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750章 文武官員立場一致(為白銀大盟:山水任我行賀,10)
    最近爵士的身體情況不大理想,而書友山水任我行的打賞就像是一劑強心針,莫大的鼓勵,感謝!

    明天恢復四更,請大家原諒爵士這輛老破車吧!

    每晚都在兩點鐘以后上床,只是為了大家的支持和鼓勵!

    爵士不會懈怠,仍將繼續努力。不敢奢求其它,只懇請大家繼續支持,訂閱!訂閱!訂閱!

    ......

    土豆喝完奶,拍完奶嗝后,被奶娘送了過來。

    奶娘堆笑道:“小伯爺的胃口真是不錯。”

    方醒和小白出去了,張淑慧把土豆抱過來,輕輕的點著他的額頭道:“小伯爺可是舒坦了?”

    土豆的眼睛越來越亮了,他嘴里吐著泡泡,不耐煩的想從襁褓中掙脫出來。

    “可不許出來了,要乖乖的,不然你爹可會打屁股哦!”

    秦嬤嬤笑道:“看老爺的寵愛勁,哪會舍得動手呢!”

    張淑慧抱著土豆道:“那可說不準,夫君雖然看著和氣,可那是沒觸及到他的底線,若是過分了,怕是只有女兒才不會被打。”

    ……

    后花園里,小白的左邊是方醒,右邊是鈴鐺,身后是大搖大擺的大黃。

    秋日的后花園多了些許金黃,許多植物的種子成熟掉在地上,方醒笑道:“看吧,若是陛下不準備回北平,等明年咱們家就把花園整一整。”

    小白伸手摘下一顆黑乎乎的種子,然后送到鈴鐺的嘴邊:“鈴鐺要吃嗎?”

    鈴鐺嗅了一下,嫌棄的用嘴把小白手心的種子拱下去。

    “小白,你慢慢的,等明后年就要個孩子,不過你別擔心孩子的將來,我會一一根據孩子們的喜好來安排,到時候……”

    方醒回身,看到小白正抱著大黃,給它解開纏在腳上的藤蔓。

    十七歲的少女蹲在地上,側面因為專注而顯得有些嚴肅,可隨即笑意就從嘴角彌漫開來。

    白嫩的小手輕輕拍在大黃的腦袋上,小白皺眉道:“以后不許挑食,不然我就……不給你……”

    方醒不禁失笑,這個少女就像是藤蔓一般的脆弱,她根本就沒想到未來自己的地位和孩子的問題,全身心的相信著自己的少爺。

    小白側過臉來,那笑容無邪而燦爛:“少爺,大黃可聰明了,居然知道抬腳讓我給它解開。”

    “好啊,看來你養小東西有一手。”

    鈴鐺雖然知道誰是家里的老大,可卻把忠心交給了小白。

    而大黃更是不消說,方醒要是惹毛了它,照樣脖子一低,把他追出老遠。

    方醒看著小白,突然問道:“小白,你想找到自己的家嗎?”

    小白的笑容一滯,手一松,淚水突然滑落下來。

    方醒心中一慌,急忙過去蹲下摟住她的肩膀,安慰道:“我知道你記得的,想回去看看嗎?”

    小白緩緩的搖搖頭,反身抱住方醒的脖頸,突然大哭起來。

    “少爺,他們不要我了,嗚嗚嗚……”

    哎!

    方醒有些頭痛,小白顯然一直都記著當年被賣的場景。

    “你叫香香?”

    小白愕然的從方醒的懷里抬起頭來,打個嗝,淚眼朦朧的道:“少爺,你,你這么知道的?”

    “傻丫頭啊!你家少爺算出來的。”

    方醒推開湊過來的鈴鐺,一把抱起小白,找了張長木椅坐下。

    “現在不想回去嗎?”

    小白搖搖頭道:“不想,我怕。”

    果然,懂事的孩子會記住幼年最害怕的事情。

    “好,等你啥時候想回去了,少爺我陪你一起。”

    “真的嗎?”

    小白只算是妾,這種待遇有些嚇人。

    “當然是真的。”

    ……

    早朝,今日人到的比較齊整,連打著哈欠的方醒都來了。只是這貨的身體靠在梁柱上,那眼睛微瞇,知道的肯定說這貨在打瞌睡,不知道的大概會認為這位興和伯在為大明的某一件事而冥思苦想。

    朱棣今天很憤怒,手中的奏折被捏成一團。

    “御史已經去查了,地方衛所已然大半糜爛,你等以為如何?”

    朱棣的神色惱怒,手中的奏折被捏的皺巴巴的。

    大家面面相覷,胡廣出班道:“陛下,地方衛所……軍籍混亂,這個是早就有之,只是屯田的產出還好。”

    軍方的爛事不摻和,胡廣的位置擺的很正。

    夏元吉用肩膀撞醒方醒,低聲道:“你上次還說衛所的事,現在來了。”

    方醒楞了一下,然后迷迷糊糊的出班道:“陛下,衛所缺乏監管,地方官員再相互勾結,這是一張很大的網,由利益組成的大網,不好破。”

    朱棣冷哼道:“朕必然要撕破這張網!”

    方醒無奈的道:“陛下,您是想保留屯田的衛所嗎?”

    朱棣點點頭:“若是沒有衛所屯田,大明如何征戰?”

    夏元吉說道:“臣把每年收到的匯總,按照興和伯數學里的表格分析了一下,大明的那些工程,以及征戰,衛所屯田的作用不容置疑,若是取消,那些缺額就會壓到百姓的頭上,那就危險了!”

    胡廣瞟了方醒一眼道:“繳納的糧稅也就是能支持著那些工程,若是取消衛所屯田,大明就只能馬放南山,修生養息了。”

    朱棣不屑的道:“阿魯臺大獲全勝,此刻想必正洋洋得意的清掃馬哈木的余孽,下一步,嘿!朕等著他!”

    大明的征戰還不能停下來,對此胡廣很頭痛。

    呂震出班道:“陛下,衛所乃是太祖高皇帝參閱了府兵和廂軍的優點,最后才施行的國策,豈可妄動?!”

    下面的不少官員都面帶微笑,顯然呂震的話深得人心。

    呂震一臉正色道:“陛下,屯田乃國之大事,有的人不過是知道些皮毛就大放厥詞,臣以為此風不可長!”

    朱勇出班道:“陛下,若是沒了軍屯,大明的兵員從何處來?而且那些產出都沒了,將士們吃什么?萬萬不可棄啊!”

    “陛下,萬萬不可棄啊!”

    不管是文官還是武官,大多出班,聲勢陡然一盛。

    朱棣冷眼看著這群人,淡淡的道:“既然要留,那必然要整治,大明之大,如何能一一排查,并杜絕后患,你等可有建言?”

    這個問題一出來,剛才出班的官員都有些尷尬。

    文官是怕取消軍屯之后,農戶會被稅賦壓垮。

    而武官卻是擔心取消軍屯之后,兵員會成為大問題,還有就是缺少稅賦,大明對外的軍事行動將不得不停滯下來。

    農民被稅賦壓垮之后,地方必然會大亂,責任當然就是文官的。

    而大明一旦停止對外征戰,武官們還怎么升官發財?

    雙方難得的利益一致,可卻在朱棣的問題前尷尬了。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