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寒門崛起 > 第一千七十三章 平安歸來
    夕陽已西下,暮色從地平線下襲來,鋪天蓋地,很快就獨霸了天下。

    嘎吱.....

    隨著一陣刺耳的金屬摩擦聲,北鎮撫司詔獄牢門打開了,從內走出了一位胡茬唏噓、衣衫破舊的少年,正是收到特赦圣旨、被貶靖南知縣的朱平安。

    之所以穿著破舊衣衫,并非是因為朱平安低調,而是朱平安入詔獄時穿的那身衣服,詔獄方面已經找不到了,估計早就被詔獄的人弄出去賣了創收了。詔獄方面根本沒想到朱平安能出詔獄,更沒想到朱平安能這么快出詔獄了。出獄又不能穿著囚衣出去,不然跟越獄有什么區別,所以獄卒翻箱倒柜,不知從那個犄角旮旯翻出了這一身破舊衣服。

    “還是外面自由的空氣,呼著舒服啊。”

    朱平安走出詔獄大門,伸了一下腰,晃了晃脖子,陶醉的呼吸了一口空氣。

    這些日子,李妹妹她們得擔心壞了吧,還是快些回府,省的她們再擔心我。

    想到這,朱平安也不顧的感受自由的空氣了,分辨了一下方向,向著臨淮侯府快步走去。

    等朱平安一路小跑回到臨淮侯府的時候,夜色已經彌漫,宵禁都要開始了。

    “哪來的乞兒?!這里是臨淮侯府,速速離開。”

    因為夜色彌漫,朱平安又胡茬唏噓,身體也瘦了很多,穿的衣服也破舊不堪,門房老張一時間沒有認出朱平安來,還當朱平安是擅闖臨淮侯府的乞丐呢。

    “咳咳,老張,是我。”

    朱平安咳嗽了一聲,抬頭看向門房老張,露出了一張標志性的憨厚笑臉。

    “聲音有點熟悉......你是......姑爺,你是五姑爺......五姑爺回來了。”

    門房老張聽到朱平安的聲音,不由愣了一下,覺的聲音有點熟悉,看到朱平安臉上憨厚的笑容,突然覺得這人好熟悉,使勁揉了揉眼睛再看,終于認出朱平安了,激動的聲音都有些發抖了,沒想到被錦衣衛帶走下詔獄的姑爺,竟然這么快就出來了,不由高興的大聲喊了出來。

    詔獄那是地獄一樣的地方,被抓進去后,聽說沒有誰能活著出來的。

    沒想到姑爺竟然出來了,姑爺真是厲害啊,比那大鬧天宮的孫猴子都厲害。

    門房老張激動的給朱平安打開了府門,將朱平安請進了臨淮侯府。

    朱平安進了臨淮侯府,與激動問好的門房諸人說了兩句話,便馬不停蹄往后院走去。

    天色已晚,臨淮侯府各院門口都掛著大紅燈籠,處處燈火通明,里面不時傳出陣陣美酒佳肴的香味以及歡聲笑語,一派世家鐘鳴鼎食氣度。

    相對于歡鬧的諸院,敬享園則要冷清的多,聽不到一丁點的歡笑聲。

    相對于其他院子的美酒佳肴香味,敬享園傳出來的則是湯藥的味道。

    臨淮侯府六小姐在老夫人那用過晚膳,路過敬享園,返回所住的園子,丫頭金雀、銀鴿打著兩個燈籠,一下子就聞道了敬享園濃濃的湯藥味。

    “這么大的湯藥味,也難為敬享園的人受的了......”金雀小聲說道。

    “好冷清啊,像是沒住人似的,往常她們院里最是熱鬧了。”銀鴿跟著補充了一句。

    “咯咯~~讓她再漲,高傲的跟只孔雀似的,明明一個鄉下的土妞,卻過的比宮里的公主都貴氣,現在好了,郎君入了詔獄,自己也成一只病雞,一下子被打回原形了......哼,看她還怎么在我面前擺臭架子。”

    臨淮侯府六小姐掏出繡帕捂住了瓊鼻和小嘴,一雙眸子瞥了一眼敬享園,想到以往被李姝壓制的日子,不由咯咯一聲笑了出來,滿是幸災樂禍的樣子。

    “她說是小姐,不過是一個鄉下丫頭,哪能比得上小姐呢,小姐最得老夫人喜歡了,老夫人知道小姐喜歡粉合玉云緞,今個兒分緞子的時候,老夫人特意都留給了小姐呢。還有小姐的未婚夫婿——徐小公爺調動戶部了,有魏國公故交張大人照拂,徐小公爺前途不可限量,說升官就能升官。那一位可是都被關進詔獄了呢,詔獄是什么地方,吃人不吐骨頭,被關進那里面,哪里還能活著出來。他考了狀元又有什么用,沒有什么跟腳,還不是說掉腦袋就掉腦袋,哪能跟徐小公爺比。”

    銀鴿是個有心眼兒的丫頭,她知道自家小姐喜歡聽什么,于是故意可著勁兒的貶低李姝還有朱平安,來迎合著臨淮侯府五小姐的喜好。

    “渾說,什么未婚夫婿,羞死人了。”

    臨淮侯府六小姐嘴里輕啐了一口,罵了一句,不過臉上像是吃了蜜一樣,聽起來與其說是罵,還不如說是表揚喝鼓勵,典型的心口不一,巴不得丫頭再接著往下說呢。

    “奴婢才沒有渾說呢,前個兒魏國公府都來取了庚貼,合過生辰八字了呢。”銀鴿沒有辜負六小姐的期望,圍著這個話題繼續往下說了起來。

    “小姐才是真真的有福之人呢......”金雀也跟著附和。

    金雀和銀鴿一陣夸說,將臨淮侯府六小姐說的心花怒放,開心極了,俏臉蛋紅潤跟熟透了的蜜桃一樣。

    三人正說著話呢,忽然看見對面走來了一個人,很快就走進了燈籠的光照范圍,出現在了她們的視線中——一個胡茬唏噓、衣衫破舊的少年。

    男人?!

    后院怎么進來男人了?!還衣衫破舊?!該不會是偷偷摸摸闖進來,意圖不軌吧?!

    “啊......”

    臨淮侯府六小姐嚇壞了,不由一聲尖叫。

    金雀和銀鴿兩個丫頭也是緊隨其后叫了起來,手里的燈籠抖的跟篩糠一樣。

    “我去!”

    對面的朱平安都被她們的尖叫聲給嚇了一跳。

    “咦?”

    尖叫的六小姐聽到朱平安的聲音,覺的有點熟悉,小嘴里的尖叫不由停了一下。

    順著抖動的燈籠燈光看去,看清了朱平安的臉,雖然胡茬唏噓,但認得出來。

    不會吧?!

    六小姐揉了揉眼睛,又仔細看了一眼,確定沒有看錯,真的是朱平安。

    朱平安從詔獄出來了!

    六小姐整個人呆住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個人像是被澆了一頭冷水一樣,剛剛還心花怒放、開心極了的心情,瞬間糟糕透了,才找到的優越感,一下子蕩然無存了,又想到往日被李姝壓制的日子了。
澳洲三分彩是黑彩吗