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寒門崛起 > 第四十九章 智商是硬傷
    大伯游學領妞回事件在祖父棍棒怒罵下得到了解決,那女的被趕出了家門,由大伯明天一早去縣城送還給友人;等大伯回來了,先去祠堂跪上一天,之后在家禁足半年苦心讀書,沒有祖父發話不許出朱家大院。

    其實想想,祖父還是偏心大伯的,對大伯的懲罰也都是不痛不癢的。其實問題都沒有真正解決,比如兩貫錢的問題,比如大伯在外拈花惹草的問題,治標不治本。

    事情是這么壓下去了,但事情的余波可是消除不了。

    不說別的,就說大伯母和大伯的關系就處于冷戰邊緣,晚上回房后仍聽到大伯母在房間里跟大伯吵個不休。大伯母是很愛大伯的,也處處以大伯為驕傲,但是大伯這次的事情是傷到大伯母了,大伯母拉下臉問婆婆要了兩貫錢,結果倒好,全被大伯吃喝玩樂還領妞回家,大伯母很受傷,任憑大伯怎么解釋也不行,就是要鬧。

    可是大家才睡下沒一會,就聽到朱平俊嗚嗚哭著跑到院子里了,嘴里還嚷嚷著打死我算了。

    “孩他爹看看怎么了,怎么俊兒哭著出來了。”母親陳氏聽到院子里朱平俊的哭聲,不由推了推身邊的朱守義,兩人披了衣服出來。

    朱平安和大哥朱平川也都揉著眼睛出來看看怎么回事,怎么大伯母和大伯吵架,咋還打朱平俊呢。

    那邊三叔三嬸小四叔夫妻也都出來了,眾人問朱平俊發生什么事了。

    然后在朱平俊的描述下,事件得到了還原:

    大伯母和大伯在吵架間隙,為了更好的打擊對方,就開始拉攏朱平俊。

    大伯母問道:“俊兒,娘對你好不好?”

    朱平俊點頭,說好。

    這邊大伯也不甘示弱,也開口問,“俊兒,為父對你可好?”

    朱平俊也點頭,說好。

    一輪雙方打平,這自然不是大伯母和大伯想要的結果,于是兩人又接著問道,“俊兒,娘和爹,誰對你好一點。”

    朱平俊看了爹娘一眼,然后回答道,“你們對我都很好。”

    很不錯,到目前為止,朱平俊的回答都很好,簡直是超常發揮了。

    大伯母和大伯又緊接著追問道,“那現在爹娘吵架了,你站在哪一邊?”

    朱平俊想也沒想抬頭回答道,“我站旁邊......”

    我站旁邊......旁邊......于是乎朱平俊就被大伯母和大伯混合雙打了,讓你站旁邊,讓你站旁邊......

    朱平安也是無語了,站旁邊,你就站旁邊挨打吧。智商是硬傷啊。不過其實想想朱平俊確實也是受害者,大人吵架關孩子什么時,可是大人就是這樣,父母每每吵架總是喜歡問孩子這些問題,想從孩子這里找存在感,可是這兩難問題你讓孩子怎么回答。不過,俊哥的回答的確也欠揍,任何一個回答都比這個要好,哪怕你倒向其中一邊,也好過兩只拳頭打人。

    大家也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只是安慰朱平俊一番,母親陳氏讓朱平俊去給朱平安還有大哥作伴,擠一個房間湊活一晚,然后大家就都散了。

    母親之命不可違,朱平安和大哥只好將朱平俊帶回房間擠一擠。不得不說,朱平俊真是無心屆的代表,進門時還抽噎呢,躺床上不到兩分鐘就打起呼嚕來了,根本沒把今天的事當成事,或許在他眼里,爸媽只要都在身邊就好,吵架什么的隨他去吧。漸漸朱平川也睡去了,只有朱平安一個人繼續奮斗。

    朱平安坐在桌子前,繼續抄寫課本。這次抄的是千字文,字數比較多,沒有想過一晚上把它抄完,準備分兩次抄完,今晚先抄幾百字。越抄,朱平安越覺得自己和毛筆的切合點也越來越高了,毛筆在自己手中似乎成了自己身體一部分,有種毛筆在自己手中似乎融為一體的感覺,如指臂使,這種感覺就像打怪攢夠經驗值升級了一樣。毛筆字此刻也有了一個小進步,比之前似乎上了一個臺階,以前是初學者,現在就相當于初窺門徑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還沒亮,大伯就被祖父打發出去送還美姬,飯都沒讓他吃。大伯還想要點路費,結果換來了祖父一頓臭罵,灰溜溜的走了,不過祖母追上去偷偷塞了些錢,就是不知道是多少了。

    大伯母似乎一夜沒睡,整個人憔悴了很多,早飯只喝了半碗粥,陳氏等妯娌也都卸下矛盾,好言安慰起來。朱平俊似乎也有點小懂事了,依著大伯母坐著,沒有像以前那樣在餐桌上鬧騰。朱平安也同情大伯母,當然飯也沒少吃,祖父不住的讓自己和朱平俊多吃飯多吃菜。朱平安仗著祖父勸讓,也給小玉兒開了下小灶,往小玉兒碗里夾了好幾塊炒雞蛋,將這小丫頭樂的眼睛瞇成了月牙。

    大伯狼狽不堪的去縣城送還美姬,回來的時候卻是精神煥發、油光滿面而回,這讓朱平安有些不解,

    “爹娘,人我還回去了,我那同仁知我遭遇,連連向我道歉,說是害苦我了,贈送了兒子半貫錢的路費。兒子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沒舍的花,給您二老帶回來了。”大伯言辭切切,很有知錯悔改的樣子。

    祖母很欣慰啊,連連跟祖父說,說知錯能改,老大還是好孩子,只是被人蒙蔽了。

    祖父見大兒子迷途知返,怒火也消了一些,但還是有不少的火氣在,對大伯的懲罰也沒有絲毫減少。

    對于懲罰,大伯欣然接受,說自己錯誤大,就應該接受懲罰,日后一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做學問,一定要考秀才中舉人為老朱家光宗耀祖。

    大伯臨走前將大伯母拉到房間里,說是道歉,在房間里又悄悄給了大伯母半貫錢,說是朋友贈送了一貫,自己給二老說了半貫錢,這半貫就給媳婦賠禮道歉,媳婦這么漂亮賢惠就應該去買些胭脂水粉......

    在大伯的甜言蜜語和半貫錢的攻勢下,大伯母氣也消了不少。

    大伯去祠堂面壁悔過時,家里的怒火已經被他撲滅一大半了,剩下的也就是時間問題了。對于此,朱平安不得不佩服大伯的手腕,讀四書五經八股文沒有讀傻,反而愈發奸猾,不知道是明朝的八股文沒有清朝那么禁錮思想,還是說大伯是個特例,臨近的讀書人太少,找不出對比來,只能等自己走出村子才能下結論了。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