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帶著倉庫到大明 > 第218章 想裝硬漢的紀綱,教導太孫的方醒
    暖閣內的氣氛有些壓抑,大太監收攏自己的腳尖,目不斜視的看著腳下的磚縫,仿佛那里藏著宇宙誕生的秘密。天籟小說Ww『W. ⒉3TXT.COM

    紀綱垂,無力的想著自己和方醒對上后的倒霉事。

    難道他就是我命中的克星?

    朱棣冷眼看著紀綱,沉聲道:“拉下去,二十棍!”

    紀綱的身體一震,俯道:“謝陛下。”

    他確實是要感謝朱棣,二十棍只是小懲和警告。懲罰他的肆意,警告他此后要記住自己的身份。

    你只是天子家奴而已!

    “陛下,在何處施刑?”

    進來的侍衛可不會怕紀綱,他們才是皇帝最貼身的人,紀綱之流不過是狗而已,隨時都有可能被打死的野狗。

    朱棣拿起一份奏折,擺手道:“就在乾清宮前,讓那些人看看,以警醒跋扈者!”

    乾清宮,雖然皇帝不在,可灑掃的太監宮女不少。當名字能止住兒啼的紀綱被綁在長凳上時,所有人都站著。

    大太監作為監刑者站在邊上,先宣告了皇帝的命令。

    “……大家都看看,此后做事當記住本分二字,否則紀綱就是你們的前車!”

    紀綱覺得自己受到了屈辱,他掙扎著喊道:“不要綁著我,這點疼痛還無法讓我……”

    在幾十名太監宮女的注視下,一個膚色白的男子在宣誓著自己的武勇。

    紀綱居然這般悍勇?

    要知道被打板子的人多半都撐不住,為了困住那股子掙扎的力量,連綁人的繩子都是加粗的。

    兩名侍衛猶豫了一下,旋即還是把木棍塞在了紀綱的嘴里。

    “咬緊了!不然舌頭不保!”

    這個畫面太美,可大太監卻冷笑道:“我大明的規矩什么時候因人而異了?動手!”

    這時候還沒有什么外八字和內八字,所以兩名侍衛只是按照往常的力道揮動著板子。

    “噗!”

    紀綱的屁股顫動著,上面傳來的劇痛讓他不禁悶哼了一聲。

    “噗!”

    大太監在邊上冷笑著,紀綱在宮中也多有跋扈,連他的徒子徒孫們都抱怨多次了。

    不過紀綱在宮中顯然也有關系,大太監就看到幾名內侍都低下了頭。

    “噗!”

    “嗚……”

    紀綱覺得真是有些高估了自己,屁股處傳來的劇痛讓他奮力的想躲避和掙扎著,只是在繩子的束縛下動彈不得。

    “噗……”

    “嗚嗚……”

    二十棍打完后,紀綱的臀部已經變成了紅色。

    ……

    當紀綱被丟出宮門時,外面那些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是誰?我怎地看著像是紀綱?”

    “咦!抬頭了,就是紀綱!”

    “嘖!這位不是深得陛下的信任嗎?咋滴被打成了這樣!”

    “活該!”

    “紀綱的手上有多少條人命了,我看啊!要是他不知道收斂,以后多半是掉腦袋的命!”

    “紀綱的人來了,都閉嘴!”

    莊敬等人已經帶著馬車來了,到了近前,莊敬先惡狠狠的逼退了那些視線,然后才堆笑道:“大人,小的們已經準備好了傷藥。”

    你麻痹!

    這時候你跟我說傷藥,這是想刺激我嗎?

    紀綱的額頭上全是冷汗,只是在咬牙忍著劇痛。

    王謙上前扶起紀綱,一臉沉痛的道:“大人,陛下不過是一時惱怒,終有釋然的一天,咱們先回去吧。”

    紀綱悶哼一聲,然后拒絕了旁人的攙扶,自己走到了馬車邊上,堅持著滾了上去。

    “走!”

    朱瞻基得知紀綱被重責了一頓后,心情輕松的回到了太孫府。

    “殿下,早些時候方先生送來了一幅字,讓幫忙做個匾。”

    俞佳把字送上。

    朱瞻基接過一看,就笑道:“這是夏大人的手筆,德華兄居然能求到他的字,真是讓我吃驚啊!”

    俞佳本想著方醒應該找朱瞻基題字的,卻去找了夏元吉,他擔心朱瞻基會怒,所以拖到現在都沒有去辦。

    “第一鮮?這個名字不錯,趕緊去辦吧。”

    其實是俞佳想多了,朱瞻基作為皇太孫,要是他的字出現在一家酒樓的牌匾上,那才是大笑話。

    緊鑼密鼓的忙碌了幾天之后,位于朱雀街的酒樓今天就要開張了。

    一大早,方醒就到了這邊,看著人把牌匾掛上去。

    “掌…掌柜的……小人…”

    方醒正想著今兒會有誰來捧場,就聽到身后有些怯怯的聲音。

    回頭一看,居然是這幾天一直在灑掃的那幾個女人。

    這幾天方醒給的伙食不錯,所以這些女人的臉上少了些蠟黃,多出了幾絲血色。

    為的女人叫做扁娘,是這幾個女人中的頭,她怯怯的道:“掌柜的,我們能干活,能洗刷,能幫廚,您能收下我們嗎?”

    這些女人能出來和男子搶活干,家中的情況肯定都比較差。

    所以方醒馬上就愕然道:“咦!我不是前日就答應了嗎?怎地沒人告知你們嗎?”

    幾個女人瞬間驚喜交加。方醒這人手散,這幾日干活下來,每天的伙食讓這些人都憧憬著掌柜的千萬要看上自己。

    可沒人通知我們啊!

    感受著這些人的喜悅,方醒笑道:“都去忙吧,契約等掌柜的來了再跟你們訂,都放心,我不是黃世仁。”

    黃世仁是誰?

    這個疑問在幾個女人的腦海中一閃而過,隨即她們就喜滋滋的去了后院,準備自己找活干。

    賈全走過來說道:“方先生,您還真是菩薩心腸。”

    方醒淡淡的道:“都是我大明的百姓,能給個方便我當然不會吝嗇。”

    賈全嘆道:“這幾日我看到那幾個女人吃飯都只吃白飯,那些菜都被她們收起來了,大概是想拿回家去吧!”

    哎!

    方醒的心情也變得沉重起來。

    正好朱瞻基到了,方醒就把這事告訴了他,告誡道:“民生艱難啊!你要記住了,以后有人吹噓什么大治,盛世什么的,你莫要得意忘形,時刻都要記得我大明依然有人吃不飽,穿不暖。”

    朱瞻基聞言也是點頭受教,然后唏噓道:“那時我跟著皇爺爺去鄉間查看民情,真是苦啊!”

    小農經濟就是這樣,看天吃飯,一旦生點意外,隨時都有可能破產。

    朱瞻基肅然道:“德華兄,小弟會記得這些,憫民為本。”

    賈全在邊上垂聽著方醒在繼續教導。

    “憫民只是一種態度,可要想從根子上解決百姓的溫飽,那就不能只靠著種地,更不能只靠我大明這點土地。”

    “眼光要遠,要看到大明以外的地方去。”(未完待續。)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