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寒門崛起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倭寇退了
    “麻生君,你滴大大滴優秀,不愧是麻生家的兒郎,這么快就得手了。”

    當麻生優治率領五六十殘兵敗寇流竄至西城門的時候,倭寇首領平八郎看到后臉色大喜,未等麻生優治開口,就贊不絕口的稱贊了起來。

    在平八郎看來,三百多倭寇精銳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襲擊北城門,一定可以一擊而下,現在麻生優治只率領五六十倭寇過來,那剩下的二百來倭寇一定是在控制城門,麻生優治帶這么點人是過來通知接引自己大軍入城的。

    平八郎一臉大喜的稱贊麻生優治,不過稱贊著稱贊著,平八郎忽地注意到麻生優治太謙虛了吧,北門都拿下了,竟然還低著腦袋,而且臉色怎么這么紅啊,而且隨著自己的稱贊,他的臉色越來越紅,腦袋也越來越低,到最后腦袋瓜子都快低垂到褲襠里去了……不對,情況大大的不對,平八郎意識到情況不對,一股強烈的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

    該不會是……

    平八郎臉色忽地沉了下來,目光像是一頭噬人的餓狼一樣,兇狠的盯著麻生優治,冷冽的聲音從齒縫間溢了出來,“麻生君……北門何如?”

    “麻生無能,未能拿下北門!”

    麻生優治身體九十度躬身,臉色通紅,羞愧到不能自已!

    “八嘎!我大軍在此拼死牽制,你率三百精銳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竟然還能失敗!”

    平八郎盡管心里已經有數了,但還抱有一絲絲的幻想,此刻得到確認的消息,幻想破滅,不由勃然大怒,眼睛血紅,恨不得生吞活剝了麻生優治,上前一腳踹翻了麻生優治,接著就從腰間拔出倭刀,準備一刀劈死這個廢物!

    “頭領,靖南有防備,北門一點也不空虛,有兩百余守軍!”

    麻生優治被踹翻在地,眼瞅著就要喪命在平八郎刀下的時候,他大喊了起來。

    刀尖停留在了麻生優治鼻尖上!

    麻生優治看著眼前的刀尖,渾身冷汗直流!

    平八郎止住了倭刀,扭頭看向跟隨麻生優治一塊潰逃過來的倭寇,以眼神詢問。

    “是的頭領,我們攻城爬到一半,北門突然冒出兩百多個腦袋,兜頭蓋臉的砸石頭、潑糞,兄弟們死傷慘重……麻生隊長拼死帶領我們殺上城頭,可是很快其他城門的援軍就來了,他們人多勢眾,兄弟們實在抵擋不住……”

    “頭領,北門不空虛,本身就有兩百多守軍,后面又來了兩百多援軍……”

    跟隨麻生優治一塊潰逃過來的倭寇急忙七嘴八舌的解釋了起來,唯恐解釋的慢了,他們就要跟麻生優治一塊被憤怒的頭領給死啦死啦滴。

    “廢物!北門不過是有兩百多兩腳羊,你們三百多精銳竟然拿不下!”

    倭寇首領平八郎就像元首的憤怒那樣咆哮怒罵,不過手下的倭刀卻是收了回來。

    他心里也明白,靖南的兩腳羊不是一般的兩腳羊…….

    疲敵之計早就破產。

    聲東擊西、突襲北門又宣告失敗,再看靖南城頭上好不容易攻上去的倭寇,被城上守軍以奇怪的軍陣圍困于一隅之地,敗亡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想到原先麾下浩浩蕩蕩三千多倭寇,現在只剩下一半了,倭寇首領平八郎已有退意。

    “總有一日,我要取爾首級下酒!”

    平八郎將不甘的瞪了一眼靖南縣城城墻上那位身著官服的奔走指揮的少年,狠狠的賭咒道。

    “收兵!”

    平八郎閉上眼睛安靜了兩秒,睜開演講,恨恨的大喊了一聲,將倭刀插回刀鞘!

    “收兵!”

    倭寇督戰隊大聲喊道。

    城下的倭寇聽到收兵的命令如聞天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作鳥獸散。

    城上的倭寇倒是也想作鳥獸散,可惜他們想退兵,也要問問城上守軍答不答應。

    不用問,答案肯定是不行!

    這可是痛打落水狗、擴大戰果的好機會,城上守軍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

    因為收兵令,城上倭寇沒有了斗志,一窩蜂爭搶梯子往下爬,城上青壯百姓則是趁機痛打倭寇,追著倭寇的屁股打殺,大多數倭寇還沒搶到梯子逃命就被砍翻了,少數搶到梯子逃命的倭寇也沒逃過羽箭、石頭和金汁,除了少量身手高強的倭寇僥幸逃命以外,其余的倭寇都在此結束了他們罪惡的一生。

    “倭寇跑了!”

    “我們又守下了!”

    城上的青壯百姓揮舞著兵器,大聲慶祝,慶祝他們又守下了靖南。

    太陽已經下山了,天色也暗了起來。

    “倭寇還沒撤兵,兄弟們辛苦再堅持堅持,在城墻上多點火堆,城下也用鉤鎖吊下去幾堆火,將城上城下都照的亮亮的,防止倭寇晚上偷襲攻城。”

    朱平安在看望完傷員后,巡視城墻,指揮眾人在城上、城下多點幾堆篝火,防備倭寇夜襲。

    除了西城門,朱平安還巡視了其他三個城門,同樣指揮眾人多點火堆,防備倭寇夜襲,勉勵眾人辛苦堅持。

    晚上同樣是輪值輪值,這一次,朱平安將眾人分為了三波,輪流值守修整,盡可能多的給眾人休息、休整的時間,保存體力,養精蓄銳。

    一夜平靜。

    倭寇沒有夜襲攻城,甚至連騷擾都沒有,靖南安靜的度過了一個緊張卻又放松的夜晚。

    第二天早上,城上青壯都在吃早飯了,而城下倭寇營地依然和昨晚一樣安靜,連一道埋鍋造飯的炊煙都沒有看到,也沒有看到一個露面的倭寇。

    放眼望去,還能看到一些鳥雀在倭寇的營地起起落落,旁若無人一樣。

    朱平安懷疑倭寇連夜撤了,劉大刀主動請纓前去探查,通過繩索爬下城墻,小心翼翼的靠近倭寇營地,謹慎觀察了片刻后走了進去,大約三分鐘后,聽到營地里傳來一聲慘叫,朱平安臉色大變,緊張的攥緊了拳頭。眾人也全都臉色大變,擔心壞了,劉大槍他們激動的要下去救援劉大刀。

    不過,下一秒就看到劉大刀一臉興奮的從倭寇營地跑了出來,大聲的對眾人喊道:“倭寇跑了,倭寇跑了......營地里除了二十多個重傷的倭寇,其他的倭寇全都跑了,營地都空的。”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