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寒門崛起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教育羅龍文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

    風蕭蕭兮易水寒,沈煉一去兮不復返。 ≤

    嚴世蕃經此一遭似乎也掛不住面子,以去后院更衣為由,一張肥臉羞惱不已的離開了宴席,隨后整個宴席便是嘩然不已,處處都是一片對沈煉的聲討聲,仿佛剛才沈煉的行為有多么的十惡不赦一樣,可笑的是他們都健忘了剛剛嚴世蕃也做了和沈煉同樣的行為。

    在為沈煉的正義和勇氣鼓掌的時候,朱平安卻也為沈煉感到擔憂,要知道此刻嚴嵩父子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歷史上沈煉就是被嚴嵩父子加害的,此刻大約就是他們交惡的開始吧。

    或許,自己所缺的正是這種勇氣吧。不過,自己卻不能如此……

    雞蛋碰石頭,這樣的結局,不智!有些時候,抬頭容易,低頭難呢。

    面對色香味俱全的山珍海味,朱平安亦覺的興致索然,食不下咽。雖然剛才喝那一大樽酒時將大部分酒倒進了袖口,可是還是喝了一些,此刻在這種情緒下,酒意慢慢醞釀,紅暈漸漸爬上了臉,三分醉意涌上心頭。

    在朱平安三分醉眼朦朧的時候,突見面前出現了一個碩大的酒樽,斟了滿滿的一酒樽的酒,酒樽的那頭是不懷好意的羅龍文,這貨不知何時來到了自己跟前。

    “來來來,狀元郎,我敬你一杯。”羅龍文端著小酒杯,將那足頂兩個茶杯大小的酒樽遞到朱平安面前,嘴角掛著一抹黃鼠狼給雞拜年似的笑意。

    眾目睽睽之下,羅龍文自己手里端著一個小酒杯,可是卻將那大酒樽斟滿酒,遞給了朱平安,要與朱平安同飲一杯酒。

    可是,一個小酒杯,一個大酒樽,明顯就是欺負人。

    周圍不少人也都將目光轉了過來,含笑看著這一幕。呵呵,小閣老身邊的紅人又要欺負人了,有意思,小狀元郎酒量不行啊。現在都臉紅了,就是不知道小狀元喝高了會不會撒酒瘋啊。

    看著一臉不安好心、笑意濃濃的羅龍文,朱平安無語了。

    這貨怎么笑的這么欠揍啊!

    話說,你這一個小杯子,給我一個大酒樽。你是當我傻呢,還是當我朱平安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

    雖說自己沒有沈煉那股血勇之氣,可是我朱平安也不是任人騎脖子上拉屎拉尿的戰五渣。水低成海,人低成王,我低調的目的可不是慣你拉屎撒尿的。

    小不忍則亂大謀說的是成大事要會忍小事,但絕不是說一味忍讓,若是一味忍讓那便是懦弱了,也會被人瞧不起,繼而會讓對方氣焰更囂張,甚至會導致更多的人來蹂躪自己。

    若你是嚴世蕃。為了以后的抱負,我便學勾踐忍你一忍。

    可你羅龍文不過是嚴世蕃腳下一條狗,忍你又有個卵用,只會讓你呲牙裂嘴的更猖獗。更何況,這羅龍文明顯見了自己第一面就咬自己,忍他,又特么的不能化敵為友,只會被他當成他不要臉的資本。

    如果羅龍文這是善意的玩笑,或是偶爾過火的行為,朱平安也能忍一忍。忍一忍還能彰顯氣度和涵養呢。

    可是,羅龍文這明顯是一貫性、欺負性、侮辱性的舉動,忍他就是弱懦和無能的表現了。

    掃了下看看周圍人玩味的目光,朱平安清楚。這次的敬酒不是普通的敬酒,更是氣節和人品的考驗,若是自己做不好,狀元這層身份可沒什么卵用,那今后自己在眾人心中便是懦弱無用的形象了,將來朝堂也好。地方也好,自己恐怕都難以立足。

    再看看羅龍文,呃,話說這貨笑的也太猥瑣了。笑的這么猥瑣,這貨的靈魂肯定也是猥瑣的不行!

    為了自己以后的形象。

    也為了拯救羅龍文這個猥瑣的靈魂。

    自己必須讓他知道什么叫......尊重了。

    于是,在羅龍文不懷好意的笑意中,在眾人玩味的目光下,朱平安打了一個酒嗝,臉上帶著三分醉意,將目光轉向了羅龍文。

    “喝酒,可以啊。”朱平安起身,帶著醉意的笑了笑。

    聞言,羅龍文笑了,圍觀的人搖了搖頭,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帶有了些許輕視。

    本來興致勃勃注視著這一幕的張居正,見狀也不由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譏諷的笑,然后低下頭自顧自的夾了一口鹿肉,放入自己盤中。心里面對朱平安畫了一個叉,逐鹿,逐鹿,豎子不足與謀!

    然而,羅龍文的笑容還未綻開全部,圍觀人也只搖了一半的時候,卻聽著朱平安又接著開口了。

    “喝酒,可以啊。不過,在喝酒前卻有個問題想要冒昧請教一下羅大人。”朱平安不急不慢的接著說道。

    “你說。”羅龍文不以為意。

    “敢問羅大人是愿意做君子,還是愿意做小人?”朱平安微微勾著唇角,看著羅龍文問道。

    這是什么問題嗎,這不是廢話嗎,任誰也不可能回答做小人啊。還以為他突然這么問是想到了多么厲害的應對呢,沒想到卻是大失所望,只是這么一個沒有絲毫作用的拖延,也就只能拖延這么一兩句話而已,該喝不還得喝啊,眾人看著朱平安,不由心里又搖了搖頭。

    “當然是愿意做君子了。”羅龍文嘲笑著回答道,這根本就不是問題嗎,一點意義都沒有。

    “哦,君子啊。那羅大人肯定聽過君子之交淡如水這句話了,羅大人原做君子,平安又怎會為難羅大人,平安以茶代酒敬羅大人一杯。”

    朱平安說著微微笑了笑,伸手從桌上端起了一個茶杯,雙手捧著茶杯向羅龍文拱了拱手。

    羅龍文看著朱平安端起的茶杯,愕然不已。

    周圍聚焦于此的人們見狀,不由輕聲笑了,原來狀元郎打的是這個主意啊。

    張居正將往嘴里送到一半的鹿肉,又重新放到了自己盤中,再次將目光轉向了那個端著茶杯的少年。

    羅龍文愕然了片刻后,又強撐著笑了笑,“不過,為了能和狀元郎喝一杯酒,我便是做次小人又如何。”

    說著,羅龍文再次將大酒樽遞向朱平安。

    “哦,我不跟小人喝酒。”

    朱平安說完,便勾著唇角微微笑著坐了下來,自顧自的又開始吃起了菜,話說感覺又有胃口了呢。

    我不跟小人喝酒!

    這一句話直接將羅龍文噎了半死,可是看著朱平安,羅龍文卻又無可奈何,自己用大小酒杯敬酒本來就落下口舌,剛剛自己又被朱平安的問題帶到了溝里。

    我酒量小,待會若是喝高了,有什么不當的地方,請諸位前輩批評我,嚴大人保護我!

    現在想來,這小子之前說的這句話,便是提前為類似這種情況做好的萬全準備吧!(未完待續。)

    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到w&zwnj;w&zwnj;w.9&zwnj;&zwnj;9&zwnj;&zwnj;9&zwnj;&zwnj;w&zwnj;&zwnj;x.c&zwnj;&zwnj;o&zwnj;&zwnj;m,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sj.9&zwnj;&zwnj;9&zwnj;&zwnj;9&zwnj;&zwnj;w&zwnj;&zwnj;x.c&zwnj;&zwnj;o&zwnj;&zwnj;m,清爽無廣告。敬請記住我們最新網址9&zwnj;&zwnj;9&zwnj;&zwnj;9&zwnj;&zwnj;w&zwnj;&zwnj;x.c&zwnj;&zwnj;o&zwnj;&zwnj;m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