非他不可。

    方醒笑了笑:“既然決定了,那咱們就出發吧。”

    “嗶嗶嗶……”

    凄厲的哨聲讓整個村子都動起來了。

    十多批信使一人雙馬沖出了村子,旋即一隊隊的軍士在上官的喝令下迅速集結,快速向村口集中。

    民夫們也把車隊趕出來了,一時間,整個村子外面都是人馬。

    就在這亂糟糟的時候,方醒和朱瞻基來了。

    “騎兵馬上出發。”

    既然做出決斷,方醒不會有絲毫猶豫。

    孫越抱拳,隨即帶著騎兵轟然而去。

    聚寶山衛的隊列永遠能給方醒無窮的信心,他只是看了一眼,然后說道:“還有要給家中留話的嗎?”

    這個殘酷的問題無人回應,按照聚寶山衛的習慣,出征前就已經各自留下了遺書,大多是代筆。

    “那就出發吧!”

    方醒點點頭,然后對那個瘸子說道:“你們村的人馬上疏散,且等戰后再回來。”

    若是被突破,這個地處要沖的村子將會不復存在。

    瘸子點點頭,對這位在大戰前還能掛記著平民的伯爺好感大增。

    聚寶山衛離去,村子里馬上亂糟糟的一片,有人去烽火臺報信,有人去通知村里人的行蹤,免得那些戍守的將士回來找不到家人。

    瘸子看著遠處,擔憂的道:“這大戰一起,也不知道是誰勝誰負,陛下呢?陛下他老人家的大軍在哪?”

    每當有外敵時,已經習慣依賴朱棣的百姓第一個會把目光投向北平方向。

    ……

    朱棣正在行軍途中,張輔在他的身邊。

    目光所及之處皆是雄兵,張輔興致勃勃的道:“陛下,此番出塞,臣只擔心阿魯臺遁逃,若是這般,茫茫草原,大軍可不好深入。”

    朱棣點頭道:“朕深知,不過錦衣衛的眼線始終無法深入,否則朕必會親率輕騎突襲!犁庭掃穴!”

    這是霍去病的辦法,輕騎突襲。

    張輔是靜極思動,聞言笑道:“若是這般,那臣請隨從,當一個軍士也好啊!”

    朱棣哈哈大笑道:“可惜阿魯臺如驚弓之鳥,不敢與朕碰面,否則朕畢其功于一役,然后再去收拾瓦剌人!”

    隨著朱棣的笑聲,一眼看不到邊的隊伍蜿蜒而去……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