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692章 意外死亡,朱棣點將
    當春天的氣息開始濃郁的時候,取名為‘四海集市’的雜貨店已經初步完工了。天 籟小 』說Ww W. ⒉3TXT.COM

    “伯爺,只要用慣了水泥,那度快的嚇人,所以小的覺著水泥這東西應該會大行于世吧!”

    趙永安一腳踢在墻壁上,得意的道:“伯爺,這墻壁特別堅實,小的準備過段時間就把家里的房子拆了,然后換成這種水泥房。”

    方醒指指刷的雪白的墻壁上的那個腳印,然后就帶著人在四處轉悠。

    空間很大,方醒問道:“貨架都做好了嗎?”

    黃鐘在后面答道:“已經好了,在朱芳那里,隨時都可以搬進來。”

    方醒上了二樓,點點頭道:“那就搬進來吧,咱們準備開業了。”

    黃鐘問道:“老爺,那招牌呢?請誰來寫?”

    這個……

    方醒本想厚著臉皮去找朱棣,可朱棣的心情不好,要是惹怒了這位老大,說不定還得被禁足。

    “我自己寫。”

    方醒一狠,回家就寫了四個大字。

    ——四海集市!

    解縉在邊上撫須道:“這個……德華,你現在的字已經快趕上郡主了,可喜可賀呀!”

    方醒老臉一紅,硬氣的道:“這字吧,先得看氣勢,我這幾個字里的氣勢非凡,非道行高深者看不出來。”

    解縉失笑道:“好吧,只要你不覺得丟人,老夫沒意見。”

    方醒仿佛不知道解縉的書法已經有大成的趨勢,他隨意的道:“三日后開業,我要讓金陵人看看,什么才是銷售。”

    勛戚們的店鋪不少,所以雜貨店已經完工的消息傳的很快。

    “方醒這是要財了呀!”

    “要不咱們也跟風吧?”

    “跟個屁,那里面有什么門道都不知道,你敢去跟風?弄不好虧死你!”

    而文官們很不自在,因為他們知道,這家已經掛上了招牌的雜貨店,很有可能就是革新商業稅收的開端。

    張淑慧已經適應了懷著孩子的生活,每日固定時間休息、走動,慢慢的,整個人都有些胖了起來。

    “淑慧,賬目你就暫時別管了,安心養胎就是。”

    方醒把賬本奪過來,張淑慧不樂意的道:“可是夫君,每日妾身就是吃了睡,睡了吃,覺著自己就像是……”

    “就像是養豬嗎?”

    方醒說完就跑出門去,笑的腰都直不起來。

    “夫君……”

    張淑慧懷孕后也會撒嬌了,一聲夫君讓方醒差點酥麻了半邊身體,正準備算算時間恰當不,可卻有人召喚他進宮。

    “李顯忠死了。”

    朱棣肅然的道。

    “說是在半道上病死的。”

    我去!這貨不該死那么早吧?

    方醒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第一絲惡意。

    朱棣哼道:“李顯忠一死,李滿住肯定會壓不住陣腳,而猛哥帖木兒野性未馴,必然會謀奪建州衛,還有一個朝鮮在邊上,若是女真人一亂,朵顏三衛怕是會趁火打劫,所以,朕準備令人前往。”

    “陛下,臣愿去調和。”

    那么踴躍,這是誰啊?

    朱棣看看朱勇,面無表情的道:“都督府的事不少。”

    生硬的拒絕了朱勇后,朱棣的目光盯住了方醒,說道:“國有危難,你可愿去一趟?”

    方醒心里面一百個不愿意,他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出生時不在張淑慧的身邊,可……

    可這是朱棣對外轉為強硬的一步,若是方醒不去,誰去?

    武勛不能考慮,除去屈指可數的那幾人之外,其他人很難根據情況選擇對大明最有益的處置方式。

    而文官更是扯淡!

    那是蠻荒地帶,信奉的是武力值!

    文官去的話,也只有和稀泥的命,而且還得要面對他們甚有好感的朝鮮。

    算來算去,也只有不文不武的方醒才是朱棣心中的最佳人選。

    腦海中不過是一瞬,方醒已經躬身答應了。

    “陛下,臣愿往!”

    盡管心中有許多不舍和擔心,可方醒知道,此時說出來都是廢話。

    朱棣不是那等薄恩寡義的皇帝,越是答應的干脆,他就會越滿意。

    果然,朱棣撫須讓人都散了,然后留下了方醒。

    這是要私下交代的意思,而且還要避開百官,必然是朱棣自己的想法。

    朱棣起身下來,“隨朕出去走走。”

    這個待遇還行,方醒跟在側后方,兩人從側面出去,慢慢的在乾清門前溜達著。

    “你覺得此事該如何?”

    朱棣突然開口考教,方醒不敢怠慢,趕緊說道:“陛下,李顯忠突然一去,李滿住本可以慢慢的穩定建州衛,可現在卻多了一個建州左衛,猛哥帖木兒可不是善茬,臣覺得此人肯定不會坐視李滿住從容控制建州衛。”

    朱棣淡淡的道:“惡狗搶骨頭而已,若是以往,大明自可看著他們內斗,可韃靼和瓦剌今年內必有一次大戰,朕不希望看到奴兒干都司混亂。”

    方醒點頭道:“臣也看過那塊地方,若是亂套了,此后必然有人統合這塊地盤,到時候我大明不但多出一個方向的敵人,而且這個敵人將比瓦剌人更兇悍,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北平城下。”

    朱棣點點頭道:“你能看到這一點很好,這樣,你率本部盡快坐船出,朕給你旨意,到了山/東可以征調人馬同去!”

    坐船?

    方醒大感意外,不禁看向了朱棣。

    朱棣依然是面無表情,方醒忍住欣喜道:“陛下放心,臣此行當以平息建州女真為本,若有機會,自然可以敲打朝鮮。”

    朱棣擺擺手,有些疲憊的道:“朝鮮若是不肯歸還舊地,那就給朕拿回來!”

    方醒差點就想仰天長嘯來表達自己的暢快。

    朱棣回身看到了方醒眉間的歡喜,就冷笑道:“你可別高興過了頭,若是你辦事不利,那后果你可知曉?”

    方醒當然知曉,若是他把朝鮮激怒,而又不能平息下去的話,那么他方醒就要出來承擔這個責任。

    “臣只想為大明揚威于異域,若是失敗,臣就不回來了!”

    這話倒是果決,朱棣的臉色緩和了些:“奴兒干那邊情勢復雜,所以不能派出大軍,否則那些人就會連成一團,所以,朕希望你謹慎行事,若事不可為,可臨機處斷!”

    “多謝陛下!”

    方醒有些感動,老朱這是給了他相當于尚方寶劍般的權利,而且還給他留了后路。

    朱棣負手看著乾清門,淡淡的道:“去吧,朕會令太子妃時常去看望你的妻子,無需擔憂!”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