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260章 真假消息,蕓蕓眾生
    張輔急匆匆的趕回家,到了老太太那里后,就看到張輗正梗著脖子說話,而老太太一臉的怒火,顯然剛才生了爭執。天籟小『說Ww』W.』⒉3TXT.COM

    “母親,那方醒如今已經是死人了,咱們犯得著為他得罪那些勛戚嗎?”

    張輗憤憤不平的道,全然沒看到正黑著臉進來的張輔。

    老太太看到張輔后才急切的問道:“輔兒,二姑爺可是出事了?”

    張輗看到大哥來了,就嚷道:“大哥,那方醒被鄭亨給下了黑手,還有趙王摻和在里面,他這次死定了!”

    老太太瞪了張輗一眼,然后轉向張輔嘆道:“若是姑爺出了事,可讓二丫頭怎么辦喲!”

    張輔走過去坐在老太太的身邊,冷冷的對張輗說道:“方醒是有些事。”

    “我就說嘛,這小子總是和皇太孫呆在一起,這不就被連累了?”

    張輗得意的道:“早些時候我勸他跟紀大人貼近些,可他不聽啊!這不就出事了?不過無需擔心,二妹妹又沒有孩子,以咱家的門楣,再嫁出去也不是事啊!大哥,你說是吧?”

    老太太年紀大了,聽到這話心中酸楚,就說道:“輔兒,你且去問個清楚,若是……”

    “嗚!”

    老太太的話還沒完,異變陡升。

    一個茶杯帶著風聲飛了出去,張輔還保持著扔東西的姿勢,臉上全是煞氣。

    老太太一臉懵的看著這一幕,而張輗卻揮了一個武將兒子的身手,一個低身,那茶杯就從他的頭頂上飛了過去。

    “呯!”

    張輔的力氣有多大?看這個粉身碎骨的茶杯就知道了。

    張輗后怕的看著身后的碎屑,回頭惱怒的道:“大哥,你怎地能對我動手!”

    老太太的反應慢了些,到現在才后怕的說道:“輔兒,有話你好好的說,小心傷到了老二。”

    張輔看到張輗還想找老太太撐腰,就怒喝道:“混賬東西!你可知道今日北邊來了捷報?”

    張輗一怔,不平的道:“大哥,捷報關我何事?你莫不是要瘋了!”

    張輔久經戰陣,殺人也多,有時候會莫名其妙的暴怒起來。所以張輗一說,老太太就揪住他的袖子,惶恐的道:“輔兒,你可有不妥?來人,請太醫來!快去!”

    張輔擺手道:“母親,我無事。”

    老太太湊過去看了看張輔的眼神,張輗也看了看。

    張輔的眼神并不昏亂,只是有些惱怒和恨鐵不成鋼的怨氣。

    張輗一個激靈,脫口道:“大哥,那捷報不會是……”

    張輔重重的點頭,然后喝問道:“你可在外面傳了什么話?”

    張輗從震驚中醒來,聞言就訕訕的道:“我不過是說……方家和我們家…不…相干……”

    “混賬!”

    ……

    “混賬!”

    方家的前廳中,陳瀟起身指著自己的本家喝道:“陳策,你一個小小的秀才也敢搶奪德華兄的產業?老子讓你看看什么是拳頭!”

    說著陳瀟就撲了過去,可卻被方十一被攔住了。

    陳瀟眼睛赤紅的罵道:“方十一,你這是要背主嗎?”

    方十一為難的看著張淑慧,然后就抱住了陳瀟。

    “叔叔莫急。”

    張淑慧盈盈起身道:“我家夫君乃高士,此等人不該臟了我們的手。”

    聲音清脆,可話里卻帶著凜然之意。

    陳瀟想了想,然后掙開,指著陳策道:“說吧,你是哪家的狗?”

    張淑慧也冷笑著看向陳策。

    一個小秀才,居然敢敲詐到了太孫老師的家中,這是嫌自己活太久了嗎?

    陳策還是儒雅的道:“學生聽說方先生在邊塞大概是回不來了,所以這不是就想著貴府會被那些權貴為難嗎!既然如此,那何不如把第一鮮轉讓給學生,想來多個朋友還是有好處的吧。”

    前廳的氣氛頓時就凝滯了,陳策的這個消息就像是大錘似的敲打在大家的頭上,讓人頭暈目眩。

    張淑慧右手扶著椅子,左手撫著額頭,只覺得天旋地轉。

    “你胡說!”

    小白眼睛紅紅的罵道:“你這個家伙,就和少爺說的那種寄生蟲一樣,專門趴在老百姓的身上吸血,比畜生都不如!”

    “他確實是在胡說。”

    就在此時,馬蘇從門外進來,他先對張淑慧躬身道:“師母,弟子剛去了衙門打聽,有好消息。”

    張淑慧虛弱的道:“什么好消息?”

    馬蘇直起身體,逼視著陳策道:“弟子聽說…老師在北方打了個大勝仗,殺敵上千。”

    “什么?”

    張淑慧松開手、小白的眼淚又忍了下去、陳瀟一愣,旋即呵呵的笑了起來……

    陳策也在笑,只不過是在冷笑。

    “你覺得這等謊言能騙到我嗎?”

    陳策搖頭惋惜的看著馬蘇道:“我知道你,聽說你在國子監里學業不錯,可惜了!”

    至于可惜什么,看陳策那隱藏的很好的得意就知道了。

    方醒一旦出事,馬蘇就會變成無根的浮萍,此后絕無上進的機會。

    張淑慧的臉色又變得蒼白起來,連陳瀟都有些頹然。

    此等人既然敢來方家敲詐,那么背后的勢力必然不小,不然也不敢冒著觸怒皇太孫的危險對方家下手。

    他的背后是誰?

    陳瀟這一刻想到了太子,他希望太子能看在方醒和太子一家的情分上出手。

    陳策仿佛是知道陳瀟在想什么,他淡淡的道:“學生和武安侯他老人家有些關系。”

    武安侯?

    “鄭亨?”

    方杰倫脫口道。

    這就好比英雄譜,你必須要記住大明的那些勛戚,否則不注意就會惹來傾覆之禍。

    方杰倫當然記得,所有的人都記得。

    鄭亨是朱棣的愛將,而且在勛戚中威望很高,太子怕是……投鼠忌器啊!

    馬蘇終究年輕,聞言就怒道:“武安侯又能怎地,難道他還能堵住悠悠之口嗎?”

    幼稚!

    陳策不屑的看了馬蘇一眼,然后一改剛才的翩翩風度,眼神凌厲的逼問著張淑慧道:“方夫人,哦不對,現在應該是張小姐,可想清楚了嗎?”

    張淑慧倔強的道:“夫君辦下的產業,不會在我的手上丟掉!”

    “你特么的是在找死!”

    本來聽到方醒的壞消息就讓陳瀟的心中難過,此時看到陳策逼迫張淑慧,他拿起茶杯就扔了過去。

    可惜準頭有些差,陳策躲都沒躲,依然瀟灑的站在那里。

    “張小姐,別以為英國公府會為你撐腰!”

    陳策終于露出了獠牙,他冷笑道:“姑且不論張小姐出身庶女,可令兄前幾日已經話了,說是張家沒有方家這門親戚!張小姐,你該慶幸自己出身國公府,不然此刻無數的大儒、無數的勛戚會讓你生死兩難!”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